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23:出差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23:出差

发布日期:2014-10-28 21:07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绝影觉得有公司和周总在后台撑腰,自己做这个题目是十拿九稳。不要说眼前这个王老师,就是放在整个学校,能懂DICOM的又有多少人?就算懂,他们只搞研究不搞应用,理论和实际严重脱钩。 所以他很郑重地跟王老师说:“王老师,你放心,我做这个题目肯定没问……

绝影觉得有公司和周总在后台撑腰,自己做这个题目是十拿九稳。不要说眼前这个王老师,就是放在整个学校,能懂DICOM的又有多少人?就算懂,他们只搞研究不搞应用,理论和实际严重脱钩。

所以他很郑重地跟王老师说:“王老师,你放心,我做这个题目肯定没问题,我们公司就是搞这个的,什么技术资料、代码例子都有的是。”

王老师说:“这你就不懂了。什么问题凡是跟‘原理’沾上边这题目就大了。原理性的东西你懂得了多少?再说就算你真懂一点写出来又有几个人能看懂?原理性的东西有多大?就凭你那几万字的毕业论文能够阐述清楚?我们报课题报项目多了,这方面经验比你多,这个题目太大了不行,必须换个题目。”

绝影想想也是,DICOM标准里面那么多东西,就DICOM传输这里面就包含什么消息交换、消息交换的网络支持、消息交换的点对点通信支持还有什么协议数据单元、联系控制协议、DICOM消息协议这些东西。东西太多,说实话绝影也搞得不是很清楚,大概觉得这个DICOM传输就和ISO-OSI模型一样分层,下层是物理介质标准,上层就是一些数据结构之类的。所以你要让他说“原理”他还真说不出来。正如大一时候宴斌说原理这东西:“不可说,不可说,说了你们也不能理解。”估计关键不是不能理解,是他也说不出来。

这样想,于是便说:“要不把题目换成《DICOM传输的应用》吧。讲应用应该讲得清楚,再配合一些代码例子,应该也容易过关。”

“这个也不行。要具体,具体到一个应用。题目太大了破绽就多,稍不留神就挂了。你再想想,想个好的应用报上来。”

凡事跟学校一沾边做起来就是麻烦,比如在公司有个什么CASE,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把结果算出来东西做出来交出去你就行。管你用冒泡排序快速排序还是希尔排序,哪怕是你自己写的一个排序算法,只要方便效率高就行。跟学校要讲究的就多了。单是这毕业设计题目就有大把文章在里面,更别说后面的论文格式、英文摘要、致谢这些东西。绝影还是给周总打了个电话,把情况给他说了一下,毕竟周总做医疗有些年头了知道的东西比他要多得多。

周总说:“这样吧,题目就定《DICOM传输在CT机上的应用》,这个够具体了吧,CT机总不可能再拆了吧。反正我们最近这个CASE是跟CT配套的一个工作站,机器阿什么的都有你也有机会亲自去现场参观调试。”

得了周总的指点,绝影犹如捧了圣旨,他胸有成竹地跟王老师说:“题目就定《DICOM传输在CT机上的应用》,最近公司做的也是CT的CASE,联调那些都比较方便,这次一定万无一失。”

王老师终于点点头,毕业设计的题目算是定了。

回到公司绝影发现办公室多了一个人,周总把他叫进去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公司的董事长:Steven Chen。”

两人互相说:“你好你好。”绝影毕恭毕敬跟他握了手,觉得这人挺有意思,一口北京腔。在四川人来看,北京腔就很有意思,说它是普通话吧,但语气助词运用太多,感觉每一句话都带了极大的感情色彩。这两人有怪怪的,明明一个是上海人一个是北京人,在公司里面互相介绍还用英文名,又不是外企,搞得不伦不类。当然后来绝影才知道虽然这两人的确是中国人,后来去加拿大工作几年有了经验,又混了加拿大国籍,于是就回来开公司,这么来算就是外资企业,在国内有很多优惠政策。

陈董说:“小绝阿,听周总说你虽然是新来的,但技术水平不错阿。我这事多,全国各地到处跑的,事情顾不过来,往后你要多帮帮周迅。”

绝影忙说:“哪里哪里,我进来公司也是来学习的,有很多东西都不懂,那小周才是厉害的。”

说到小周,陈董的语气变得语重心长:“可惜小周离开了公司,唉,这是他们职业生涯中的一大损失阿。小绝往后你就是公司重点培养对象了,刚才我跟周总商量了,看就最近吧,独自让你负责代码了。你可要好好提高自己。那小周走留下的代码你要多看多学习,尽快上手。”

陈董这么说,绝影没有高兴,自己刚来实习才一个多月就给我这么大的重任,莫非公司真的没人了?

所以你要明白公司和学校的区别是什么。在学校,你不懂就是不懂,不行就是不行,老师只管把书讲完把你送毕业。所以你不行,老师就直接跟你说不行,骂你笨,并且好多老师骂起学生笨来还很高兴,要是人人都很聪明人人都比老师还学得好了,那老师就不好当了。在公司就不一样。你以为公司真的是给你免费培训的?才不是!高一政治就学了,公司是以赢利为目的的。所以公司用你,就是希望你给公司创造价值。说技术阿,知识阿都是给逼出来的。公司给你讲这些,其实就是在逼你。明明你根本不行,但是他说你行,于是你自信心极度膨胀,还真以为自己行。当然后果就是你必须拼命去学习,证明给别人看你行。结果,你有用了,公司的目的达到了。当然,你自己也得到了提高。

就这样,绝影算接手了小周的工作,于是他也坐到了他以前的办公桌前。这机器用起来感觉就舒服得多,虽然配置阿内容阿可能一样,但衣冠至少整洁,位置也比以前那个好,机器里面的代码也多了,上次那个KIPACS,还有KIIMAGE,当然除了代码都归到F盘的WDIR目录里面,其它都乱七八糟地摆着。

中午陈董请大家吃饭。这家餐馆的老板好像跟陈董他们很熟,笑呵呵地说:“又回来啦?”公司人不多,整个吃饭期间差不多就陈董一个人在发话,从石油事业谈到医疗事业,谈到公司今年收入又翻了多少,谈到其它公司,谈到股份阿上市阿什么什么的。

绝影听得津津有味,他第一次听一个老总级别的人物跟他谈将来,而且将来是如此美好。其他人只顾自己吃饭,对他们来说受陈董的熏陶已经不少了,他们缺的不是对将来的憧憬,而是实实在在的一顿饭。

过了几天,陈董就走了。临走的时候他对绝影说:“小绝阿,多帮帮周总。”

几个月里,虽然绝影天天都住在学校外面租的房子中,但除了交毕业论文目录他基本上没怎么跟老师和同学打交道,有时候进去学校一趟就是跟燕儿一起吃顿饭。

燕儿跟她寝室的同学说:“绝影现在找到工作了,忙了,所以来的时间就少了。”她们听了都羡慕不已。

在公司呆的时间稍微长了点,周总慢慢让绝影开始加班。每次加班管他饭,管他打车回学校。绝影也老实巴交地说加班就加班,反正他一个人回去也是研究KIPACS的代码在公司加班也是研究KIPACS代码,而且还有免费的晚餐和打车的钱,等于说就是现在通常说的加班费。而且在公司加班也好,至少你坐那里工作周总是看在眼里。等你回去了,管你怎样砸巴砸巴的啃数据结构写代码搞到天亮,老总又没看见。第二天去了公司,你把昨天晚上做的一大堆成果往上一交。老总当然还是很满意,但是你给了他错误的信号:他以为那都是你把小时之内做的,所以他就觉得你很牛B,以为你把小时就能做那么多,所以要是你下次回家不做了,任务没完成,他反而觉得你是在公司那把个小时里面偷懒了。

每次加班了燕儿就说他笨,说人家加班都有钱拿的,国家规定每天上班不得超过多少多少小时。这时候绝影就把他这套理论讲给燕儿听,讲来讲去燕儿还是不明白,每次仍旧说他笨。

像绝影这样的好员工周总自然也十分喜欢,用他的理论就是绝影这样的人写程序是很有“Sense”的,说不会VC++,不会MFC,结果一学就会,说没看过代码不会写程序,结果一看就会,一改就成功,特别是那次让他修KIPACS的BUG解了燃眉之急,所以没过多久,他又故伎重演,他对绝影说:“小绝阿,明天你恐怕要把学校的事情放一放跟我一起去出趟差。”

对于“Sense”这个概念当然是老总的看法,你要是真听进去了,飘飘然觉得自己真的在写程序上有“Sense”那你就完了。你以为自己有“Sense”比别人聪明比别人学得快,于是你就放慢了学习的脚步。本来回家还要看三个小时的代码结果你去打了三个小时游戏,第二天去了公司当然就什么也不知道。这就是看三个小时代码和打三个小时游戏的区别,也是有没有“Sense”的区别。看了,你就有,没看,你就没有。

虽然绝影很明显看出来周总和陈董对自己的期望很大,但是他没料到这么快周总就要他一起去出差跑工程,他忙说:“学校那边当然没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要去哪里,去多久,我是不是该准备一下?”

“不远,就去成都,一两天就回来了。要是情况好,我们当天就回来。”

绝影松了口气,看来是个小CASE。

“我们去双流一家医院给他们的新X光机装一套KIPACS,上次小周留下的代码感觉在运行中还是很不稳定,所以你今天晚上还得加下班,把代码再好好检查一下,明天早上七点咱们就走,早去早回。要不你今晚就在公司的宿舍住,我给你安排一间,什么东西都有。”绝影点头表示同意,周总便进了他的办公室。

绝影一早就知道小周他们住公司的宿舍,想公司还不错,至少还管住,好多公司都是不管住的。他给燕儿打了个电话说:“今天晚上我不回来了,我就在公司宿舍住,明天一早我还得跟周总出差呢。去成都。”他把“出差”两个字特别强调了一下,以前你们不就听过“出差”么?这次我真的要出差了,我就做你们没做过的事情。所以说起来还带点骄傲。

燕儿说了些注意安全之类的话,绝影也听不进去,匆忙挂了电话就开始看KIPACS的代码。其实那代码有些地方明显有问题,比如按“最近三天的病例”来检索,小周是用SYSTEMTIME的wDay相减来做的,那1月30号到2月1号这样的病例根本就无法检索。

绝影发现了问题,他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来解决,总不可能用SystemTimeToFileTime换算成秒来相减再把结果换算成天,这个办法太笨了,代码也会写很多。有时候体现两个程序员的水平往往就是解决同样一个问题的思路和代码长度。好在看了段时间的MFC,他知道CTime这个东西,CTime不是重载了加法减法吗?用CTime去减应该万无一失。可是减的结果是什么呢?事到如今哪里还有时间自己去研究,于是问周总,周总说:“CTimeSpan。”

也许是今天情况比较特殊,到了吃饭的时间周总还是没动静,绝影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一直到晚上9点,周总才如释重负地从办公室出来,说:“走,大家一起去吃饭吧。”

这时候绝影反而不饿了,说:“你们去吃吧,我这里还有点问题,先弄了再去,抓紧点,早点弄完。”

周总又劝了他几句,便带着其他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给他带了份平菇肉片。

第二天在大巴车上绝影昏昏沉沉睡了一觉,昨天晚上为了解决周总所谓的“一点小问题”他们一直搞到三点,当然这是很正常的情况,以前自己在家还不是经常搞到三四点。关键是早上又要出差,六点多就起床,而且第一次在公司宿舍又睡得不舒服,哪里有自己家那张大床温暖阿。一直到了目标医院,“电蛐蛐”的声音才把他从昏昏沉沉中唤醒。

电话是土匪打过来的,没等绝影说话,他就说:“在哪阿?”

“我在成都,出差呢!”

“现在电磁波与电磁场在考试呢,老师让我找你。”

听到“考试”这么敏感的词语,绝影突然惊出一身冷汉,瞌睡顿时全无,他赶紧给土匪说:“快把电话给老师。”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0/crazypro23.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