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7:先进性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7:先进性

发布日期:2014-11-22 23:20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王军霞跑得快,能得奥运会冠军,人家跑步是有技术的。动不动就一万几千米地跑你就要学会前紧后松,要是一上来就百米冲刺般跑出去,前面倒是能领先好一阵,可好景不长,最后不要说拿第一名,连名次都没有就可惜了,毕竟你还为了这事还花去了好大体力。 但……

王军霞跑得快,能得奥运会冠军,人家跑步是有技术的。动不动就一万几千米地跑你就要学会前紧后松,要是一上来就百米冲刺般跑出去,前面倒是能领先好一阵,可好景不长,最后不要说拿第一名,连名次都没有就可惜了,毕竟你还为了这事还花去了好大体力。

但牛人也例外,记得绝影还是年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体育考一千米跑,几个人跑下来累得像猪一样,却发现旁边有个不认识的猛男一直保持着冲刺的速度。一干女生无不羡慕地说:“你看人家多厉害。”

绝影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人家,人家跑的是100米。”

“放屁,人家都跑好几圈了。比你还跑得远!”

从那以后绝影自知自己不是牛人,更不敢随便跟牛人比,唯恐又被别人笑话。唯牛人与女人最难养也。

EB这个CASE也是如此,虽然在张厂长看来,从CASE一开始绝影就把进度控制得得相当紧,以至于自己还有点极度不适应,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在整个进程中还算是轻松的了。越到后面气氛弄得越紧张,最后基本上是天天加班,加到晚上八九点,晚饭就在公司吃,一律吃泡面,泡椒牛肉面。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在预定时间到达的两天前,绝影洋洋得意地对周总说:“基本上已经做完了,可以按原计划测试了。”

听到绝影这句话,周总悬了两个多月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对绝影说:“小绝啊,你是不知道,最近汽车厂那边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呀。”

测试前一天,绝影就跟他们一一招呼,BOSS Liu你听到命令后做什么什么,张厂长做什么什么,我做什么什么,让周总来做什么什么。

现在不是流行什么“很黄很暴力”么》那多半是讽刺新闻媒体采访前背台词,打虎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又声讨什么“摆拍”。后来绝影回忆起那次测试,其实还不是“摆拍”,几个开发人员对系统当然是熟悉得不得了,于是都按部就班,周总来操作,绝影一直在他旁边说:“顺序如此如此,应该这样这样,不能那样那样。”

绝影说得小心翼翼,周总操作得也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把系统弄坏了又要从头做。半天的测试下来,周总基本上还比较满意,算是达到了需求分析中的要求。他站起来说:“不错啊,虽然有时候还有点不稳定,但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做了出来,大家辛苦了。这两天在看看代码,把不稳定的地方再完善一下,基本上就OK了。”

从一开始周总对这个CASE就没有太多的干涉,现在绝影觉得他有点外行看门道,他最担心的是指纹仪,虽然周总按照他讲的方法认认真真试了三次,两次成功,一次失败,但他还是觉得这是个很大的隐患,顾不得放松一下,对周总说:“周总啊,我还是觉得这指纹仪不太稳定,我觉得应该再想个替代的办法。”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啊,我试了三次,有两次行,你们一直开发,基本上每次都行,这稳定性算好的啦。”

“不能这样说,这指纹仪从买回来我们就天天摸它,应该怎么扫描才能成功我们是相当明白,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啊,你第一次不是就失败了吗?后来在我们纠正下才成功,总不可能以后到现场应用了还专门配个人讲解指纹仪的使用。再说,我们现在是在实验室测试,很多动作都可以慢慢来做,慢慢来摸索,到现场就不一样了,体检的人那么多,不可能人人都像我们这样先来慢慢熟悉一下设备。”

周总抬头想了想,断然:“不行,指纹仪一定要,这是汽车厂那边的要求,只有这个才能体现出我们软件的先进性。至于说使用要领,我看我们可以专门打印一页使用说明,让他们贴在车上,等体检的时候先让那些人自己去看。”

反对无效,绝影忽然觉得憋了一肚子气。特别是周总说的体现出软件的先进性,也许在周总、体检车厂商或者用户看来指纹仪确实是体现先进性的最好的东西,但绝影和BOSS Liu他们不这样认为,整个CASE中,他们最觉得最有意义也最有技术含量的其实是DHTMLView,这东西用上去了,用绝影的话说,至少在技术上领先同行一两年,可是厂家知道吗?用户知道吗?用户他们不知道,是因为DHTMLView这玩艺他们看不到摸不到,他们唯一能看到的只有指纹仪摄像头。

说硬件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就好比计算机的身体,软件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就好比计算机的灵魂。人是有思想的动物,当然大部分人认为应该去追求精神上的提升,有些还对肉体上的东西比较鄙视。可正因为人是有思想的动物,往往又说一套做一套,没钱的时候,当然要先去追求物质,没物质什么都是空话,有钱的时候更要去追求物质,因为有钱了,终于可以充实一下物质生活了。所以人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一面说要提升灵魂,一面又在摈弃灵魂,最后堕落得实在不行了,终于有部分看破红尘,归依佛门吧,在虚无中给自己找一点安慰。

这样说,你就能明白为什么现在中国这么多人写程序,也有很多人振臂高呼:软件要发展,但中国的软件还是发展得非常疲软。在绝影看来,那硬件比软件不知道复杂好几十倍,至少硬件中一根导线出错了,就得重新生产,软件就不一样,就算一个逻辑错了,修改几行源代码这并不是件很难的事。可硬件还是在按照摩尔定律日新月异的发展着,软件却一直在尴尬中停滞不前。

一周后,绝影带着EB踏上了去济南的火车,三个月前给燕儿承诺的CASE完成后带她去爬青城山的诺言看来又兑现不了,自己还是有点愧疚。

BOSS Liu老早听说绝影要走,在公司又没啥事好做,跟周总说自己先回家吧,其实他也联系好了另外一家公司。当初周总从公司把他哄出去他就打定主意再也不回来,这次要不是给绝影面子――当然,一方面是给他面子,另一方面是来领教一下BOSS Jue现在武功到底如何了――他打死也不会回来找周总。但BOSS Liu也是一个典型的程序员性格:啥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得做完;
CASE要么不接,要接就得做出来。你要明白程序员的心理,对他们来说,好多CASE根本不是给老板和用户做的,是给他们自己做的,别人怎么想不重要,关键是自己要对得起自己。

所以很多资本家正是利用了程序员的这种性格,CASE前好话歹话什么奖金啊分红啊甚至股份啊都承诺得巴巴适适,周正龙敢拿项上人头担保,他就敢拍着胸口打保票。这时候你明明知道好多东西是假的,程序员就是程序员,股份分红那些东西你是懂不起的,懂不起就最好别去搞,可是往往心一软,便答应了。你一答应,资本家们就笑了:他们的目的达到了。

从一进公司,BOSS Liu就打定主意:一、公司不可能长留;二、EB做完就走。他跟周总把说了,说实话有点让周总出乎意料。两个多月下来,他是真正见识到了BOSS Liu的进步,眼下公司人手又不够,说心里话还是希望他能留在公司。又满以为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新工作,没找到新工作你就得呆在公司,不管怎么样,你总还是要吃饭的。

两人谈判了两个小时,最终达成了协议,BOSS Liu可以离开公司,但保留一个月的缓冲区,如果EB有什么需要,继续做点EB的维护,公司也象征性地给他开点工资。

周总比绝影先到济南,晚上12点的时候在火车站接到他,二人去火车站附近一家馆子吃晚饭,在火车上摇了两天一夜,绝影觉得胃早已空了。

结账的时候,老板把菜单翻一面,这回锅肉的价格便立刻比正面印的贵出了一倍。算了,认了。

汽车厂的生活条件比绝影想像的要艰苦得多,但对方的纪总对他们却非常热情,到工厂的第一天,纪总就迫不及待要参观他们的软件。

周总小声问:“有把握吗?”

绝影点点头。

如绝影所料,还是指纹仪出了点问题,简单地跟纪总讲了一下指纹仪怎么用,估计他也没怎么在意,结果一连试了好几次都匹配不了,这一切,医院方代表也都看在眼里。最后他点点头说:“整个系统还是很好,很多功能很先进,达到了体检报告一体化,能大大提高体检效率。就是这个指纹仪,如果不行就换个性能好一点的,周总啊,当初给你们的款子里面指纹仪的预算好像是5000千块钱,5000块钱不至于弄到这么个破玩艺吧。”

周总赶紧接话道:“当然,那5000块钱还包含了开发费用,现在指纹仪在意料设备上用得还不多,实际上上这个模块我们是一分钱没赚啊。”

晚上12点,纪总的热情还特别高,他把周总、绝影、硬件安装工程师、医院代表和其它CASE相关的人员叫到他的办公室,侃侃而谈。

“体检车现在在国内是相当有前途的,硬件现在正在联调,软件今天我也看了,都很不错,启动这个项目,我们是做到了前列。我们为什么要启动这个项目?现在只是一辆体检车,到最后,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要让体检到社区,体检到街道,甚至体检到户,最后做到点对点的各人医疗顾问。这是中国多少人的梦想?一件事,如果能实现我们的理想,又能为人们做出贡献,还能为我们带来巨大的经济收入,这是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而今天,我们不就正做着这样的事情么?”

两个小时的会开下来,夜已经很深了,可绝影还是异常兴奋,他和BOSS Liu做了EB,但他知道整个CASE还包括汽车厂,医疗设备生产商,他所接触到的,还只是整个CASE的冰山一角。纪总讲的东西大多数他听不懂,也不想去懂,因为他和他是不一样的,唯独他那句话:一件事,如果能实现我们的理想,又能为人们做出贡献,还能为我们带来巨大的经济收入,这是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想到着,他就兴奋,他就想去做这样一件事。

周总拍拍他的肩膀,说:“小绝啊,早点休息吧。纪总讲的话,不要多想。他是个商人。明天咱们讨论一下指纹仪的事,今天第一次让公司之外的人测试,看来你当初是对的啊。”
周总在最后的时候肯定了绝影,他又开始踌躇满志起来。

可是第二天,周总又忘了指纹仪的事情。

直到越来越多的人来测试了EB,周总才心有余悸地说:“小绝啊,指纹仪还是必须要,但是照测试情况来看单单依靠指纹仪是不行的,我们必须再想一套方案来应对没有指纹仪的情况,要让EB在有没有指纹仪的时候都能工作。今天我告诉纪总,指纹仪属于精密仪器,一般只在亲自鉴定这样的要求较高的场合才使用。纪总也同意了我的方案,现在我们要马上再想一套替代指纹仪的方案出来。时间有限,你有没有把握?”

绝影愣了一下,原来他以为验收时间已经如此临近,周总是万不可能冒险再对指纹仪的方案进行改造,所以心早已放了下来,想有什么问题只要回公司了,安定下来,都可以慢慢解决好。以前的方案,体检者在登记处输入指纹登记之后,到各个体检点只要在输入指纹,就可以把资料信息调阅出来,现在没了指纹仪,各个体检点的医生必须手动用病人姓名检索,但是体检车和普通医院又不一样,比如DR操作室和DR设备是密封分开的,只有个单工话筒,体检人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姓名报给医生。现在如果要重新考虑方案,风险是很大的。

他问:“有多少时间?”

“2天。2天之后体检车会开到深圳参加医疗器械博览会。”

绝影埋头想了想,说:“让我给小刘打个电话。”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47.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