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2:工资和房价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2:工资和房价

发布日期:2014-11-17 12:24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绝影听得燕儿电话中都带了哭腔,心不由得紧张起来,连忙安慰她道:“别着急,慢慢说,有啥大不了的事?” “公司那个侯会计,实在太过分了,实在欺人太甚,实在没法在公司呆了。” “怎么了啊?发生了什么事了?” “给你说了又怎么样?你又没办法解决,……

绝影听得燕儿电话中都带了哭腔,心不由得紧张起来,连忙安慰她道:“别着急,慢慢说,有啥大不了的事?”

“公司那个侯会计,实在太过分了,实在欺人太甚,实在没法在公司呆了。”

“怎么了啊?发生了什么事了?”

“给你说了又怎么样?你又没办法解决,反正我觉得公司是呆不下午了。”

“什么没办法解决?你跟我说,看我能不能解决。”

“你出差了是不知道,那侯会计,不,是侯巫婆,在公司里耀武扬威,特别是周总也走了,好像就是公司她最大了,一会让这个给他端茶倒水,一会让我去税务局给她跑退,跑了一次还不好,跑了一次又一次。不就是个会计吗?还瞧不起人!”

绝影听了突然间火冒三丈,想自己平时在公司的时候那会计虽说对自己谈不上恭敬,但起码也没在他面前怎么样,平时见面还象征性地打个招呼,没想到自己和周总走了,山中没老虎,猴子竟然当起大王来。又想起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你区区一个内务府总管,五品官,我堂堂一个八部巡府,一品官,公堂之上你坐着我站着,不骂你骂谁。

果然是矮子多作怪。不就区区一个会计吗?我堂堂技术主管,周总不在,由我来接管公司管理,由不失下曹从事,啥时候轮到你会计了。所以,不骂你骂谁?

越这么想,绝影越是冒火,感觉自己有点失态了,突然想起周总还在旁边,于是努力平静地对燕儿说:“没啥大不了的,这个事情,等我回来处理。”

“不行,我明天就不去公司了。”

“那你就先不去了,等我回公司来处理。”

放下电话,周总抢先问:“小绝,有什么事吗?”

绝影本来想将心中的怒火滔滔不绝地吐给周总,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没什么,家里的事。”但从那之后,在火车上绝影一直闷闷不乐。

也许是周总看出了些端倪,中午的时候,他竟然特别大方地说:“小绝啊,这次CASE大家都很辛苦,忙了一周了啊。回去后你就放几天假吧,你看两天时间够不够?”

听周总说话的语气缓和起来,想到自己平时将周总想得那么龌龊,绝影也不好意思起来,忙说:“放不假倒不重要,我要是怕累,就不去了。两天时间当然够了,就是怕公司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吧,我提前来。”

周总说:“好,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咱们这次也累惨了,今天中午就不吃泡面了,去餐车吃去,走。”

去了餐车,绝影要了盘青椒回锅肉,南京的回锅肉他也吃过,居然是甜的,而且里面还有很多水,都说火车上的东西又贵又难吃,绝影以前也吃过,本来出门前燕儿是千叮咛万嘱咐,火车上的东西又贵又难吃,简直是花钱买罪受,千万不要去,还是自己带泡面比较保险,至少里面还有点油水。但是座位旁边那胖子一口气要了两分套餐,咂巴咂巴越吃越带劲,吃完一摸嘴说:“真是太爽了。”于是绝影也去要了一分,15块大洋,刚吃了一口便知道上了当,那15块大洋算是打了水漂,旁边那胖子多半是铁老大的托,就是那饭托!

今天又在车上吃回锅肉,他又觉得怎么忽然又这么好吃了,好吃的也是它,难吃的也是它,所以人就是这样,想当初自己第一次去公司面试,周总的评价一句话:“不熟练。”而且说的时候还是满眼的不信任,好像自己就是个技术骗子。如今他们又总是说:“小绝啊,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自己还是自己,说自己不好的也是他,说自己好的也是他。

燕儿果然没再去公司,问他:“怎么样?那侯巫婆的事,你有什么办法?”

其实绝影也没什么好办法,也根本没去想,反正想也想不出来。会计是周总和陈董直接招聘进来的,准确的说应该不是招聘进来的,根据绝影的观察,会计,会计的老公,或者会计周围的朋友什么的肯定跟陈董、周总、公司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联系到底是什么,绝影也不知道,越是不知道,他就越觉得这联系很神秘很重要。对周总和陈董来说,会计表面上是会计,实际上背后可能有什么本事帮公司撑腰,要不,为什么会计遍地都是,他们为什么偏偏要请她,而且还处处维护她,还要叫:侯老师,侯老师。

于是绝影故意对着电脑头也不回打着哈哈说:“当然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跟周总沟通了,他们会去给侯会计打招呼的,等后天我去上班,你就去公司,有我在,看她能怎么样!”

“不许叫侯会计,叫侯巫婆。”

“好,好,你说巫婆就是巫婆,总之有我在她不敢干啥。”

去了公司,会计老早已经到了,绝影跟张厂长他们一一打了招呼,老远冲着会计投了一个微笑,会计兴冲冲地迎上来,满以为绝影要跟他聊两句,谁知她刚张嘴巴,绝影却视而不见地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会计的热情扑了个空,可是热情一旦出来,就好像高手出招,那乔风一个降龙十八掌打出去,却发现对面站的竟然是阿珠,奈何功力太强,招收都收不住,只好眼睁睁一巴掌把她打死。会计的热情也正是覆水难收,只有自言自语般地说到:“小绝阿,出差这么久,辛苦了吧。”

绝影在座位上坐定,头也不抬,冷冷地说道:“当然辛苦了。我和周总出去是分秒必争,哪能跟你们比,你们天天坐办公室的哪知道时间宝贵。”绝影的言下之意正是你一天在公司时间多,没事就尽想着自己出风头整这个整那个,还是收敛点好。

会计却会错了意,仍然笑眯眯地说:“哪里哪里,你们出差在外做工程,我们在公司的事情也很多啊,你问小张小龚,哪里有闲下来的工夫啊?大家要是都只想到偷闲,这公司就没救了。”

绝影本以为跟会计对上,她要是不服,自然去找周总告他的状,那正和他意,她要是告了他,他正好把燕儿对她的不满全部告诉周总,然后直接问:“你看吧,我肯定是没法和会计呆了,以后就有她无我,有我无他,你看着办吧。”

也不知道会计到底是太笨没领悟到他是在讽刺她,还是她太聪明故意没中计,总之让绝影的计划落了空,于是他闷闷不乐地对燕儿说:“你看嘛,我在,她又不装怪了,她不装怪,就整不了她,有什么办法?”

燕儿从来就说绝影整天只知道忙,只知道对着电脑,不会休息。绝影也慢慢觉得自己的确是太无趣,每天就是吃饭睡觉打豆豆,所谓打豆豆,就是写程序,本来以前在公司大家都说写程序写程序,后来听了企鹅打豆豆的故事,几个程序员联想到自己的生活,便自嘲地说:“你看,我们不是每天吃饭睡觉打豆豆啊。”于是打豆豆便成了写程序的代名字。

豆豆打得多了,绝影还是感觉自己很对不起燕儿的,人家学生娃娃喜欢送花放焰火搞点浪漫什么的,这个他有正当理由来反驳:那都是年轻娃娃搞的事,咱不会搞浪漫,把你放在心里就行了。但是生活就是生活,生活又不是每天都打豆豆,虽然绝影已经做到把事业当做生活的地步,但是燕儿毕竟是女人,女人嘛,大多都把生活当做事业,所以平时没什么借口,也就一个稍微大点的CASE做下来,绝影就想,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两天的假期当然不够,本来计划在公司再闲几天,周总却闲不下来,反正他老婆在上海,他又不用考虑对得起对不起谁的事情,绝影上班第一天,他就走到面前说:“小绝啊,南京的CASE是很成功的,从现在开始,这个CASE就Close掉,现在我们谈谈DAP吧。”

又是DAP,前段时间绝影已经被DAP折磨得心力交瘁,心里幻想着拖吧,拖久了说不定周总就把这事给忘了,表面上周总确实是个比较健忘的人,有好几次要不是绝影去提醒,他都忘记了发工资的日子,但那只是表面现象,也许就是大智若愚吧,其实他心里非常清醒,是时候要绝影对DAP给个说法了。

见再也躲不过去,这次绝影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周总啊,DAP这个CASE进展到这里,实在觉得有点做不动了。”

“卡在哪里?”

“主要是当初设计没做好,功能什么的没考虑全面就直接动手做了,结果有很多函数和接口没写到,代码复用不好,工作量增加了很多,类的设计也没有细化,所有功能都做到一个类里面,结果这个类写得非常复杂,修改和增加功能也很难。”

“那现在做了多少呢?还差些什么?”

“DcmImage我这边做得差不多了,基本上已经可以加到KIPACS中,主要是以前小李的DcmPrint,他的代码结构非常差,基本上没法在他的基础上做。”绝影这样说,其实他还是把自己DcmImage的进展夸大了一点,心想这样也许能在周总面前弥补一点自己的失误吧。

“小张那边DcmConfig怎么样呢?”

“他那边我倒没怎么去看,反正他没事就在做,我也不便去打扰他。”

“他那边还是要经常去盯一盯啊。小张以前不是做开发的,代码的质量还要靠你去把把关啊。”

“嗯,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说完,绝影目不转睛地望着周总,说到这里,周总下一句肯定会对DAP这个CASE作个决定,To do,or not to do. It’s a question。

周总耸了耸鼻子,坚定地说:“DAP一定要做。正如DAP这个名字,它是一个平台,基本上是以后我们所有开发的基础。”

周总说了这句,绝影突然觉得压力一下又袭来。不等绝影开口,周总又换了轻松的口气说:“不过我们今后可以改变一下开发的策略。目前DcmPrint和DICOM归档、成像的功能我们暂时还用不上,急需的是DcmImage,我们可以集中力量先把DcmImage做好,后面的模块再慢慢做,有什么应用上的需求就做什么模块,随着对DAP开发的深入,后面的可以吸取前面的教训,一步一步来,慢慢把它完善起来。”

绝影点点头,觉得把整个DAP细分下来又看到点光明,想想自己做事也是经常虎头蛇尾,开头的时候往往热情似火,心中充满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热情,结果事情做到一半,像DAP这样做到要死不活,热情便荡然全失,或者是做破解花了几个通宵终于把关键断点找了出来,想到关键位置已出,其它的不过尔尔,热情也荡然全失,结果很多事情都是半途而废,一腔热情最坚持一两个月,小一点的项目还好,赶在这一两个月之内便可搞定,可是又觉得不爽,总是盼望着大CASE,大CASE终于来了,热情又坚持不住。于是当场又给周总表态道:“嗯,周总你放心,DcmImage我先把它做完,后面的模块我再好好设计设计,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DcmImage大概还需要多少时间?”

“就在这一周。”

“就一周?”

“就一周。”

周总回到办公室,张厂长凑过来说:“你疯了,我这个DcmConfig预计都还需要一个多月,你怎么给周总说一周,你说一周,不是把我也害了啊,我不是也得赶着做完。”

“你不知道,东西和技术都是给逼出来,你不向周总保证一周做完,你就永远不可能在一周内把一个月的工作做完。”

“那不是要累死人啊。”

“对了,累啊,又要熬通宵,我倒是忘了。”

回到家,绝影惦记着DAP的事,吃饭的时候也在想着DcmImage中有哪些有用的函数还可以导出,或者是专门再开个DcmCommon类导出共用功能,燕儿见他魂不守舍,问:“怎么了?在公司又不开心了?”

“没啥。想工作的事。”

“今天去报税,那边正在修新房子,我去看了两家,现在房子修得真好,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房子。”

燕儿说到房子,绝影不好意思起来,房子啊,现在真是压在好多年轻人,特别是年轻男人身上的一块大石头,绝影算算自己一个月2000多块钱工资,基本只够买半个厕所,好点的房子连半个厕所都买不到,一年什么补助福利年终奖金项目奖金加起来最多三万块钱,不吃不喝连按揭付个首付都差一大截,自己自卑,所以从来不敢在别人面前提到房子的事情,现在燕儿先提了,他一本正经地说:“年纪轻轻的,追求什么不好,开口闭口便是有房有车,七八十年代的人还都追求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呢,现在呢?这些理想早就实现了。人生在世,值得追求的不应该是这个。”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42.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