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8:魔术师的双手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8:魔术师的双手

发布日期:2014-09-28 00:00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上面是这样写的:程序员是值得尊敬的,程序员的双手是魔术师的双手。他们把枯燥无味的代码变成了丰富多彩的软件…… 绝影忽然感觉很震撼。他想起最开始的时候他为什么想做一个程序员?因为程序员就可以去教书,教书就可以从学校里泡妹妹出来,这是很牛B的……

上面是这样写的:程序员是值得尊敬的,程序员的双手是魔术师的双手。他们把枯燥无味的代码变成了丰富多彩的软件……

绝影忽然感觉很震撼。他想起最开始的时候他为什么想做一个程序员?因为程序员就可以去教书,教书就可以从学校里泡妹妹出来,这是很牛B的事情。再想想,为什么要去学黑客,到底是自己追求黑客的那种精神还是为了追求向更多的人展示自己,让他们来崇拜自己。大部分时候,带着不一样的目的去做同一件事,结果往往大相径庭。

他还是想做程序员。为什么?不是因为这个职业是天底下最伟大的职业。你想,当你爱好着某件事情并且去做的时候,你心里当然会非常舒坦。但如果这事情是你的工作,你不得不面对BOSS的面孔,不得不在规定时间内完把它完成,又不得不用做这件事来换取你明天吃早饭的钱,打车的钱,喝咖啡的钱的时候,你当然会感觉很累。所以有时候兴趣固然重要,兴趣能给你动力去做一件事,但最重要的却是热情,热情能给你动力去一直做这一件事。

在中国,人多少都要受十几年的教育,最后归根结底,十几年的教育也许就教会了你那么一两句话。对绝影来说,有三句话:一、把自己的东西分一半给小朋友。这是幼儿园老师告诉他的;二、实事求是。这是高中哲学老师告诉他的;三、程序员是值得尊敬的,程序员的双手是魔术师的双手。他们把枯燥无味的代码变成了丰富多彩的软件。这是《黑客防线》上写的。

放假了,绝影只带了一本书回家――《PC汇编语言程序设计》,电脑实在太重,就让他放学校。王江的电脑也放学校,不过是花了五元钱放寝室管理员那里保管。他没有。其实带那本书回家多半还是给妈妈看的。寻址那部分实在太抽象,卡在那就一直动不了。

整个假期他就想好好收拾一下心情。啥也没做,就跟“三陪”下了32盘国际象棋,胜21,平5,负6。

三陪是他从小玩到大的伴。追溯起来可以从幼儿园说起,俩人坐到一起,总是以:“唉,家里穷……”开始。不过他们俩家里也确实穷,不然他们为啥天天坐楼顶上下棋,有钱早跑去网吧上网去了。

绝影想跟三陪讲一些黑客啊病毒方面的东西,毕竟经过在学校这么一年,感觉自己还是多孤单,有时候就有那种没人理解,就是“高处不胜寒”。但是三陪对这个不感冒,他喜欢听音乐,弹吉他。

开学的时候,土匪也俨然一个搞IT的。桌上摆了一台电脑主机,和绝影他们不同,那是台品牌电脑,整个机身相当小,只有绝影的三分之一,所以他的主机摆在桌上,绝影他们的摆在桌下。那显示器也相当小巧精制,不过摆放的位置刚好遮挡了他的镜子。主机旁边是本绿色的书,绝影远远看了一眼,好像是本介绍Visual Basic的。

土匪很得以地看着绝影和王江笑,所以技术的进步有时候也不是啥好事情,以前的文化人和文盲很好区分,起码有胸间别几只钢笔,夹个文明包,那就是文化人,而文盲是怎么学也学不到这一步来。现在可好,电脑一下普及进文盲的社会,像土匪这样的文盲也能迅速用它来作装饰,迅速步入文化人之列。绝影感觉像他这样的文化人,一下失去了以前文化人的优越感。

王江说的第一句话是:“课表在哪?”他没有第一个关心土匪的电脑,这让土匪多少有点失望,他慢条斯理地把课表递给王江,王江迅速扫视了一编,用周星驰式的笑声干笑了两下:“果然有C语言!”

绝影凑上去看,课名是《C语言程序设计》,老师还是宴斌,每周2讲。现在人常说那人牛B,说:“那斯,给他卫星他也能放上天。”这真是大学老师的真实写照:比水平?别人能上两门课,我就上四门五门。VFP?能教!C语言?也能教!高数物理不能上?创造条件也要上!最后其实哪一门都不精通,大部分照书讲。作业?有参考书――教书专用参考书,不给学生看,什么作业啊考试啊随便五六分钟就从上面扒下来一套。你想上一门课多少钱?要是能上五门八门的,那工资还不顶天了!

下午土匪就去教务处领了课本,绝影迫不及待从他手中接过一本《C语言程序设计第二版》,谭浩强,清华大学出版社。用这种《XXXX第X版》,XXX,XXX出版社的方式来描述一本书是绝影的习惯,这样能给人非常专业的感觉,你想连第几版谁写的哪个出版社出版的都了解这么深入,说明他已经对这本书有了深入研究。

绝影跟宴斌算是老朋友了,去年《数据库原理与应用》期末考试完了后绝影想请宴斌一起吃个饭,宴斌说比较忙拒绝了,这当然有可能是借口。后来绝影还是有点庆幸宴斌没有来,否则他90分的期末考试成绩肯定要被绝大多数同学置疑,不过他还是对他这种不给面子的行为耿耿于怀。

去上课,他就和土匪王江坐第一排。绝影当然要坐第一排。王江呢?讲心里话,他是很想学好这门课,毕竟大一的时候他《数据库》也学得不错,宴斌对他的印象还是很好。土匪呢?他必须坐第一排,他深深知道这门课自己要过肯定困难不小,跟他们一起坐第一排首先能给宴斌留下良好的印象,其次从现在开始就跟他们俩混,到期末肯定会对自己照顾有佳。听课的时候,绝影睡觉了,王江认真地记着笔记,土匪在发呆。

回来寝室,王江说:“宴斌瞅了你好几眼,好像几次都想把你弄醒,但是没弄。”绝影当然知道宴斌不会把他弄醒,宴斌不傻,要是把他弄醒骂他一顿,或者让他“Go out”,到期末成绩一出来万一绝影又是全年级最高分,那就等于狠狠扇自己一耳光。

绝影呢?他从小到大就这性格。要像王江那样,天天认真听课做笔记背书回来还使劲把习题拿着做,考了100分,那又怎么样?那是应该考100分的,考不到是你智商有问题。如果你天天上课睡觉不做笔记回来不看书不做作业最后还是考了100,那才能让人刮目相看。别人就想:这是咋的啊?他不学都能得100,我好好学了还不及格,是不是我智商的问题?

有一天你要是让别人对自己的智商都产生疑问了,你在他们心目中就是神童。

但是,不看书是肯定要不得的,本来绝影以为C语言,不过尔尔嘛,凭自己平时的技术积累,还有过不了的?但实际上才上了几节课他就发现不对了。原来一门课看起来容易,你要真的把它当课去学,问题就多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比如公司里,BOSS跟你说:“小李啊,那个软件客户还想要个功能啊,我看也不复杂,估计就一二十行代码,就当场答应了,你就去看看吧。客户就是上帝,他们的合理要求我们当然要首先考虑。”可是当你把那要求拿来一看,妈呀!这数据库也要重新设计,界面也要改,配置文件要增加,好多结构又要重新设计,一算下来,一两万行代码也解决不了问题,而且估计又要制造一二十个新BUG。

再这样忽悠下去,别说拿全年级最高分,就是考及格,都有很大问题。迫不得已,绝影开始C语言学习计划。当然,他不敢明目张胆地拿出来学习,那就破坏了他在同学心目中神童的形象。
他就偷偷地学。把《C语言程序设计第二版》,谭浩强,清华大学出版社的封面撕了,粘上《PC汇编语言程序设计》,先在电脑上开一大堆应用程序,什么QQ啊,Flastget啊,记事本啊,计算器啊能开的都开上,再偷偷开个TurboC的DOS窗口,一有人来,马上切换。

所以说人活得很累,有很多事情,像学习,在很多时候都不是为自己学,是为别人学。为什么?因为你在别人心目中是个高手。你不得不花比别人更多时间去维护你在别人心目中高手的形象。你做到了,但那又有什么,别人认为你理所当然应该是个高手,那是你应该,他才不会管你比自己多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而来赞扬你刻苦,值得学习。

这一点被资本家充分利用。BOSS总说:“小张啊,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你听了心里自然舒坦。然后他说:“哎呀现在公司里这个编译器不好用啊,你想想办法,给咱们开发个编译器吧,两个月时间够了吧,这点东西对你来说算啥啊?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啊。”你听他这么说的时候又恨不得立刻给他两耳光,但是没办法,谁让你从来没让别人失望过。最后反正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千辛万苦终于把这编译器搞出来了,BOSS又微笑着对你说:“小张啊,你真是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啊!”那你就等着他下一次让你开发操作系统吧。

话说回来,绝影认真学了下C语言,觉得很有意思,他就不明白别人为啥老不懂,像土匪,背数据类型,背关键字,背函数甚至去背程序,每天累得要死。其实C语言这东西,只要你天天上机,经常摸着代码很多东西不用背甚至不用看就知道了,反而是那些天天背不上机的人,一旦上机,写的东西又全是错的。写程序,不比其它的学科,动手才是硬道理。

往后一点是讲的指针。指针这东西,绝影开始还有点害怕,早在他还在学“DOS”的时候,广告公司那男人就说:“指针啊,是C语言最复杂的东西,也是C语言的灵魂。”这话估计是他抄的,因为现在很多前辈都用这句话教导后辈。不过到后来,也觉得就那么回事,不就是存放个变量的地址么?就像学校的信箱一样。你跟别人说,给我写信,寄到XXXX大学509号信箱,别人怎么知道509信箱是啥?不过他不用管,只管把信发过来,到时候你去箱子里取东西就是了。只要这么想,就拿指针当信箱吧,往那里送信行了,其它不管,一切问题就简单了。

想到这里,绝影突然又想起来一个问题,他的心跳开始加快,呼吸急促,手开始战抖,胡乱往桌上摸索着,他在找一本书。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09/crazypro08.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