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28:黑屏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28:黑屏

发布日期:2014-11-03 12:0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一般情况下人在什么情况下喝酒?多半朋友聚会聊到兴奋了,或者发生了什么刺激人的大事,比如恋爱了,失恋了,发财了,破产了…… 绝影想这么晚了,又没有什么聚会,BOSS Liu找自己喝酒,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毕竟同事一场,还是应该好好开导开导他,于是屁……

一般情况下人在什么情况下喝酒?多半朋友聚会聊到兴奋了,或者发生了什么刺激人的大事,比如恋爱了,失恋了,发财了,破产了……

绝影想这么晚了,又没有什么聚会,BOSS Liu找自己喝酒,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毕竟同事一场,还是应该好好开导开导他,于是屁颠屁颠跟他跑到楼下烧烤摊。

BOSS Liu一来就大声武气要了两瓶啤酒,一碟煮花生,两条烤鱼。今天是他们俩最后一次领“生活补助”的日子,BOSS Liu显得特别大方,他点菜的口气就像武松的“老板,来三大碗酒,切二斤牛肉”或者孔乙己的“温两碗酒,这次是现钱,酒要好”一样。绝影跟他推辞不喝酒,土匪他们都知道他对那玩艺过敏出差的时候也有过惨痛的教训,BOSS Liu却不知道,他越是推辞,BOSS Liu越是觉得他不给面子,或者深藏不露,就越是让他喝。

所以这喝酒劝酒里面也有很多道理,比如喝醉了的人总说自己没醉,没醉的人反而不停地说醉了醉了不能再喝了。你说:“这个技术,我不会,没接触过。”别人反而说:“你肯定会,就是不愿意说!”

最后还是让绝影坚持了原则,BOSS Liu给他点了瓶豆奶。

两人坐定,绝影平静地说:“说吧,有什么事?”

“没事,就喝酒。”

后来绝影才知道,BOSS Liu就是很普通人不一样,就是喜欢没事的时候喝酒,当然,朋友聚会或者发生了什么刺激的人的事他也会喝,但还是以没事的时候喝为主。这习惯和他喜欢没事的时候写程序差不多。大部分人工作的时候写程序,他喜欢在不工作的时候写程序,虽然他工作也是写程序。

BOSS Liu喝酒也和普通人不一样,一般人几杯酒下去,酒力上来,就开始夸夸其谈,也就是所谓的“放开了”。BOSS Liu两瓶啤酒下去就像呷了两口茶,面不改色心不跳,仍然平静地对绝影说:“你有所不知,写程序,本来乃是我的副业,我以前真正的主业是下象棋。想当年我在棋院连摆二十几盘,杀得他们屁滚尿流失了魂……”

“既然如此,为何你现在不下棋了?”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下棋,对大部分人来说毕竟是消遣,你要到棋院下棋,最多跟你下100块钱一盘,下几盘人家莫清楚了你的底就再也不跟你下了。那下棋的人也就那么多,最后人人都莫清了你的底,就没人跟你下了。就算进了专业队,补助也就是那么多,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机会,人就完了。”

绝影想这话的确说得有道理,想当年高中的时候自己叱吒文坛,还自诩为“XX四大才子――之首”,居然还像模像样地在学校张罗一个文学社,居然还得到文联副秘书张的亲笔信,可后来到了大学在大一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向超薄借了5块钱,去楼下小卖部买了10根散烟――红塔山,等寝室熄灯,土匪他们都已经入睡,熬更受夜地写了一篇文章:《我和电脑》,得了学校唯一一个一等奖,拿了500元奖金,还差点加入了作协。可从此以后,他就封笔了。别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知道:你一篇文章从动笔写到修改到再修改到发表到拿到稿费,真可谓是费尽千辛万苦。可那稿费是顶天了一个字一块钱,那几个钱不要说养家糊口,就连烟草费可能都赚不回来。再说了,现在网络发达,随便十一二岁的那些小娃娃写点几百个字的“印象派”文章发到网上都敢跟你一比高下,枉你看了那么多书知道那么多典故满脑子天文地理知识,一点用处都没有。

所以他还是觉得写程序好。起码写程序要学,不像那写文章,只要你会说话,把说的话写出来就叫文章。而且写程序的收入也颇丰,虽然现在在公司体现得不是那么明显,但那50行100元的三元线性回归程序却坚定了他的信念。

绝影这样想着,BOSS Liu继续说:“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写个象棋程序,你知道不,象棋程序最关键的就是局面优劣判断……”

他这样说,绝影还想起自己研究过一点遗传算法,于是接着他说:“如果能把遗传算法用到里面去就爽了。这样就可以简化好多计算。”

说起遗传算法,好几年后绝影都觉得没白研究,虽然他的“研究”仅限于“知道”,以后随便别人说起什么,他都能说:“如果能把遗传算法用到里面就好了。”

别人说:“这个SSR就是太复杂。”

他说:“如果能把遗传算法用到里面就好了。”

别人说:“这个图像识别技术就是太复杂。”

他说:“如果能把遗传算法用到里面就好了。”

别人说:“这个三维重建技术太复杂。”

他说:“如果能把遗传算法用到里面就好了。”

反正别人也不懂遗传算法,就算懂,也就仅限于“知道”。他一讲“遗传算法”就仿佛讲大道理,就仿佛在念《心经》:“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等BOSS Liu吃饱喝足,他站起来很大方地喊:“老板!买单!”

他这是典型的四川人性格,哪怕就是吃碗一块钱的酸辣粉,吃完后都要大大咧咧地喊:“老板!买单!”

绝影抢着去买单,一把被BOSS Liu推开。后来在任何场合绝影总是会抢着买单,唯独不抢BOSS Liu的,因为经过那么一次教训他知道他抢不赢他。明明两个人都是穷人,也许身上的钱还没有他年龄多,都还要抢着去买单,不知道这是不是程序员的习惯。

第二天两人还是睡到楼下幼儿园放《小哪吒》才起床,那是九点十五分准时。公司规定九点钟就要上班,他们俩却总是在放《小哪吒》才起床,如果不是那声音太大把他们吵醒也许他们还要睡。

学校的事情已经了结,周总让他们把所有心思都放到五一节验收的这个CASE上来。其实五一节已经过了很久了,CASE却拖到现在,那边放射科主任几乎是每天一个电话,BOSS Liu负责做登记工作站,绝影做KIPACS影像采集部分,原来那个KIPACS在影像采集功能上实在太不完善,BUG又多,绝影不得不重新来做,也是边做边骂以前的程序员。

BOSS Liu一直因为自己KIREGIS中的多线程技术洋洋得意,可是KIREGIS老是只在公司中内部测试,他说:“公司里这点数据,根本无法体现出多线程技术的优越性。我那KIREGIS设计容量是十万级别的数据!”

等待的日子是辛苦的,终于有一天,周总说:“小刘啊,今天咱们一起去XXX医院,先把软件全部装上去,他们的机器已经到位了。小绝,这次你就不用去了,在家多休息休息。”

这正是BOSS Liu期待的。他忙接着说:“就是就是,绝影你回家好好休息吧,这次我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绝影回到家,没想到燕儿今天也来了。本来他们还没放假,这边离学校又远,她平时就难得来一趟,这次来还顺便买了菜正在做饭,在这种情况下,最浪漫的事莫过于从后面搂着她的腰说:“亲爱的,你辛苦了。”可绝影偏偏不懂浪漫,他心里惦记着KIPACS的安装要领不知道BOSS Liu听进去没有。当时本来想给他写个文档,BOSS Liu觉得太浪费时间,给他说了几句要点,他又一直在那里摆弄KIREGIS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反正他最后是拍着胸口给绝影打了保票。

吃完饭,他对燕儿说:“今天公司去安装软件,我忙了这么久,周总让我今天早点回来休息,估计现在他和BOSS Liu还在医院呢。今天在家我不用工作了,好好陪陪你。”话刚说完,绝影最担心的事情便发生了。周总电话打过来,说:“KIPACS测试好了吗?怎么在这边视频出不来呢?”

绝影一听就急了,KIPACS捕捉视频是绝对没问题的,肯定是他们在安装上出了什么问题,他又耐心地跟周总讲了一遍装要领:要把 “bin”目录中的东西拷贝到安装目录,然后运行regist.bat注册采集卡和报告格式的ocx,再安装采集卡驱动,然后在DSN中添加一个KIPACS数据源,驱动程序为“MS Access”,文件指向“DB”目录中的KIPACS.mdb。说完了,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要不我来一趟吧。”

“嗯,你还是来一趟把,打车过来。”

一听周总这么说绝影气得要死。你早想要自己来那我讲那么多要领有个屁用啊。要不你就直接让我来一趟,要不你听了要领自己在安装一次,不行再让我来。这就好比明明路标上已经标明“解除60公里速度限制”,你开到70公里,交警刷刷就是一张罚单。你下车来指着标志耐心地说:“警察同志,已经解除60公里限制了呀。”那交警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是呀。你说得很对呢。”他这么说你以为OK没事了刚要转身上车,可他话锋一转:“可是罚单都已经开了。下次吧,下次不罚你了。”那有屁用啊,下次,下次我超速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哪去了。

燕儿听到他们的电话,对绝影说:“你还是去吧,早点去早点回来,都已经十点了。下次再陪我。”

于是他满怀对燕儿的愧疚打车去了医院。果然是安装的问题,最早的KIPACS用的SDK2000采集卡,但那东西效果实在太差,这次医院的要求要高一些,于是换成了SDK3000。为了这次更换绝影还专门重写了于采集卡相关的代码,原来那个程序员用的ocx开发,搞得像VB,这是他最忌讳的,于是他全部改成了API调用。没想到BOSS Liu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偏偏去装个SDK2000的驱动程序。驱动没装对,视频出不来,两人又怪绝影的程序没写好。对他们来说这是个小小的问题,绝影两分钟就可以解决,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问题却要绝影大半夜打车10公里跑到医院来。对绝影来说,平常大半夜打车10公里来解决这个小小的问题也是小小的问题,可今天,燕儿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对他来说,这就是大事。他们永远不能理解这事对他来说有多大。

换个驱动,KIPACS果然如在公司测试环境中一样流畅地运行起来。绝影拍拍BOSS Liu的肩说:“小伙子,下次注意点!”这话的言外之意是:“出这个问题责任不在我,在你。我写的程序,怎么会有问题呢?”回头看看周总,他还是丝毫没有让绝影回去的意思,看来他最后的一丝幻想也落空了,想想反正这么晚都已经出来了,就算现在回去燕儿也还是对他有意见,还是跟他们一起搞完再回家算了。

那天晚上,绝影三点才回家,燕儿已经睡熟了。

再一次去医院,是验收的日子。那放射科主任手忙脚乱。医院上头的领导要来视察,如果领导不满意,责任肯定都在主任头上,主任又把责任下放到周总头上,周总又把责任下放到BOSS Liu和绝影头上,所以绝影他们也是手忙脚乱。

KIREGIS的测试效果还是让人满意,BOSS Liu一路顺畅地给领导表演了如何登记,这边登记的数据如何从X光机上调出来,如何从CT上调出来。KIView测试效果也不错,这个软件由周总负责,本来就是历经考验的成熟产品,直接装上用就行了。走到X光机这里,周总胸有成竹地说:“下面是KIPACS工作站,它从KIREGIS数据库中读取登记的记录,将TH600拍摄的图像数字化并转换成DICOM图像,可以进行图像处理,然后可直接打印报告,拍摄的胶片可以直接打印到包工中。下面由公司小绝来演示下使用流程。”

绝影也胸有成竹地走过去,从前台登记,调阅记录,拍X光,待图像进入KIPACS他开始演示调窗。调窗本是放射科医生的专业他自然不懂,只能胡乱地衡窗宽纵窗位地大幅度调,图像也跟着大幅度变化起来。正在医院头头准备点头的时候,突然,屏幕黑了。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28.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