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30:RMB2000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30:RMB2000

发布日期:2014-11-05 12:0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见绝影吓得脸都变了色,BOSS Liu打趣的说:“想不到BOSS还是从原始部落出来的!据说有些原始部落就是怕别人知道你的名字,别人知道就能用咒语让你死。” 绝影白了他一眼,接过电话。 电话是放射科主任亲自打过来的,在那头急得要死,说系统不能用了。 ……

见绝影吓得脸都变了色,BOSS Liu打趣的说:“想不到BOSS还是从原始部落出来的!据说有些原始部落就是怕别人知道你的名字,别人知道就能用咒语让你死。”

绝影白了他一眼,接过电话。

电话是放射科主任亲自打过来的,在那头急得要死,说系统不能用了。

明明去安装的时候都是好好的,这BUG再怎么严重也不至于让整个系统都不能用了吧,事情要真有那么严重自己刚到手的奖金估计又要泡汤。忙跟他说:“什么时候发现问题的。”

“前几天就开始了,不过还勉强能用。今天他们说不能用了,我跑过来看,果然不能用了。”

“是什么情况?”

“前几天是登记的时候速度太慢,登一个人起码都要等5分钟,还不如以前用纸登记快。到今天,简直是不能登记了,估计起码要等一个小时。”

听他这么说,绝影终于松了口气。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想医院一天做的病人起码有几百个,就算如BOSS Liu所说KIREGIS设计容量是10万级别数据量那最多也就几个月就撑爆了。再加上那些X光机,CT机拍的片子转换成DICOM图像一张动辄就是好几十M,这么大的数据量不慢死才怪。本来在这种情况下应该配套一个数据备份和刻录的软件,奈何CASE的时间太紧,验收的时候也就是勉强才做完连Beta测试都没有这些增强要求自然没时间去给他考虑,周总的意思是先等验收过了,钱到手了,大家闲下来了,再花点时间慢慢给他做个备份系统。

虽然话说“顾客就是上帝”,现在好多顾客认为自己付了钱,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上帝,东西出一点小问题就蹦炸起来:“坏了!不能用了!你们赶紧给我搞好!”绝影和BOSS Liu以前给别的医院做系统维护的时候听多了这样的抱怨,反而反感起来。那时候没办法上头有命令必须要去做,现在又不一样了,东西验收是你签的字,钱我也拿了,老子现在就是上帝!

于是他慢条斯理地说:“别急别急,那是因为数据量太多了,正常情况。你想想用了那么久了,机器里面装了那么多数据,哪有不慢的道理,就是你自己机器时间长了你还不是得拿Windows优化大师搞一搞。”

“那现在怎么办呀。”主任这么说,声音有点变调,绝影忽然又有点可怜起他来。

“这样吧,你们自己不是有网管吗,让他把硬盘里的数据拷出来刻成光盘然后删掉,数据少了速度自然就快了。”

“这种事情我们怎么敢搞啊,万一把系统搞坏了是小事,数据掉了我们都交不差,现在卫生部规定所有医学数据都至少要保存5年,这个事情谁都马虎不得啊。你给想想办法帮帮忙啊!”

绝影当然知道这事情他们不能搞,这样说就是想吓吓他,以前东西还在做的时候周总总是说:“小绝啊,今天主任打电话过来,说那个KIPACS还需要个什么什么功能。”所以他肯定地认为KIPACS搞那么长时间加那么多功能出那么多BUG罪魁祸首都是这个主任。他一个小小的要求在那时候就能让绝影起码多加三天的班。

见主任说话都哆哆嗦嗦,想像着他人在那边全身像筛糠似地打着颤,绝影的虚荣心忽然得到极大的满足,全身都自在起来,于是用很大方地口气说:“这样吧,这事情我我给上面反应一下,我们再调研调研,看能不能给你们做个工具专门来备份。这样对数据就比较安全了。”

“那就最好了。但是这几天我们怎么办呢?”

“这几天?你们以前没装我们系统的时候是怎么做的现在就怎么做。等到我们把东西做出来吧。机器先不要开了,要再开机器出了什么问题数据掉了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绝影知道那主任怕的根本就不是系统坏了,按照合同,坏了你绝影得再给我装,装到我满意为止。他最怕的是数据丢掉。现在哪个软件的License上不是写的:由于用户操作导致的数据丢失,公司概不负责。绝影他们公司也是这样写的。数据掉了就你自己的事情,你得自己想办法给医院领导给卫生部交待。

主任在那边唯唯诺诺地说:“好,好。那你们尽量快点。急死人了。”

放下电话,绝影对BOSS Liu说:“你懂个P。名字这东西,让别人知道了不得了,其他人他都不认识,以后每次事无巨细他打电话过来都说:喂,找绝影。那还不把整死啊。

下班回家的路上,BOSS Liu从路边的邮政储蓄那里给家里寄了300块钱。绝影觉得他也太扣了,要寄就多寄点,至少都得1000,你300块钱,自己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他迫不及待给燕儿打了个电话,说:“你今天过来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这学期燕儿也是大四了,绝影在哪个时候别人早不知道他行踪在哪里。但女生不一样,胆子比较小,每天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学校,虽然学校里课也没多少事情也没多少,每次来绝影这边好像还得下很大的勇气似的。

将近两年的时间过去,绝影也深深地摸清了燕儿的脾气。要想把她哄过来还得对她说:“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说。”至于什么重要的事情,当然是“重要”到要当面才能说,好像就怕电话里一说这事便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了,肥水流了外人田。

燕儿也不懂吃一堑长一智,虽然每次过来听绝影面授机宜结果都大失所望,原来就这么屁点大个事情还劳驾自己亲自跑过来。女人就是这样,同样一个花招只要你愿意继续耍,就可以让她永远上当下去。

等她来绝影这里已经差不多八点了,晚饭也还没吃。绝影神秘兮兮地从钱包里掏出一把人民币,先一二三四五六七铺开,说:“看见没有?RMB2000大洋,这个月工资。看2000有多少!”说完又把人民币合拢,掂了掂重量,比了比厚度,突然把钱往天上一撒,又赶紧一张一张拣起来,边拣边说:“快拣钱啊!”等钱全部拣完,绝影把它紧紧撰在手里,好像那不是2000,是二十万。

燕儿心里想着他有重要事情要说,对RMB兴趣不大,问:“有啥大事情,快说啊。”

“就这个事情。”

“就这个事情?”

“就这个事情。工资1500,加上XXX医院的奖金,总共2000大洋整。”

“就这个事情?”

“就这个事情。那500奖金全公司就我一个人有,因为我贡献最大。别以为BOSS Liu的KIREGIS做得好什么多线程,那都是忽悠人的,周总都说了,KIREGIS等于是送给他们医院的,真正的重点是我的KIPACS。”

本来燕儿还是有点不高兴,自己大老远跑一趟原来就说这么个事情,在电话里面完全就可以说清楚。不过看见绝影手里撰着钱乐得傻笑,她还是很替他开心。她挺关心他,问:“吃饭了吗?”

“没吃,等你来一起吃。今天领了工资去吃火锅,哈哈。去那家‘刘一手’,没想到他们表面上不咋的,生意还火爆得不得很,我去观察了几天,几乎夜夜都爆满。”

本来两人都穷,难得上一次馆子,不过火锅店却例外。想绝影每次说话都以:“小时候家里穷……”开头,两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周都得算计着明天还有多少钱,该吃什么,有时候钱还真接不上来,于是就去吃火锅。学校外面的火锅消费满10元就发张1元的代金券,下次来的时候抵1元钱,没钱了,就约几个同学说:“走,今天没事,一起吃火锅。”吃完火锅AA制,别人付现金,他们付代金券。

所以今天吃火锅,两人感触还是很深。绝影从来不喝酒,今天也没喝酒,却像喝醉了的人一样,一直跟燕儿滔滔不绝地说话。

他说做那个KIPACS以前的程序员做得要多糟糕有多糟糕,十几个cpp文件到处都是定义的全局变量,又没用匈牙利命名法,没有注释,甚至书写代码连缩近都没有,自己居然给他改好了。亏得周总他们以前还说那个人是个高手,自己还崇拜了他起码半年。

他说那个放射科主任,挺着大肚子,脑袋上光光的,要求还挺不少,又不一次性提完,一会给他提一个一会给他提一个,害得他反过来复过去修改。就像放屁一样,你要么一次性把屁放完,好像屁还是宝贝似的还节约着放,一会放一个一会放一个,你自己到是爽了,可把别人整惨了。

他说调窗的时候内存泄漏,差点把他害死,那天晚上他加班加到晚上九点,饭也没吃,好歹给搞了出来,周总都还不知道。要是换成BOSS Liu,还不一定能做出来,这项目多半就给挂了。

他说那数据库备份,本来当初就应该做,周总硬是说不做。现在想来还是周总老谋深算。要是真给他们做了,今天他们也不会打电话过来孙子一样求公司。想起自己在大学的时候,老师说他们以前给别人公司搞电话交换机,搞好了把钱收了里面留个后门,保修期一到马上拨过电话过去,那交换机就不工作了,别人公司急得不行让他们去修。修,当然行,过了保修期,得付钱。周总他们虽然还没有这么恶毒,但终归可以在维护这方面卡他医院一下。他们态度好,就送一点,他们态度不好,就紧一点,反正我已经收了,你吃屎的还得听咱拉屎的话。

绝影只管自己滔滔不绝的说,有很多东西他也知道燕儿听不懂。她不知道什么是cpp什么是全局变量什么是匈牙利命名法,也不知道什么是内存泄漏什么是GetDC,ReleaseDC,可他还是给她说,对他来说,除了燕儿,再也没人可以这么和他分享他的工作和他成功的喜悦。这2000块钱是什么?对别人来说,就是普通的一个月工资加奖金,对他来说不是,这是他第一次一个月工资加奖金。

燕儿什么话也没说,一边不断给他夹菜一边静静地听他讲。

医院数据库备份工具很快就做好了,本来周总老早就计划了这个东西,验收完回来就让绝影来做,工具很简单,就是把KIREGIS用的MS SQL数据库中的数据导出到Access数据库中,把原来的数据删除了,把Access数据库的内容刻录下来就OK。本来MS SQL好像自带有导出成Access的功能,写个脚本就能实现,但绝影和BOSS Liu对这个实在不太熟悉,两人又懒,不愿意去网上搜,更不想去论坛上提问。首先网上搜没针对性,人家写的东西,又不是专门量身为你这个CASE打造。一句话,麻烦。去论坛上提问,那是守株待兔,还要看大虾们今天有没有时间心情好不好来给你解答。

于是就自己做,把MS SQL数据库的内容读出来,再写到Access数据库中去,反正当初在开发的时候就用ODBC,其实这一读一写代码差不多。

绝影再去医院给他们装这个备份工具,主任再不像从前那样趾高气昂,反而对绝影有点毕恭毕敬,起码对他说了五个“谢谢”。走的时候绝影说:“怎么用也写到文档里面去了。你们最好还是派专人来操作,免得人多手杂把数据给损坏了,另外要是出了问题也容易追究责任。”

忙完了这些,大家差不多可以暂时闲下来,BOSS Liu继续研究他的C++,每天还是坐在他的电脑面前看代码写代码。张厂长去负责KIPACS遥控器的CASE,这也是个增强功能,不用很急。周总又天天坐办公室了估计又在调研什么大CASE。

绝影一时找不到什么事情好做,在公司摆弄汇编也不太合适,再说也没什么东西还摆弄的,汇编那东西,就是写个“Hello World”的窗口都要摆弄好久,实在不好“抽时间”来摆弄。不过“抽时间”去书店转转还是可以的,于是又去西南科技书店买了本书:《加密与解密》,看雪编著,电子工业出版社。本来绝影在看雪论坛上转悠了一阵,觉得那上面都是高手,好多东西都还是看不懂,他看不懂的就觉得别人是高手,其实他也看不懂《史记》,于是他也觉得司马迁是高手。

正当绝影、BOSS Liu、张厂长三人悠载悠载地过着小日子的时候,有一天,周总把绝影叫到办公室,严肃地说:“小绝啊,我很少批评你,可这次你犯了个严重的错误!”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30.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