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8:非洲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8:非洲

发布日期:2014-11-23 23:20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给BOSS Liu打个电话过去,他似乎带了点幸灾乐祸又洋洋得意的语气说:“怎么样?怎么样?我当初不是也说指纹仪不行,周总偏偏要上,这时候还得让我们来收拾烂摊子。” “行了,别在落井下石了,怪就怪咱们不是BOSS。现在这边整得我焦头烂额,火都烧到老子眉……

给BOSS Liu打个电话过去,他似乎带了点幸灾乐祸又洋洋得意的语气说:“怎么样?怎么样?我当初不是也说指纹仪不行,周总偏偏要上,这时候还得让我们来收拾烂摊子。”

“行了,别在落井下石了,怪就怪咱们不是BOSS。现在这边整得我焦头烂额,火都烧到老子眉毛了,你还说风凉话,还是赶紧想办法打过来,把我弄出去!”

听到绝影的声音有些焦急,BOSS Liu这才胸有成竹地说:“BOSS别急,我早就料到会有今天,幸亏当初我多构思了一个方案,那时候没敢给你说啊,怕你笑话。你想,大晴天的就我一个人拿着伞在大街上走,还不被BOSS笑死啊,我这叫未雨绸缪!”

“别卖关子了,有点子就赶紧说。”

“你忘啦,老早我做的那个消息服务器,当时我就想就这么点大个CASE,BOSS你还交给我做,那不是拿高射炮去打蚊子么?但既然做了,我就琢磨着从里面多挖掘点东西出来。后来想,这消息服务器扩展功能还不少,不就是要分诊吗?让他们在外面装个分诊台,体检的人先到分诊台,分诊台把他具体分配到体检点,然后通过消息服务器往体检点送个消息过去,这样体检点上根本不需要指纹就能把病人信息调阅出来。”

听到这里,绝影恍然大悟,连连说:“高,实在是高,没想到BOSS这里面还藏了一招杀着。这招未雨绸缪确实厉害啊!”

“哪里哪里,这才一个方面呢。以后什么数据备份啊,资料同步啊,甚至聊天啊,都可以拿消息服务器来做。幸好当初BOSS你设计的时候把消息服务器设计成协议无关。”

听到BOSS Liu的恭维,绝影也有点洋洋得意起来,当初他把消息服务器比喻成“收放音机”周总还一直不甚理解,说应该设计成“协议翻译机”,现在想来,如果照周总说的做,那要增加对一个协议的支持还得重写消息服务器呢。

放下电话,绝影平静地对周总说:“方案有了,切实可行而且改动不算很大。但是要改动两个部分,我让小刘做分诊台部分,我这边做体检点部分。”

周总还是焦急地问:“大约要多长时间?”

“不知道。我这边应该没问题,关键是小刘那边。”

“嗯。我会盯着他那边,这两天你先不去现场了,我们去城里找家宾馆,你安心写代码。”

这是绝影求之不得的,几天的现场联调整得他筋疲力尽,心里就盼望着早点回公司,哪怕一天24小时写20个小时的代码他都愿意,尽管他也知道多点现场实战经验对自己成长有很大帮助能学到很多东西,但他还是喜欢哪怕是一个人静静地做在电脑面前写代码的感觉,那是什么感觉?那就是武林高手闭关修炼的感觉。

原以为住了宾馆了,终于清静下来,可陈董又在这关键的时候来了济南,大概是汽车公司那边心里不踏实,觉得其它几家公司都来了一把手,陈董却没来,一天两三个电话地催促,终于把他逼了过来。

陈董还是像以前一样拍拍绝影的肩说:“小绝啊,这次情况紧急,多帮帮周总啊。你安心写代码,我绝不会打扰你。”

他说不打扰,绝影反而觉得这就是最大的打扰,用你陈董的话来说我从来没让你们失望过,可你却跑到我写代码的地方来蹲着,那等于是来当监工的!

于是陈董“自以为”不打扰绝影地跟他住在一起,绝影也“自以为”打扰了地继续写着代码。

晚上,正是写程序的大好时光,燕儿忽然打来电话,绝影只好打断思路,拿起电话,燕儿第一句就说:“我已经决定去非洲了,你父母和我父母我已经安排好了。”

一听这话,惊得绝影差点没把手机掉地上,抬头看见周总也惊异得望着他,连忙把手机拿到洗手间。

去非洲的事在绝影来济南前她已经跟她提过,大概是什么房地产公司准备在肯尼压搞个楼盘,招人去非洲工作。当时绝影便断然打断她的想法,非洲,非洲是人去的地方么?那是狮子的地盘!尽管公司开出的条件非常优厚,就连绝影都垂涎欲滴,但起码他还是清醒的,什么钱能挣,什么钱不能挣,什么钱好挣,什么钱不好挣。等你去非洲了,人家把你护照身份证一收,随便把你卖到哪个小镇去当新娘,你这辈子就别指望回来的。这不是危言耸听,有太多活生生的例子了,现在香港还有卖越南新娘的呢,人家大公司还能承诺:半年内逃跑免费换新的。

那时候绝影说得头头是道,燕儿也当场表态放弃那想法,去济南前,绝影就料想燕儿会不会来一手先斩后揍,可当时CASE紧急,也顾不得他去多想。

大意了啊!

所以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话真是很有道理啊。要换成绝影和BOSS Liu,一是一二是二,说去就去,天王老子都栏不住我,说不去就不去,别说一个月三五千,就是一个月给我十万二十万我都
不去。

听燕说得这么认真,绝影突然,用变了调的语气说:“不行,千万不能去。”

“我已经那边跟公司说了,过几天就拿护照。”

“那边究竟有什么好?一去两三年,又不像国内,连通个电话都不方便。”

“还不是为了我们啊?还欠公司那么多钱,房子买了又没钱装修,我在公司又挣不了多少钱,不知道还要熬到哪年哪月呢。”

“你还在想还钱的事?我不是给你说了吗?这事不要你管,你也别担心,用不着等到2009年,我会把钱还掉的,也会有钱装修房子的。”

“像你这样在公司干,根本不是办法,我还不是想的就两三年,如果只用两三年,就能把我们的事情解决好,再大的苦我也愿意吃。我也是为我们好啊。”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吃不吃苦的问题。以前你说要去别的城市工作,我老是拦着你,现在我让步还不行吗?但是非洲不能去,坚决不能去,去北美欧洲甚至日本韩国,我都没一点意见,坚决支持,但为什么偏偏去非洲?那边那么乱,你这是在拿命在挣钱。”

“据我了解,内罗毕是非洲治安最好的城市。”

……

将近一个小时的通话下来,绝影还是没能说服燕儿,他垂头丧气地走出洗手间,周总立刻关切地问:“怎么了?小绝,家里有什么事吗?”

绝影耷拉着脑袋,无力地摇摇头说:“没什么。”说完,他又坐到电脑面前。

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他连一行代码也没写出来。

最后,陈董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问:“小绝,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小龚想离开公司。”

“那她应该跟我说啊!你的意思呢?你放心,她要离开公司还得过我这关,你说让她离开,我就批准她,你说不希望她离开,我有办法留住她。”

“可是她离开公司想去非洲。”

“哎呀这可不得了,这可是大事啊。”

“是啊,我又劝不住她,这可怎么办啊?”

“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吧。她要离开公司,作为领导,我得尊重她的意见,没权力强留她,可是要去非洲,作为长辈,我有义务给她些建议。有些话你不好说,让我来说。”

绝影想一想,这时候,自己根本劝不了她,也只有让陈董试试。

又过去一个小时,陈董把电话递给绝影,用胜利般的语气说:“终于把她劝下来了,你来跟她说两句吧。”

绝影用感激地眼神看着陈董,从他手里接过电话,轻声说:“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别有太多压力,等我回来。”

陈董帮忙解决了头等大事,绝影把他看得像救命恩人一样,也就是什么赴汤蹈火,肝脑涂地都在所不惜。当然,现在用不着去赴汤蹈火,也用不着去肝脑涂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十二万分的干劲,赶紧把代码写完,帮公司解决燃眉之急。

那晚,他写程序写到四点,完成了体检点部分的所有修改。

BOSS Liu的分诊台部分也如期完成,周总和陈董心情终于舒展开,中午陈董破例在CASE还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请绝影和周总去吃了顿大餐,其它的绝影觉得不咋样,就一道毛血旺让他多年来一直记忆犹新,找来服务员问:“做得这么好,是四川师傅做的吧?”

“不是,师傅是南京的。”

南京?可是南京的四川菜一点也不好。

吃饭的时候,周总给绝影讲了接下来的打算,先随体检车到深圳参加医疗器械博览会,再把车送到泉州医院,在医院蹲点几天,培训医院的医生并跟随他们做一次实地体检,差不多到五一节,整个CASE就可以Close掉。

绝影脑瓜子转得比较快,赶紧说:“五一,那不如我不回去了,把燕儿叫过来,我们顺便在泉州旅游一盘。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出去旅游过呢。”

周总接过话说:“你这点子很好,不过不建议去泉州,不如去厦门,去特区看看,去鼓浪峪玩玩。到时候我把工资和项目奖金先预支给你,你们好好玩玩,缓解下压力。”

绝影兴高采烈地把这想法告诉燕儿,她先是拒绝,还是说还钱压力大,要节约,后来绝影好说歹说,干脆哄她说过来一起去旅游,周总还承诺发一些补助,她这才答应下来。

所以人啊,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总觉得压力大,要买房,要买车,要结婚要生孩子,压力还不大?其实根本没必要去考虑这些,你考虑得再多,房价还是一样往上涨。就站在工薪阶层来说,一套房子几十万,你挣几十年钱一次性付清买套房子,压力倒是没有,不过住不了几年又要入土为安。现在有机会让你先把房子住上,等于多让你享几十年的福,还不赶紧去住上,现在房子少人多,你不去住多的是人去做,到时候人把房子住满了,你又得后悔,还考虑啥压力?房子标价五十万,或者贷款二十万,这都是死的,可人是活的,今年你只挣两万三万不代表你一辈子只挣两万三万。

所以技术也是如此,现在你觉得自己菜,到明年你技术又会比今年有所提高,虽然你自己不怎么感觉得到,但提高是实实在在的。不怕人没长进,就怕人没耐心,等不到明年就打退堂鼓。
一提到贷款,燕儿就急,恨不得马上就挣一大笔钱全部给他还掉,可绝影不急,他对她说:“用不了2009年,我很快会把钱还掉。”

“你怎么还?”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为什么说你很快会还掉?”

“因为我有预感。我觉得我能做到。”

每当这时候,燕儿只是难过地背过头,说实话她不相信他。

CASE的后期进展还是很顺利,为了培训医生,周总把张厂长也调到了泉州,一路上GE的安装工程师也跟着体检车,这里面,除了周总,大家都是年轻人。

GE的安装工程师比绝影稍微大点,一路上对绝影是恭恭敬敬,他问:“您是哪一年毕业的?”

“05年。”

“我04年。”

说完,他马上又补充了一句:“是本科毕业。”

绝影感觉很好笑,他显然是把自己当成硕士或者博士毕业了,多亏周总宣传的好,其实在整个医疗领域论起来绝影是没多少资历,但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啊,更不能让客户知道,否则就太不专业了,这是公司形象问题。于是周总逢人便介绍:“这是我们公司技术主管绝工,主要做PACS方面的开发,没事也带带科技大学的研究生。”

你想,能带研究生,那有多牛B,起码也得教授级别吧。绝影都觉得这牛皮吹大了:天越来越黑,天为什么这么黑?因为牛在天上飞。牛为什么在天上飞?因为周总在地上吹。

CASE Close的那天,所有工程人员和医院代表一起吃饭,放射科赵主任有点春风得意,借着酒劲对这群轻人说:“怎么样?要不从我们这里挑个姑娘?咱们医院的护士可都是招聘进来的!看上谁跟我说!”

绝影脸唰地红了。吃完饭,他给燕儿打个电话,燕儿说:“坐火车好痛苦,我明天就到泉州,你来接我吧。”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48.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