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1:Hello World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1:Hello World

发布日期:2014-09-18 21:50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天已经七分黑了,屋里却还没开灯。这个全身黑衣服的男子突然像想起什么,从包里掏出烟,抽出一只,递给旁边的人:“兄弟,抽烟么?”那烟是红塔山。 旁边那人连忙一边摆手,一边说:“不,不。”语气有点紧张,好像那黑衣服递过来的不是烟,是海洛因。 这……

天已经七分黑了,屋里却还没开灯。这个全身黑衣服的男子突然像想起什么,从包里掏出烟,抽出一只,递给旁边的人:“兄弟,抽烟么?”那烟是红塔山。

旁边那人连忙一边摆手,一边说:“不,不。”语气有点紧张,好像那黑衣服递过来的不是烟,是海洛因。

这个黑衣服的男子,后来的网名叫“绝影”。他旁边那个,后来被他们称为“土匪”。这件屋子,就是他们大学寝室。

第一天到学校,其实没有一点新鲜的感觉。绝影的舅舅和舅妈就在这里教书,早在这学校还不叫“大学”的时候,绝影已经在学校足球场学骑自行车了。

要说念大学,最忌讳的就是在自己家门口念。哪怕你就住北大院子,也一定要去清华。土匪觉得这学校不错,不光是土匪觉得不错,看就业形势,也的确不错。但是绝影就一肚子憋屈。

其实这间寝室和别的寝室也没什么特别,也就四张床四张电脑桌。电脑桌当然有,但是电脑就要自己往上面放。既然没有电脑,那要电脑着有什么用呢?还占着地方。唯一不同的是寝室里的一个人――和别的不一样,这间寝室有个不属于这个班的人――他叫王江。

王江他特别,不仅因为他不是这班的,还因为他吹的牛皮很特别。

大一晚上谈什么?当然是谈高考。

于是王江就叹息:哎呀,差一分呐。

土匪附和道:哎呀,就差那么五分。

王江:老天无眼,把我弄到这么个学校来。

土匪:凑合吧,四年后考研,又是条好汉。

王江:不行,我要让我老爸再想想办法。

土匪:都怪我老子没本事。比我差的都去了那学校。

王江:我老爸没问题。但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轻易去找他的。

土匪:那你这辈子就给毁了。

王江:明天就去办退学。

土匪:你去退,我跟你一起去退。

……

两人谈得热血沸腾,仿佛他们老爸一个是教育部长,一个是清华校长,想去清华北大还不易如反掌耳。仿佛大好前途就在向他们招手,只等明天退学。

绝影跟另一个后来被叫做叫“超薄”的人一直没发话。超薄是因为听不懂他们的四川方言。绝影呢,心里一直在郁闷:要没有舅舅和舅妈,还有舅妈的爸爸,他根本就进不了这学校。不光进不了这学校,甚至进不了中国和外国任何一所大学。

第二天,王江去退学了。土匪没去。问土匪为什么?土匪说:“他太不成熟了。唉,年龄小,办事不牢靠。”

后来,王江的爸爸到了学校。绝影觉得王江的老爸怎么看也不像教育部长,甚至连自己的老爹都没法比。虽然经过这几天王江的洗礼,应该算是“如雷贯耳”了,但就是咋看咋不行。
他老爸不停的说:“儿哟,再考个大学要多少钱哟。这学费都交了8000多了哟……”

所以最后,王江也没能退成学。不过因为这次退学风波,王江一举成为专业上的名人。为啥?为啥要退学?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所以,退学是小事,但是敢退学就是大事了。至少有办法退了之后再弄个大学念去。

再后来,土匪和王江都当了各自班的学习委员。绝影什么也不是。绝影本来想弄个生活委员当的。因为生活委员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而且绝影是本地人,在竞选上应该有很多优势。可是偏偏在竞选的时候,绝影住院了。

所谓红颜祸水。要不是因为红颜,绝影就不会住院。

说那天绝影终于约到那妹妹吃饭。那妹妹是谁?隔壁专业的。长什么样?没见过。怎么认识的?网上。所以没见过才有神秘感,绝影才那么激动。

那天中午,绝影拍了拍土匪:“走了!约会去了!”于是换鞋。这时候,一个炸雷响起,哗~~天花板上日光灯断成两截,一截摔成碎片,另一截直接插到绝影的脚背上。绝影拔出这一截,脚背上立刻露出直径两公分大的窟窿。绝影正在纳闷,这么大个洞,怎么就不见流血呢?正想着,血就开始扑扑地往外喷。

土匪傻了,但还是知道叫寝室管理员。寝室管理员也傻了,说外面下着雨呢。楼长说:你背也得把学生背到校医院去。

绝影没傻。绝影说:“等等。”拿起电话:“我来不成了。我脚上现在有个洞,正在往外喷血。”

那妹妹一听急了:“少来了第一次约会你就找借口。”

绝影仍然很平静:“真的。唉,血还在喷,真不行了。管理员要送我去医院,要不你在你们楼下等我,去校医院要从你们楼下过。你看是不是真的。”

管理员背起绝影就走。到校医院有两条路,一条是正道,直通医院。一条还得上个坡又下个坡,不过能从妹妹寝室楼下路过。绝影说:走坡路。管理员也真傻了,径直往坡上爬。
路过妹妹楼下,绝影往四周看了五遍,一个人也没有。来不急多想,就到了校医院。

因为是外伤,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也就是清洗伤口,缝针。绝影心里惦记着那妹妹,可那时候手机手机还没现在这样普及,普及的是传呼机。也就是有人找你,给你打个传呼,那小机器就滴滴地叫,上面有他的电话,你再给他打回去。

绝影跟办公室的医生说:我要打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给妹妹。妹妹又在那边说:“你肯定是骗人的,我去了,一个人也没有,还下那么大雨。”

绝影连忙解释:“真的,我已经到医院了,管理员跑的太快,比你下楼还快。要不你亲自到医院来看,我在这等你。”

第二个电话,打给舅妈:“舅妈我脚上被砸了个洞,在医院呢,你赶紧通知我妈。”

打完了。绝影就坐那等妹妹。土匪来了,超薄来了,王江来了,妹妹也来了。绝影傻了。因为这个妹妹长的实在有点抱歉。后来因为这个妹妹,绝影被他们三个,不,是全班,嘲笑了四年。
那妹妹说:“我叫朴素”。所以,以后每次嘲笑绝影的时候,只需要说两个字:朴素。

所谓红颜祸水。本来只缝了两针。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开始剧痛。绝影痛得下不了床,除了上厕所,打饭什么的都让土匪代劳,土匪不愿意,不愿意也得去,因为土匪是学习委员。后来连上厕所也不行了。干脆弄了个可乐瓶子,每天让土匪倒三次瓶子。

绝影的妈妈终于第一次来了学校。说的第一句话是:注意锁好柜子。接着就让寝室管理员背着他往校医院跑。

医生还是那个医生,说:“X光都打了,没有任何问题,再吃两道药就好了。”

绝影说:“痛的不能走路“。医生说:“那就租副拐杖去吧,押金十元,每天租金两毛。”

从校医院出来,绝影就拄了双拐杖。他说:“妈不行我还是痛,带我去城里的医院吧。”

去了城里的医院,绝影就开始住院了,因为伤口已经严重感染。

文章来源:绝影CSDN博客,点击查看《疯狂的程序员》全部连载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09/crazypro01.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