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27:毕业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27:毕业

发布日期:2014-11-02 12:0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绝影以为土匪又有什么大事,风风火火跑会寝室结果今天的议题是在哪里吃散伙饭。 回忆一下大学四年跟土匪在一起讨论最多的就是吃饭。 “今天我生日,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今天国庆节,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今天星期六,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

绝影以为土匪又有什么大事,风风火火跑会寝室结果今天的议题是在哪里吃散伙饭。

回忆一下大学四年跟土匪在一起讨论最多的就是吃饭。

“今天我生日,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今天国庆节,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今天星期六,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今天考试,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今天啥事都没有,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毕业了,散伙了,按理说这也算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散伙饭肯定要吃的,而且这是各大学历届毕业生的惯例。因为吃饭的次数多了,学校周边的馆子也是有限的,平摊下来一家馆子难免已经吃上好几回了,像散伙饭这样的大事情肯定马虎不得,所以专门开会讨论一下在哪里吃。

会整整开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大多数人同意在“陈鱼头”吃散伙饭。说到“陈鱼头”,绝影想起上学期发生的一件事,那天他和往常一样睡到中午才起床,燕儿已经上课去了。还没打开电脑,忽然敲门声响起。他条件反射地问了句:“谁呀?”

“开门,公安局的。”

他的心嗝噔了一下,前段时间同学们正说现在公安局正在严打在学校外非法同居的,难道现在真的查过来了。好在现在燕儿上课去了,想他们也抓不到啥把柄,于是打开门。

公安局的同志进来第一句话却出乎绝影的意料,他们说:“好大一股烟味!电脑机箱也不盖好。”

最后虚惊一场,原来是后面楼居然发生了罕见的杀人焚尸的案子,死者就是那“陈鱼头”的老板,绝影在屋子里面闭门造车,要不是这次公安局的同志过来问他,他还真对外面毫不知情。

案子很快也破了,本来“陈鱼头”就是地理位置不好,再加上经营不善,都濒临倒闭,谁知这个事情发生后在老板娘带领下,它的生意又火爆起来,吃饭的人简直是人山人海。

所以现在赚钱就是这样,什么技术啊,水平啊,味道啊,服务啊对人来说都是瞎扯淡,48块钱一杯的极品南山和98块钱一杯的极品南山有几个人能喝出50块钱的价格差?要命的是明明啥都没喝出来,还故作深沉地说:“看,这就是98和48的差别,这个余味太带酸……”什么才能赚钱?是噱头,是眼球。哪怕你死了,你要死得其所,让人杀人焚尸,成了大案子,最好上了新闻头条上了公安厅挂牌督办。知道了这一点,你就能够明白为什么现在“芙蓉姐姐”火爆得不得了,也狠赚了一笔钱。

最后吃散伙饭的时候是7个人,超薄带了他的传说中的恐龙女朋友,土匪带了他据说是女朋友的女朋友,绝影和燕儿一起去,王江还是单身。饭吃到最后大家还是有些伤感,超薄要回老家,土匪是家里人安排去了成都电信,王江决定留下来继续考研,绝影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公司。

又在公司呆了几天,班长打电话让绝影回学校去领毕业证照学位照,绝影自己回想一下,英语又没过四级,还有15.5个学分没有重修――那都是大二是给拖下的烂账――不要说学位证,就是毕业证都拿不到。没想到班长又打电话给他,这真是晴天霹雳般的惊喜。

等他兴高采烈地跑到学校,班长又泼了他一头冷水:“对不起搞错了,没有你的学位服。”

绝影感觉这是当面对他侮辱,他没好气地对她说:“下次搞清楚一点,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在公司事情很多的,来一趟学校不容易,我回去了。”

班长本来不是故意整他,听他这么说,确实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她,小心翼翼地说:“下午还要开毕业大会拿毕业证,你不去了吗?”

“不去了,公司忙,只有半天假。”

他边说边往回走,本来毕业大会他就没准备去参加,欠了15.5个学分肯定又拿不到毕业证还要在大会上丢脸。

那天下午是燕儿帮绝影去拿的毕业材料,硕大的信封里面只有一封给公司的毕业生推荐信。后来土匪他们给绝影说那天肖潇作为学校唯一两个省上重点培养的基层公务员之一出尽了风头。

毕业了,绝影就明正言顺地跟周总说要转正,自己已经在公司实习了八个月,每个月就是250块钱的补助,燕儿已经为实习跟绝影闹了好多次,就是觉得他太不化算,按照《劳动法》,实习期不能超过三个月。可是周总也有他名正言顺的理由:你没毕业,没毕业公司就不能跟你签订正式合同,否则公司就违法。绝影也没去详细研究到底违法不违法,总之好歹现在赖到毕业了,周总再没有理由再不签正式合同。

周总问:“小绝啊,你期望待遇是多少呢?”

绝影想也没想就说:“1500。”为什么想也没想就说,正是因为对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很多次了。那几年在这个城市,估计人均工资水平也就是1000左右,自己是写程序的,并且领导他们对自己貌似还比较满意,自己也确实在关键时刻帮他们解决了大问题,自然要价应该比一般人高一点,把跟一般人的差距体现出来。反过来说,自己又是应届毕业生,换到其他公司去说又没有一点工作经验,要价太高根本无法让人接受,所以也只好高不成低不就开个1500。

他以为周总会很爽快地答应他的要求,周总却说:“这个嘛,我先跟陈董商量一下。”

过了几天,周总才说:“小绝啊,你提的待遇我和陈董原则通过了。就是你准备合同签几年?”说完马上又补充道:“当然,签几年都无所谓,这应该由你自己决定。”

绝影想也没想就说:“2年。”为什么想也没想就说,正是因为对这个问题他已经想了很多次了。本来想就签一年,看看形势混点经验,用一年时间或许还能物色到一家更有前途的公司,可是你提的1500的工资他们都接受了你才签一年合同显得太没诚意,这样算来只有签2年比较好,既表示出一点诚意,又给自己留有一点余地。

合同顺利地签下来,周总整了一大堆材料交给董事会,当然那毕业证是假的,周总随便用一个应聘者的毕业证前面叠上绝影的照片,扫描下来再把名字改了就算给他做了张毕业证,但对绝影来说,正儿八经的毕业证还是要去拿,妈每年花了4000多元供他念大学,为的还不是这么一张文凭,要是毕业了连毕业证也没拿到,这生意也做得太亏了。于是就去参加学校的“换证重修”。

所谓“换证重修”,就是你给学校交钱,一个学分120块钱,交了钱就让你去参加补考,把学分都补考完就给你毕业证。本来这就是最后一次机会,监考老实要求也放得很低,比如你去咖啡厅喝咖啡,你给了钱你就是大爷,你要是交了很多钱,你就是上帝,就是VIP,别人进去就是:“先人您好。”,你进去就是:“绝先生您好。”别人喝普通的杯子,你的杯子还在上面刻上“绝影先生”,那感觉就是不一样,倍儿有面子。特别是有几门课本来就是自己学院的老师,以前在学校大家都是一个学院的学生,没啥特殊的,现在大家都毕业了,回来补考一下还遇上大家都是一个学院的,就比如原来大家都是四川人在四川打工,都没觉得有啥特殊,后来去北京,偶尔遇到一个四川同乡,那也不管你到底是哪里的都感觉亲切得不得了,有啥事情都会照顾有加。

所以绝影顺利地通过了前几门考试,不是顺利,是异常顺利。老师把卷子给他让他一个人在那做,自己估计跑出去打牌,大概打了两三个小时跑回来看看他做的卷子,指着上面的题说:“这个,是这样吗?书上怎样说的?翻书看看。”

等他翻书又做一遍,问:“这下能及格吗?”

“你自己算算能得多少分?”

算来算去:“大概能得67分。”

“67分,够了,及格了,你走吧。”

等到出成绩的那天一看,果然是67分,一分不差。

就是最后那门理学院的科目麻烦,那老师监考就特别严,有个代考的人就被当场揪了出来。老师说:“都认真做,只要你认真学了都能过,要是你觉得过不了,就要多跟老师联系沟通,我把电话写在黑板上。”

都已经毕业的人了,有几个还有水平能真的过?于是下来合计一下不如请老师吃顿饭,由绝影去打这个电话,老师在那边吞吞吐吐地说:“吃饭,有什么好吃的?天天都在吃饭。”

觉得这招不行,几个人再合计一下,不如送点东西,再由绝影去打这个电话,老师在那边吞吞吐吐地说:“送东西,有什么好送的?也不知道东西好不好,能用不。”

绝影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干脆一个人打电话过去,说:“要不,干脆就封个红包吧。”那老师才说:“好吧,你什么什么时候到我家来详谈吧。”

老师笑呵呵地收下绝影装了300元人民币的红包――那钱还是绝影从周总那里借来的――才拿给绝影一张空白的试卷和一张写满了正确答案的试卷,说:“你再做吧,别乱整,做个六七十分就行了,不要一模一样地抄,步骤变换一下。”

做完交给他,他说:“叫你不要做太好了,怎么全抄的标准答案?”这么说,他还是把新试卷收下。绝影跟他说:“告辞告辞。”走到门口,他突然叫住绝影说:“现在还有念研究生的,有一种叫先上车后买票的办法。”

从那天绝影开口提出“红包”的事情他就对这老师很恶心,现在他又这样说,绝影不得不继续装着很谦虚地问:“先上车后买票?老师您有路子吗?”

“我还是有一点的,要是你有意思,就再联系吧。”

绝影走出他的楼,那时候他在心里想,这辈子我也不会去念研究生。

就在这两周之内,绝影、BOSS Liu、张厂长都处理完了学校的事情,从现在开始,算是全日制员工,周总专门召开了一个会议,大概就是说从现在开始离开学校了,以后要全力把精力花在公司上,本来那个五一节验收的CASE一拖再拖都拖到了现在,虽然那边放射科主任拿了公司不少回扣,但拖了这么久也不好向上头交待,已经说了几次要尽快验收尽快验收,奈何那段时间正好又是毕业答辩离校手续这些事情多,大家都没什么心思,所以现在要全力投入进来,会上,周总专门表扬了BOSS Liu,说他以大局为重。

BOSS Liu洋洋得意,至少他把KIREGIS做得像模像养,张厂长新进去的人就不说了,可绝影居然什么都没做。

那天晚上,绝影正在公司分的房子里上网,办理BOSS Liu就住在绝影楼下,上来敲个门最多只需要半分钟,但他却打个电话过来,对绝影说:“走,陪我其喝酒!”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27.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