当前位置:首页 » 站长随笔 » 2007~2012,我走过的这五年(连载1) » 正文


2007~2012,我走过的这五年(连载1)

发布日期:2012-07-18 12:16   来源:谭海波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这三个月得天天加班到晚上九点半,一年之中又有多少三个月?虽然晚上并不忙,但是时间长得可怕。其实早该习惯了这样的特殊时期,来这里差不多三年半了,对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厌倦,熟悉到麻木。而我能做的就是为以后的路做好准备,等待那天的到……

这三个月得天天加班到晚上九点半,一年之中又有多少三个月?虽然晚上并不忙,但是时间长得可怕。其实早该习惯了这样的特殊时期,来这里差不多三年半了,对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厌倦,熟悉到麻木。而我能做的就是为以后的路做好准备,等待那天的到来。对我来说,那一天的重要性不亚于美国人的7月4日。

晚上趁着空闲的时间,好好梳理一下这几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有快乐的,悲伤的。但通通都是属于我完整人生里面的一部分,都是值得我回忆的内容。2008年,是我真正告别学生时代,踏入社会的一年,到现在整整四年了。四年前的今天,我刚刚结束了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翻过电脑里以前的日记,那一天下午去公司财务结算了工资,然后走人。

2007年6月的高考,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给我留下的印象却很深。早上我一个人从宿舍走到东街,然后坐公车到四中的考场。也许是知道自己考不上二本吧,所以对高考并不是很重视,当然就更不会有传说中的紧张了。话虽如此,人这辈子高考只有一次,考试的时候还是挺认真的。话说那一年高考纪律是不怎么严格的,很多人作弊,本人虽然成绩不好,但也是守本分的良民,当然考出的分数是100%的干货,不含任何水分在里面。后来上网查分数的那一刻,心里在感叹:啥也不想了,这都是命。

高考后在家呆了几天就去汕头了,不幸的是车到龙川就不走了,原因是发洪水了,铁轨被冲断了,我们必须在龙川下车然后转长途车去汕头,而路费是120,哥当时身上只有70多吧。没办法,就给在深圳打工的一个高二同学打电话借钱,结果他说不如来深圳吧。于是我就就地在龙川买了张到深圳的火车票。在深圳下火车后坐公车到龙岗的六约(同学在那里打工),到那里已经快十点了。同学带我去找了家旅社住了下来。

真巧,刚到深圳,我的诺亚舟学习机就坏了,好在诺亚舟就是深圳的,也懒得找维修点,直接去了他们的办公地址天安数码城。那天刚好是星期六,他们公司除了几个人值班外,其他人都休息了。里面的一个女的接待了我,应该是行政类职位的。她说要星期一才能拿到厂里给工程师修理,我说明天就要离开深圳了。于是就留了个大伯在汕头的地址,到时候修理好了就快递到大伯那里。

到深圳的第三天,同学借了钱给我做路费,依然是坐公车到罗湖口岸(2007年龙岗还没通地铁),然后坐火车到汕头。回到汕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很佩服当初的勇敢,居然没有打的,而是一个人从火车站走到了陈厝合。回到陈厝合爸妈的住处,已经快两点了。

大概过了几天吧,一个老乡来了,我和他都是外婆村的外甥。我们就去外面找暑假工做,不像现在暑假工很走俏,那时候的暑假工需求量大不如现在。我们找到一家小型的玩具作坊,真是一家坑爹的小作坊,虽然是按计件算工资,但是要加班到晚上10点,中餐和晚餐还要扣伙食费,尼玛,哥累得不行,做了十天就跟老板说不干了。结果坑爹的一幕又出现了,那个所谓的老板说,走是吧,没做满一个月是没工资的。我心一横,第二天就再也没去那里被剥削了。我的那个老乡还在那里坚持着,他坚持了一个月,拿到了600块的血汗钱。

于是又恢复到看电视加上网的日子,爸妈白天都要上班,中餐得自己解决,有时候就去外面吃炒粿条,有的时候干脆就吃早上剩下的粥。尽管不需要上班,天天过着看电视加上网的日子,时间久了也觉得无聊。就是想决定去街上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暑假工可以找。

可能是我运气好,当天下午就看到一家网吧的门口贴了个招聘网管的广告,我真傻逼,居然还去电话亭打电话问要不要人,要知道网吧既然在门口贴招聘广告,直接去问不就行了。那网吧可能是真缺人,我打了电话之后,那个领班就叫我现在去面试。面试的时候,我跟领班说,我初中就开始接触电脑了,精通VB,C语言,计算机过二级。(太会忽悠人了,高中的时候喜欢上网,就只是听说过VB,C语言,PHP什么的,更别说计算机过二级了。)领班说,明天过来上班吧。

晚上回去跟爸妈说,爸妈挺开心的,以为我在里面能学到一点电脑技术。事实上是学到了一点硬件方面的知识,至少在这以前,我还不知道硬盘啊,CPU啊,光驱和内存为何物,当然就不懂怎么组装电脑了。而且就是那一年的夏天,我知道了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一种显示器叫宽屏显示器。所以呢,在这一方面还得感谢当时带我的领班彪哥。当时对他的技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心想要是有他这么牛逼就厉害死了。事实上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的偶像彪哥技术和公司的技术支持达总差不多啊,说不定还不如人家。

在那家网吧做了两天,第三天就被调到鸥汀的另外一家分店。路途那个远,每天很早起来,然后坐公车去那边,好在晚上不用加班。尽管是这样还是感觉挺累的,于是就干脆卷铺盖直接住在了那里的员工宿舍。

所谓网管,其实不过是打杂,例如扫地拖地,给客人送饮料和烟什么的,要不就是给人换耳机,充卡什么的。尽管没什么技术含量,但也不是没有乐趣。有一次我上晚班,半夜有一个男生上H站看日本动作片,我用网管系统关闭了他打开的窗口,他重新打开我又关闭,结果他来前台问我,网管,怎么我打开一个窗口就关闭了呢?我很淡定的说了一句,你看了不该看的,导致电脑中毒了。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站长随笔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2/07/fiveyears1.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