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37:动摇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37:动摇

发布日期:2014-11-12 12:0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燕儿一把拉住他,低声说:“你疯了。隔墙有耳朵,这种事情,回家再说。” 回到家中,绝影一直闷闷不乐,燕儿也在一旁帮他下决心说:“你想想,你在公司足足实习了八个月,才250块钱的工资,你说我来公司实习300块钱尤不失下曹从事,毕竟那是打杂的工作。陈……

燕儿一把拉住他,低声说:“你疯了。隔墙有耳朵,这种事情,回家再说。”

回到家中,绝影一直闷闷不乐,燕儿也在一旁帮他下决心说:“你想想,你在公司足足实习了八个月,才250块钱的工资,你说我来公司实习300块钱尤不失下曹从事,毕竟那是打杂的工作。陈董每次回来都说:小绝啊,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可见对他们来说你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说实话你那待遇也太低了。就说我们寝室一个同学的男朋友吧,人家在一家卖场跑采购,每月都有3000块工资,那还只是工资,加上回扣啊出差补助啊通讯补助啊算下来,怎么着也得过5000吧,而且那还纯粹就是个体力活,让我去我也能做得下来,可是你自己写的程序呢?那可不是人人都能写的,也不是人人都学得会的。”

一席话说得绝影又热血沸腾起来。早几年人们都觉得做技术的人很牛B,往往给人的印象是生活粗糙,不修边幅,做的又尽是些匪夷所思的事情。那毕竟是做的脑力劳动,中国几千年的思想下来就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所以搞技术的莫名其妙有了优越感,越是有优越感,就越是不修边幅,鲁迅先生能做到把喝咖啡的时间都拿来工作,我还不能做到把梳头洗脸的时间拿来工作?

所以封建社会的腐朽思想害死人:人人都认为搞技术好,于是人人都来搞技术,搞到最后技术实在太多了,反而如何把技术销售出去才成了摆在人们面前的最重要的问题,于是慢慢地搞销售才成了王道。

燕儿的话说得一点不假,与其自己在公司天天写代码累得要死要活才这么点工资,还不如人家搞销售的天天在外面跑。想到这里,绝影坚定地点点头说:“嗯。我主意已定,不必多说了,睡觉吧。”

第二天一起床,燕儿问:“怎么样?想好怎么给周总说了吗?”

绝影又猛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眼看DAP项目已经上纲上线,再想想虽然自己认为在公司待遇不怎么样,但比大部分同学还是高出一大截,关键是公司还管住,还给他这么大套房子。那卖场跑采购挣三千五千一个月毕竟还是少数,要不是少数,燕儿也不会专门拿他来举例子,人比人是比死人,那他怎么不去跟Bill.Gates比去?毕竟是毕业没多久,燕儿也还在念书,啥事都还没稳定下来,难得公司对自己这么信任,可以说只要公司不倒闭,自己就不会失业,还是稳定压倒一切。

又说BOSS Liu跳了几次槽,工资也慢慢上去了,但打游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始终不是长久之计。你看看现在各大大公司的CXO,不是公司创始元老至少也是在公司呆了十年八年的。

这样想,绝影又动摇起来,他对燕儿说:“辞职的事情还是先放放,先做DAP,现在说走就走太不人道了,那不是我的作风。”

“怎么睡了一觉变得这么快啊?”

“我又好好想了想,人家跑采购的虽然工资是要高些,但毕竟不稳定,今天公司可以让你跑采购,明天就可以让我去跑,这个月跑得好给你五千块钱,下个月销售淡季没有业绩一分钱也不给你,压力还是大啊。不比我们,每天朝九晚五就够了。”

“昨天什么都不好,今天怎么又全变成好的了?真是奇怪。”

“不奇怪不奇怪,反正你还没毕业,好歹咱们俩都呆在公司还算稳定,辞职这个事情还是个大事,等你毕业了咱们再打望打望。”

打消了跳槽的念头,绝影开始认真盘算起DAP来,周总也不食言,果然在一周内就给他招了个新人小李。招聘的事情绝影完全不知道,周总说那小李厉害得不得了,绝影去问了问他,他劈里啪啦什么“熟悉C/C++,VB,VC,VFP,Dehphi,最擅长的还是Visual C++”。他这么说,绝影突然想起周杰伦的《双截棍》:什么刀枪跟棍棒,都耍得有模有样,什么兵器最喜欢,双截棍柔中带刚。可绝影怎么看怎么也想像不出他有多厉害。

按照先前跟周总的规划,要把DAP分成好几个模块,正好模块之前的藕合很低,于是绝影自己做DcmImage,让小李做DcmPrint。周总问:“这个DAP,预计多久能做完啊?”

绝影想了想说:“大概要三个月吧,主要是人手不够,要是再有一个人,估计两个月就够了。”

“既然这样,让小张也来做DAP吧,反正现在公司没有其它的项目,总不能让他一直闲着,让他也来做,能做多少做多少。”

绝影分给张厂长DcmConfig模块,他第一句问的是:“可以用VB做吗?”

绝影狠狠地说:“这又不是做玩具。”

这样说,绝影想还不如不让张厂长参与到DAP项目中来,以他C++入门级水平来做DAP,只怕到时候做了又要返工,返工还好,就怕周总说:“小绝啊,时间是不等人的,你看看,就在小张的基础上修改一下吧。”
这一改,还不把人改死?

其实DAP这个项目说起来难度也不大,那DcmImage也就是搞个CDCMIMAGE类,把DCMTK的函数封装一下从DLL中导出来。对绝影来说,也无非就是把惯用的DEF的EXPORTS换成__declspec(dllexport),唯一的难点就是这DCMTK,函数多,看起来复杂。如果是微软,财大气粗,就一个MSDN也至少得写出好几十G,什么目录、索引、搜索、书签功能一应俱全,你说这光打字就得多少人?好在这么做多多少少也能让人看出点门道,那DCMTK帮助文档看起来却更像Word文档,看得他头都大了。

周总说:“别看文档,看Demo!”

可里面的Demo也完全是外国程序员的风格:管他屁点大个功能,都写得异常复杂,C++里面管他函数摸版、抽象类、重载、throw/tray/catch,能用上的全给他用上,仿佛他的目的就是不让你看懂。

如果只是写个DcmImage.dll倒也罢了,绝影自认为自己不是微软里的牛人,一次性就成功,总得写个exe来测试。于是自己这模块一来二去便花了一个多月。写到这里,绝影惭愧起来,原以为那KIPACS自己耍得头头是道,DAP还不是个程序,能难到哪去,真正写起来,才发现自己实在自不量力,按照现在的评估,别说三个月,就半年都还有点危险。

自己这边进展不大,估计小李那边也好不到哪去,两人平时各干各的本来磨合就少,这天中午吃饭,小李突然对绝影说:“影哥,我准备辞职了?”

绝影以为他只是准备要走,随口问了句:“准备什么时候走呀?”

“明天。”

这可让他吃了一惊,一个多月下来,虽然绝影总认为他没周总说得那么厉害,但看得出来他也的确是个能做事的人,看看公司现在这些人,表面上张厂长也能写点程序,可绝影和他心里都清楚,他那些不过也只是些玩具而已。

现在小李突然跟他说要离开,以后DAP的事情还不是全部落到自己头上,那还不把自己累死。他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不满意的?”

“其实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就是来的时候周总就承诺我办个月做下来就给我转正。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每天他只是催我好赶紧做,要好好干,转正的事情提都不提,也太不厚道了,我也刚毕业不久,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所以前几天我另外找了个工作,明后天我就要过去。”

所以还是年轻人狠啊,本来这DcmPrint写到一半,也就只有他自己最了解自己的思路。先不说小李走了自己要多做多少工作,就让自己现在去接着写DcmPrint那难度也足够大了。
所以现在的年轻人确实比较前卫,啥事情都是先斩后奏:先同居再谈恋爱,先怀娃娃再结婚,先到工作再辞职。

人一定要有骨气,所以绝影也只是象征性地对他说了几句惋惜的话便把事情上报给周总。

周总问:“你有什么意见?”

“没什么。他要走就让他走咯。我原以为他技术有多厉害,看了一个月也不过如此,比起以前的小刘都还差远了。小刘不是也离开公司了吗?我觉得他没什么好留的。”

“行,那我原则上也同意了。只是项目的进度你能把握吗?”

“当然,我先做着,不过我也希望能尽快补充人手。”

“你觉得再要多少人合适?”

“两到三个吧,但是如果是熟手,一个也就够了。”

“那没问题。这事情我来安排,你安心去做DAP吧。”

出了周总办公室,绝影才感觉压力突然来了。刚才是站着说话腰不疼,现在想想,DAP那么多模块要做,又要一点一点去研究DCMTK,关键是还要接着小李做DcmPrint做KIPACS的时候就恨死了以前的程序员,现在又要再重蹈一次覆辙。但是刚才在周总面前自己又不得不表现得对小李的离开不屑一顾,否则,自己和公司受制于人,以后会非常被动。

虽说周总又承诺解决人手问题,但绝影想还是不要对他抱太大的希望,正如小李说的,一个多月下来周总也没跟他谈转正的事情,周总要是诚心希望他能留下,哪有不谈转正的道理,莫非周总报着节约成本的目的故意招的试用期员工?

绝影还是想到BOSS Liu,想以前跟BOSS Liu一起配合多快乐啊,什么东西交给他做,管他花多少时间你都不用操心,到时候直接问他要东西,拿过来就能直接用,这和自己的风格有点像。像张厂长这种,你还得祈祷着他最后交上来的东西可以不修改可以不返工。

这么想,看来人手的事情还是要靠自己,先给BOSS Liu打个电话,看他有没有好的人选可以推荐。

BOSS Liu接了电话,还是用低沉的声音问:“BOSS,有啥事啊?”

绝影说:“没啥,问下你现在好不好。”

“还不是那样,天天写着程序呢。BOSS,有没有啥新技术,拿出来讨论讨论嘛。”

“我哪有啥新技术啊,以前没好好学C++,现在要用了,正后悔呢。还是你有先见之明。”

“我早就说了,要想饿不死,就得学C++,怎么样?DAP还是得用C++吧。”

“是是是,还是你厉害,说正经事,你有没有认识的人能写程序啊?给我推荐几个,我这里正缺人手呢!”

“人到是有,不过BOSS给你说实话,一个都达不到你的要求。你想要是有好的,我早弄到我公司来了,我现在还不是愁得要死。”

“少来了,有好人就拿出来,别藏着自己用。”

“唉,真的没有。你看我周围的人,天天都是吃饭喝酒,昨天晚上才喝了,今天又喝,别人喝了酒唱歌,我们喝了酒下棋,几个人可能是故意整我,把我灌醉还要我让两先,害得我今天又输了50块钱。”

“唉,这可愁死我了。BOSS你不知道啊,本来有个小李的,做了一个月又走了,我还得给他收烂摊子。”

“你也别愁了,我跟你说,凡事还是得靠自己,你想BOSS你要是一个人就把DAP做出来了,那你就立马升级成牛B人,以后在朋友面前一提到BOSS Jue,独自完成了DAP的开发,那都是响当当的名字,再怎么也能跟求伯君有一比吧。”

“算了不跟你说了,看你真是醉了。”

“你放心,我没醉,晚上回去还要写程序。”

挂了电话,绝影仿佛还闻得到BOSS Liu的酒味。看来BOSS Liu的小资生活还是过得有滋有味。本来他以为自己做了技术主管也能做上这样的滋润生活,奈何事事还得亲力亲为,既然要亲力亲为,那这主管的头衔有何用?

两周下来,人手的事情还是没有落实,绝影也怠慢起来,就慢慢做吧,等人。

又等了几天,周总对绝影说:“小绝啊,DAP是个长期项目,做到这里我想我们还是先放一放吧。”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37.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