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站长随笔 » 2007~2012,我走过的这五年(连载4) » 正文


2007~2012,我走过的这五年(连载4)

发布日期:2012-07-21 12:16   来源:谭海波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我在连载3中写了关于对IT培训生或正要加入IT培训生行列的人说的一些话,是我工作以后才领悟到的,也就是说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因为在五年前,我还是和北大青鸟有着同样的理念,什么教育改变生活,什么学IT,好工作,就读北大青鸟。哥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

我在连载3中写了关于对IT培训生或正要加入IT培训生行列的人说的一些话,是我工作以后才领悟到的,也就是说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因为在五年前,我还是和北大青鸟有着同样的理念,什么教育改变生活,什么学IT,好工作,就读北大青鸟。哥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去了南国深圳。

对于去深圳学IT,有期待和兴奋,同样也有压力和内疚。因为之前也有了解到,学IT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有数学和英语基础的。当然那个以销售为目的的咨询师是这样跟我说的,数学不好?有高中数学水平就足够了,一般的软件工程师不需要用到高等数学,什么线性代数,离散数学神马的通通都用不到的,只有系统架构师才用到。至于英语么,只要记住几百个专业词汇就可以了。哥当时信以为真了,后来才知道都是忽悠人的扯淡话。你英语不好,怎么理解代码的意思?更别说看英文文档了。一个不懂高数,不懂算法和数据结构的人能写出高质量的软件?所以,北大青鸟造就了一大批底层的软件蓝领,很多青鸟毕业的学员工作七八年仍然是个码代码的IT民工,当上项目经理就不得了,更别说做架构师神马的。

在说去深圳之前呢,还得说一件关于那家网吧的事情。因为这件事对我来说其实影响挺大的。我在那家网吧大概是做到了八月底,由于要去深圳了,所以就跟店长辞职。很洗具的是,当初的那个领班在八月份就升为店长了,之前的那个店长貌似是被调到另外一家分店当店长,也有可能是自己不干了,都有可能。于是我就跟彪哥说辞职,理由是要去读大学。大学那边说9月4日就截止报名了,这个理由让他无法拒绝,尽管店里当时缺人。

那天我是上晚班,第二天早上快下班的时候,彪哥就给我算工资,拿出一个计算器,一边算一边跟我讲说,什么时候上班时间睡觉要扣20,诸如此类。最后所得工资860。本以为可以当时拿钱走人,没想到那个收银兼财务的芸姐说,要等到月底才能拿。当时我就说,我明天就要去上大学了,怎么拿钱。她就说,放心呐,我们这里又不是黑店,不会少了你的钱!你可以叫你这边认识的人过来拿。我就说行,先签个字条吧。以免到时候他们赖账。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地感受到什么叫人走茶凉。而此刻我的感受是,人未走,茶已凉。

据说芸姐是老板的一个什么亲戚,尼玛,汕头很多这样的家族企业,基本上财务都是亲戚朋友。也就是为什么在汕头很多的家族企业很难有大发展的原因。

在那家网吧做了一段时间,开始感觉很新奇,随后慢慢地觉得平淡无奇。50%的苦力,40%的打杂加上10%的技术活儿。里面除了彪哥大点,那个时候他也才22岁,其它的都更年轻。除了彪哥和那个灰主流的丽萍,还有郑阳,阿超,鬼子,华有,郭伟,绯闻称鬼子对彪哥有意思。丽萍对阿超有意思。当然,绯闻只是绯闻,事实上后来都天各一方。2009年刚来汕头的时候,在陈厝合的一家网吧看见了郭伟和纪冰文,他们依然在网吧当网管。而去年年底看见了华有,在汕头一家KTV做音控。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好吧,继续回到去深圳的那一天。

2007年9月7日,离开汕头,带着我的IT梦想,奔赴南国深圳。是爸爸和我一起去的,而两年前的2005年第一次去深圳,也是爸爸送我去的。那天起的很早,妈妈一边给我收拾东西,一边说,平时在身边就骂,一旦要走了就舍不得了。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哎,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和爸爸走到莲花宾馆,爸爸和司机联系好了,在莲花宾馆接我们。就这样,我上车了,开始了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深圳一年。那座曾经给我激情,给我无限动力,却又让我感到迷茫的繁华都市。

我和爸爸就在布吉汽车站下车,然后到布吉海关转车到深圳书城。那一年,偶尔还会查一下身份证,不过比之前好很多了,至少不要办什么边防证什么的。记得小时候,我们那有个人在深圳因为没有办边防证被拘留了。以布吉海关为界,深圳特区分为关内和关外,而如今龙岗,宝安这些曾经的关外地区也发展的很不错,房价也是高的吓人。现在应该不分关内和关外了吧。

我和爸爸在书城下车以后,走过天桥,就到了书城旁边的金丰城大厦,我要去的那家北大青鸟就是在座大厦的某层。当我们走到楼下时候,就看见北大青鸟的帐篷在下面,我就走过去问一个老师,结果他就带我去找那个咨询师。对于北大青鸟来说,这个环节叫咨询后关单,俗称收网。

那个咨询师先是虚伪的寒暄几句,例如,吃午饭了吗?刚到深圳是吧。诸如此类。接着一切顺理成章,交钱,领教材。然后他叫一个师兄带我去宿舍。最后说了句:以后学习或者生活上有什么问题呢,就来找老师。我说好。说来也真是坑爹,在我去那里还不到一个月,她就离职走了。相信在北大青鸟干过咨询的同志都知道这什么情况了。招生结果不理想的,自己不辞职也会被老板炒掉,当然我并不知道那个招我的那个咨询师在那个招生季节招生情况怎么样,也有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而离职。

那个叫马龙,来自内蒙古的师兄带我去了宿舍,大概走了十来分钟。现在突然间也记得那个大厦的名字了。相信在整个北大青鸟体系,特别是在一线城市的北大青鸟中心,是没有几家是有独立宿舍的,基本上都是租了别人的房子,然后又转租给学生。换句话说,这也是属于中心的赢利点之一。所以,也有很多同学不住学校提供的所谓的宿舍,干脆和同学合伙,自己去外面租了房子,相对更划算些。

宿舍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面积估计只有60平方,却住了七八个人。电脑桌都放在大厅里面。东西收拾好以后,就和爸爸下楼找饭馆吃饭去了。就是这顿饭让我感受到深圳市中心的消费水平是如此之高。在以后的日子里,就和同学合伙做饭吃,可以节省很多钱。

先写到这里吧,下次开始写学IT的事情了。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站长随笔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2/07/fiveyears4.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