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2:DOS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2:DOS

发布日期:2014-09-19 00:00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两周后绝影出院了。出院的时候还是拄着拐杖。 这两周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绝影决定追一个妹妹;二、土匪和王江开始做生意了。 和每个念大一的学生一样,土匪和王江想做生意。于是他们就真开始做生意。“批发商”说:“乒乓球拍2元一副。想要吗?”要……

两周后绝影出院了。出院的时候还是拄着拐杖。

这两周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绝影决定追一个妹妹;二、土匪和王江开始做生意了。

和每个念大一的学生一样,土匪和王江想做生意。于是他们就真开始做生意。“批发商”说:“乒乓球拍2元一副。想要吗?”要。要就先买圆珠笔芯,500元买一万根。

为了拿到2元一副的球拍,他们就真买了一万根圆珠笔芯。

绝影回到寝室,他们已经卖到第三天,总共卖掉8根笔芯,每根卖1毛钱。绝影说:“你们就是傻的阿?这个学校总共多少人?3万。就算有3000人买,每人每月买1根,都要3个月才卖完。你们都不是做生意的材料。看我去弄个大CASE过来。”

绝影这么说,就这么去做了。正好到学校开运动会,校园里凡是能挂的地方都挂了赞助商的广告。他觉得做广告这个CASE不错。怎么说广告设计制作也算是个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总比蹲街头卖笔芯强。

绝影不会做广告,王江有个朋友到是会做。但事情就是这样,你不会造车,但可以去卖车;你不会下蛋,但可以炒蛋炒饭卖。而且卖车的肯定比造车的更会卖车,炒蛋炒饭的肯定比母鸡更会炒蛋炒饭。

绝影决定要做一个广告代理商――其实就是拉广告的,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就是一托儿,广告托儿。他是这么幻想的:有一天,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打好领带,掏出名片,彬彬有礼地递给土匪,上面赫然印着:XX广告公司XXXX大学总代理。就这个派头,告诉土匪他们:你们也就只配摆路边摊卖笔芯。

比如卖车的找个好的造车的不容易,炒蛋炒饭的找只好母鸡不容易,拉广告的要找个好的做广告的更不容易。大的广告公司,别人瞧不起你;小的广告公司,绝影瞧不起别人。

一直过了半个月,这事情才总算落实,还像模像样跟人家签了代理合同。其实这家广告公司整个还没有他们寝室大,公司就两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没办法,绝影想就这么一个小的公司,人家在容易就范。人家想,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大学生,才容易就范。

事情到最后,绝影没有穿西装打领带,也没有名片。他同学给他打电话说要打印点资料,绝影在电话这头说:“打什么打?拿给我到公司去打,不要钱的。”其实在学校外头用激光打印,每张A4是3毛钱,到那家公司,就是6块钱,不过因为他是代理,就给他算4块钱。

这时他才知道,有时候生意就是亏着本也得做。

一个月下来,绝影陪了15块钱。土匪他们卖掉100多根笔芯。绝影还是觉得他算赢了。因为他做了2笔业务。

这个月,他跟广告公司那两人也混熟了些。那两人原来是一对,男的以前在她学校教书,女的就是他学生。后来因为她,男的也教不成书了,于是就出来开了这么一家广告公司。

绝影打心眼里佩服他,因为能泡妹妹就是很牛B,如果能从学校泡到妹妹,那就更牛B了。因为佩服他,跟他说了很多客套话,没想到一客套,让那男人更牛B起来:“想我堂堂一个程序员,现在却在搞这个。唉……”

这时候,绝影才第一次听到“程序员”这个词。程序员是什么?他不知道。他问:“程序员能找到教书的工作吗?”

“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随便哪个学校都能教。想我那个年代,这城市有多少程序员,数都能数出来。我还报了高程,唉……差一点。”

能去教书当然好,因为去教书才有可能从学校里泡个妹妹出来,才有可能和他一样牛B。这么想着,绝影说:“我也想做程序员。”

“你不行,你连程序是啥都不懂。”

“我不懂,你可以教我,你不是很牛B吗?”

“那是,可是好多年没教书了。废了。”

……

绝影和他畅谈了一个下午,事情终于定了下来。那男人教绝影怎样做“程序员”,报酬是每节课60块钱,一节课是45分钟。

谈到钱的事情,大家都有点不快乐。绝影一周的生活费是100元,而那男人却反复说,当年我上一节课是80块钱。“知道不,程序员的课,都是高级课,除了我,没几个能上这课的。”

人最怕听到“高级”这个词,比如“高级工程师”,“XXXX高级技术”。那东西,听起来就是离凡人很远的。听他这么说,绝影咬了咬牙,“好吧,就每周我过来上一节课。要些什么东西?”

“一支笔一个本儿还有60块钱。”

末了,他还补充一句:“程序员,还是有前途滴。”

回到学校,绝影跟土匪他们说:“我要做程序员。”土匪用很鄙夷的眼光把他打量了一转:“广告做倒闭了?”

“跟你们说了也没用,你懂吗?程序员比做广告,那就相当于做广告比摆地摊,十倍也。这是高级技术。以你现在的智商,跟你说了,怕你理解不了。”

这次,土匪换了种眼光,不是鄙夷,是怀疑。

周六,绝影去了广告公司,说实话做代理这个事他实在撑不下去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向他摊牌:“没时间,要学习,还要上课,代理的事情就先缓一缓。”

那男人也没多说什么,因为让绝影做代理他也没赚到多少钱,还不如花45分钟动动嘴皮子好。

第一堂讲基础,什么是基础?基础就是“DOS”。什么是“DOS”?“DOS”就是“Disk Operation System”“磁盘操作系统”。那男人这样讲着,“DOS”有些啥命令?往本上记。

绝影也不知道,只管往本上记,说实话什么是“DOS”,他也没见过。因为那个年代,计算机早就被“Windows”占领,“DOS”流行的年代,他还在念小学。但什么是牛人,绝影知道:牛人就是坐在黑背景显示器前,嗒嗒嗒往键盘上敲着字符,然后屏幕不断地向下滚。这就是“高级技术”,或者“专家级工程师”。那男人说,“DOS”就是这玩艺。他想那要是这玩艺学好了,在土匪面前往电脑里面把这些命令一敲,那还不迅速展现出他“专家级水平”。那比穿西装打领带递上名片神奇十倍。这么想着,他记得更认真了,并且坚定不移地认为这60块钱还是花的值得的。

从那以后,绝影总是抱着他那个本。虽然上面的东西,什么“DIR”呀,“MD”呀,“RD”呀他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但本还是每天都抱着,并且每天都在看。为什么?就是给土匪神秘感。他不懂,你越不给他看,他越觉得那技术真是“高级”。要让他看到就这么几个简单的命令,那还不被他笑死。

可寝室里谁也没有电脑,那感觉就像刚拿了驾照却没有车开――手痒。这个时候如果谁有电脑,在他面前这么一坐,嗒嗒嗒往键盘上这么一敲,屏幕网上一翻滚,肯定成偶像,谁叫他们什么也不懂,做就要做别人都不懂的。不过这年头,懂“DOS”的还真没几个。“Windows”害死人咧!

没条件,只好纸上谈兵,他对土匪说:“知道什么是‘DOS’吗?‘DOS’就是‘Disk Operation System’,磁盘操作系统。”有时候,你跟别人讲出一个英文简写的全称,会让人对你刮目相看。比如大家都在说“TMD”,“NMD”,你跟他们说:“‘TMD’是‘战区导弹防御系统’,‘NMD’是‘国家导弹防御系统’。”这样保证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的社会就是,谁吸引了眼球,谁就吸引了Money。

绝影又去上了2次课,他明显感觉有点撑不住,因为每月就剩下40块的生活费。土匪问:“去上个课多少钱阿?”他总是说:“要什么钱?就凭和我老师的感情……”你要跟土匪说45分钟花60元钱,还不被他笑死,在绝影眼中,土匪就是一个只配摆地摊卖笔芯的粗人。话是这样说,可是他自己感觉真的是越来越撑不下去。想想,程序员也是人,也还是要抽烟吃饭,总不能一个程序员活活给饿死吧。不去上课了,那也不行,那还是会被土匪他们笑死。因为不去,就表示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那个什么程序员的神话也就是假的。

绝影不能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特别是这么高调的错误。

他又去上了2次课,还是每天抱着他那宝贝本,这一天,土匪兴奋地冲进寝室,对着绝影扬起手中一张单子吼道:“你神奇个屁呀,咱们马上开程序课了,还有上机呢。”绝影拿过那单子,那是一张新的课表,星期二下午第二讲和星期四上午第二讲上写着:数据库原理与应用(宴斌)。下面盖着教务处的红印。

文章来源:绝影CSDN博客,点击查看《疯狂的程序员》全部连载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09/crazypro02.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