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3:背出来的面试题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3:背出来的面试题

发布日期:2014-11-18 23:20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燕儿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等你有钱了,你以为你不会去追求。” 俗话说五十步笑百步,绝影这话一出口,自己就不好意思起来,他这正是一百步还来笑五十步。如果说比尔盖茨拿这话来教训年轻人,尤不失下曹从事,说不定还会被各大媒体引经据典转载,网站、论坛……

燕儿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等你有钱了,你以为你不会去追求。”

俗话说五十步笑百步,绝影这话一出口,自己就不好意思起来,他这正是一百步还来笑五十步。如果说比尔盖茨拿这话来教训年轻人,尤不失下曹从事,说不定还会被各大媒体引经据典转载,网站、论坛、邮件处处拿这话来强奸你的耳朵。问题是现在他什么也没有,就在这里指手画脚实在有点给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感觉。

所以明明道理都是一样的,说的人不同了,效果也不一样,记得在初中的时候写作文,绝影突然自己冒出点灵感想到一句经典的话,但是他不敢说,于是只好在作文上写道:一位伟人说……这位伟人是谁?你别真以为就是哪个伟人说的,其实这伟人就是绝影。既然是伟人说的,老师也不便发表什么评论,只好说:“有道理,有道理。”要是不在前面加“一位伟人说”,稍不注意说错点什么,老师又要大张旗鼓地召开主题班会:深入揭批绝影同学XXXX错误思想。伟人就是倒霉啊,有事没事还得给绝影当挡箭牌。

自知理亏,绝影便不再答话了,不过自从燕儿提到房子,绝影感觉背上又压了一座大山。

最近周总的行事有点诡秘,张厂长认为可能周总正在计划裁员,弄得公司一时间人人自危。减员增效短短四个字便为各大公司裁员准备了理论基础。如果说减员真的能增效,那也无可厚非,问题是在绝影看来,资本主义公司已经把每个人的效率逼到最高,要想继续增效,等于是讲“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笑话。所以他一直不同意张厂长的观点,他认为周总肯定是在酝酿一个大CASE。

事实证明绝影的想法是正确的。周总走出办公室,对绝影说:“小绝啊,最近我们召开了董事会,明确了最近一段时间我们要做的工作,现在首要工作是招人。之前你也处理过这样的事情,最近我事情还有点多,这次再让你来负责,给招几个人进来,还是以前那样子,你自己把关,招的人都归你管,由你负责。”

绝影杨起脑袋得意地瞟了张厂长一眼,说:“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招人了,大CASE要上来了。”

张厂长也不服输地说:“招人招人,天天都在招人,公司还不是这么多人。大CASE大CASE,天天都在大CASE,还不是一直在做DAP。”

说实话之前几次招聘下来,绝影都有点疲了,这次周总的意思又是从学校里直接招人,资本家在各方面都是尽可能降低成本,这种思想放到产品上,就是偷工减料,放到人事上,就是能用大学生的绝不用研究生,能一个人做的绝不让两个人做。而一些国企又恰恰相反,大学生就能解决的一定要让研究生来解决,这叫“对工作重视”;一个人就能做的一定要让三四个人甚至一个小组一起上,这叫“人多力量大”。

还是按部就班先让燕儿去网上发了个招聘信息,绝影忽然想起以前一个同学因为自己公司招聘没有通知到他一直对绝影耿耿于怀。

这同学就是强哥。

虽然绝影一直对强哥的技术不敢恭维,但强哥的自我感觉还是良好:计算机科班出生,在班里成绩顶尖,也就是Top10那种,熟练掌握C/C++,Java,ASP,有独立开发的能力,有团队合作精神。用他的话说,像绝影这种毕业就在一个公司里闭门造车的人,是没见过真正的高手的,他没见过真正高手于是他就以为世界上没有高手。

本来绝影对他就不以为然,他要是认了也就罢了,但他偏偏又不认,绝影就越发想跟他过过招,于是打个电话过去。

“强哥啊,上次公司招聘没通知到你,真不好意思。”

“你故意不通知的吧,哈哈。”

“真是忘记了,骗你是猪,这次又招聘了,我第一个就想到你,你看我不是赶紧给你打电话了,怠慢一下都不敢。”

“现在才跟我说有啥用啊?我这边工作都稳定了。”

“不过你也可以过来试一下,要是你技术好,说不定在我们公司会有更好的发展。”

强哥琢磨了一会,说:“嗯,也有道理,那我过几天来吧。”

放下电话,张厂长问:“是不是你以前说的那个自认为很牛的啊?”

“就是。这次让他来,看看有多牛。”

“有啥好看的?你就不怕公司来了牛人把你的位置抢了?”

“怕个屁,他强哥能做的,我绝影还有做不到的?只管让他放马过来,我跟他大战五百合!”

招聘的效果还是和前几次一样不理想,也许大部分都和绝影当年一样,明明自己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一到招聘这里却硬着头皮说:“行,没问题,当然能做。”可是他们又和绝影当年不一样,至少当年绝影还知道回去把不懂的恶补一下,本来真的不懂,但把自己逼一下,又懂了一些,于是似懂非懂地去公司干,干一段时间下来又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懂了。

他们和绝影不一样,不懂,又不去学,又不去逼自己,今天到公司遇到什么问题,不知道,不知道就问,找张厂,找绝影帮他们做,做好了,明天来了又遇到问题,于是又找人帮忙。一周下来,东西都是别人做的,自己还是什么都不懂。在这种情况下,绝影只有一个一个把人招进来,又一个一个把人送出去,送出去的时候,绝影都对他们说:“先回去多学学,觉得自己行了,欢迎你再来找我。”

很多时候人在公司并不牛B,反而被炒鱿鱼了又牛B起来,他们说:“还找什么找?此地不留爷,自由留爷处,咱们三年后再分高低。”

就在绝影对这次招聘又绝望的时候,强哥打来了电话,本来两周没有消息,绝影以为他不会来了,想到还没跟他比个高下,不免有点失望。在这个时候,强哥的电话真是雪中送炭。

寒喧了几句,强哥才支支吾吾地说:“你看我毕业这么久了,回去反省了一下,以前学的东西都还给老师还得差不多了,我准备来面试,有关面试细节能否透露一下,我把这关过了,就可以大显身手了。”

一席话说得绝影直想笑,不过想想自己通信工程毕业,回忆一下什么数电模电高频电子线路电磁波与电磁场一点印象都没有,确实是差不多全部还给老师了,这样想,又能够理解强哥的苦衷,自己又在公司呆了这么久,要跟强哥比,赢了他还要让他没啥好说的,于是他大大方方的说:“没什么,面试题目两个,一个冒泡排序法,一个链表的填空题,你去把数据结构和算法拣起来看看就差不多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来啊?我安排一下。”

“我先去看看算法,估计就明后天来吧。”

强哥到公司的时候样子很疲惫,第一眼看到他,绝影忽然想起了当初做KIREGIS时的BOSS Liu。张厂长本来正专心致志地做DcmConfig,听说传说中的牛人来了,也先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跑来看热闹。

本来绝影以为冒泡排序法,链表这些都是数据结构里面简单得不得了的问题,那时候在学校强哥这样的学习牛人还不把这些算法做得滚瓜烂熟,时间久了,简直不是做得滚瓜烂熟,是背得滚瓜烂熟。没想到强哥在电脑面前磨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对绝影说:“算了,还是不做了。太悃了,昨天背的怎么全忘了。”

“你背的?”

“是啊,昨天把冒泡排序和链表的程序都背了,早上还记得清清楚楚,怎么现在全忘了。”

强哥这样说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无奈,仿佛是对绝影说:“唉,跟你们比起来,看来我还是老了。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到底是你们的。”

绝影晃眼看了看强哥做的题,虽然编译能通过,但逻辑肯定错了,就冒泡排序法,才一个for语句,单凭这一点,也就算是连“海选”都没通过。本来绝影想当场告诉他出局的,看到他充满无奈的眼神,忽然心一软,大家一起毕业的,都挺不容易啊。于是他轻描淡写地对强哥说:“嗯。题目我先收起来,你先回去等周总通知吧。我送你。”

送他出去的路上,绝影想:算了,回去还是把他做的题删掉算了。

回到公司,张厂长正在研究强哥的题,见绝影回来,他扭过头说:“这就是牛人啊?还不如我呢。唉,难道普天之下,竟然没有牛人了?”

绝影严肃地说:“你知道什么啊?考算法,还是太死板了。”

这次招聘和前几次一样以彻底失败告终,周总仍然喋喋不休地对绝影说:“公司要发展,要扩大规模,还得招人啊。”每次这样说的时候,绝影表面上点着头,心里说道:“要招你自己去招啊。”

所以周总虽然深喑资本主义节约成本之道,但有个数学题他始终没算懂:招十个不能做事的学生,工资300,一个月下来做的工作为0,支出工资3000,还不如花3000招一个能做事的人,只要这个月他做了东西,就赚了。

这么说,周总还是话锋一转:“虽然人没有招到,但是我们还是要贯彻董事会的方针。现在是二月份,我们准备开始做今年最重要的一个CASE。”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乎留点时间给绝影和张厂长做思想准备。

在以前,绝影肯定又会热血澎湃斗志昂扬,但这次他什么反应也没有。他疲了,不断招人,不断上“大CASE大CASE”,到最后,一个人也没招到,一个大CASE也没做成,那DAP至今还半死不活地拖在那里。

周总没注意他们的表情,这次反倒是他变得热血澎湃斗志昂扬起来:“这次我们要做一套体检车数字化系统。上次我们到南京已经第一次接触了体检车,那体检车投入使用后各个公司和医院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不过那体检车上的设备和工作站也都是各自为政,根本谈不上对数据的集中管理,所以这次我们要做体检车数字化系统。这两个月,我好好地调研了一下这个CASE,首先在国内体检车数字化系统还处于空白,非典给了我们一次很大的教训,所以现在国家很重视体检车的发展。其次这个CASE我们要体现出我们产品的先进性和稳定性。稳定我就不说了,我们肯定要反复测试,先进性上,这次我们要在登记工作站上支持视频拍照,指纹识别,在后台,我们要有完善的数据库检索和备份机制,在前台,我们要有灵活高质量的报告打印系统。有了这些,体检车开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实时完成体检人信息采集,医学影像分析,打印体检报告,这是一个很有价值很有意义的CASE。”

正如驴子拉磨,拉累了它不想动了,非要抽它一鞭子它才来劲,本来绝影也是把CASE都做疲了,周总滔滔不绝一席话正像抽了他一鞭子。指纹识别,这先进的玩艺还只在电视里见过,多半是中情局联邦调查局这种高度机密的地方,起码也是James Bond级别的人物,用手指头在那板子上一划,门就开了,这就是专业高级特工人员的特征。要是把这技术移植到自己卧室,钥匙什么的都没有,当着同学的面,手指头在那板上一划,门开了,这就是高级程序员的特征,那样子,在朋友面前,别提多拉风了。

再说那视频采集,也就是拿摄像头拍照片,虽说家里就有摄像头,但是每次都拿Windows自带的程序来拍照片始终觉得不爽,后来看了一下VFW,觉得这玩艺有点神奇,要是做成个木马传到MM那边去,管她愿不愿意,都可以先偷窥一把,现在上网最怕什么?最怕聊聊天碰到恐龙,在网上谁都不知道你是只狗,恐龙又挺会装的,搞得你在这边想入非非,终于绞尽脑汁把她约来出来,结果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上网,为什么要聊天,为什么不把大好的时间用来写程序。最后朋友问:“上次网恋那MM呢?怎么这么久没消息了?”你自己都不好意思跟朋友讲,只好说:“不网恋了,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我要好好写程序。”这么说,朋友还真以为你突然茅台顿开了,对你敬佩有加,其中的苦衷,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啊。

要是会了VFW就好了,是恐龙就早点滚一边去,这世界便太平了。其实按绝影的水平自己认真学一下,家里又有摄像头可以测试,掌握VFW问题应该不大,再随便从网上找个木马下来,这套系统投入应用应该是指日可待,奈何也正是公司所谓大CASE把他做得疲了,感觉没有了当初在学校通宵写汇编的激情,也只是每天都想:明天学吧,明天学吧。想得多了,也就不了了之。

现在公司的CASE要做,正是学习的好机会!

绝影正发着美梦,周总忽然话锋又一转说:“不过,这里面还有个巨大的问题。”

绝影想:糟了,莫不是又要提DAP的事情了。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43.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