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9:技术经理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49:技术经理

发布日期:2014-11-24 23:20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鲁迅先生说: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 绝影说:泉州的出租车师傅是和别处不同的。因为他们实在太热情了。 一路上,师傅都在用方言不断地跟绝影什么,大部分他都听不懂,但是也不能打击师傅的热情,于是只能在师傅停顿地空隙“嗯,嗯。”地哼两……

鲁迅先生说: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

绝影说:泉州的出租车师傅是和别处不同的。因为他们实在太热情了。

一路上,师傅都在用方言不断地跟绝影什么,大部分他都听不懂,但是也不能打击师傅的热情,于是只能在师傅停顿地空隙“嗯,嗯。”地哼两声。临下车的时候,师傅突然才好奇地问:“对啦,小兄弟,你是做什么的呀?”

“写程序的。”

“哎呀,牛B。写什么程序啊?”

“牛B什么啊?做医疗软件的,马马虎虎。”

“哎呀,那就更牛B了。你们写程序的,月薪至少得有一两万吧。”

“一两万?那是年薪!”,绝影在心里这么说,表面上只是对师傅笑笑,至少在别人眼中自己还算个牛人,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一个月才挣这么点银子,那“程序员”这光的形象瞬间就在别人心中崩塌了。不行,不能因为自己的薪水丢了所有“程序员”的脸。绝影那一笑,在师傅看来,更加充满神秘感,从此以后,恐怕他对“程序员”又得刮目相看。

燕儿到了泉州,在绝影的记忆中,这是她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但是一点没有他想像中的那样兴奋。她静静地问:“怎么样?项目做得如何?”

“当然没问题,我什么时候失过手的?”

“这次项目忙了这么长时间,还加了好多次班,周总应该会多发点奖金吧。”

“这是当然了。要不为什么这次让你过来旅游,反正你放心,这次我有钱。我调研好了,我们先往北走,和周总一起去厦门,再往南走,去汕头,然后再从广州回去。”绝影对奖金的具体数目避而不谈,赶紧岔开话题,他知道,要是老老实实把这些告诉她,不知道又要多多少麻烦。

所以女人呐,天天到晚都在说烦烦烦。早上起来没赶上公车迟到了烦,跟同事相处不顺了烦,出门下雨了弄脏衣服烦,不下雨出太阳晒黑皮肤了烦,不下雨不出太阳刮点风吹乱了头发也烦,老公天天下班回家不出门觉得生活太平淡了烦,老公天天下班不回家出去玩怀疑他有外遇了也烦。

其实人生哪有那么多好烦的?大部分麻烦还不是自找的。比如绝影这奖金的事,你知道了也是那么多,你不知道也是那么多,你有意见,有意见还不是这么多。但是燕儿有意见,往往就把矛头直接对向绝影,有意见你去找周总呀,找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绝影在这方面吃了几次亏,后来终于学聪明起来,凡事非到万不得已你就不要坦白跟她讲,你讲了,她不开心,但结果还是这样,你不讲,她不会不开心,结果也还是这样。既然结果都是一样,不知道还有什么好烦恼的。人活了这么多年,有时候想想,还不如婴儿和傻子,他们什么都不去问,都不去想,所以他们哪里有烦恼啊!

坦白地讲,这个五一的旅行和绝影当初自以为浪漫的计划完全不一样,白天到是风风光光在鼓浪屿玩得尽心,晚上就惨了,硕大的一个厦门,居然还找不到巴掌大一块住的地方。那面包车女司机却是万分热情,居然答应带他们找住的地方,找到为止,终于让他们感觉到一丝希望。

面包车围绕集美差不多兜了一圈,旅店不少,有80%已经客满,剩下的20%,条件也太差了,虽然说实话自己兜里钱也不多,可不能委屈了燕儿。到最后,本来热情万分的女司机又趁火打劫:“60块,一分也不少。”

“不行,你这不是抢劫吗?”燕儿据理力争。

“就是这个价,你报警我也不怕。”

两人说着说着眼看开始脸红起来,不就是60块钱么?搞得就像挖了他家祖坟一样。女司机仗着对方是两个外地人,铁定心要狠狠敲他们一笔,正在他们挣得不可开交的实话,绝影突然怒吼道:“行了行了,你说60,行!拿发票。”

绝影这么说,料定她拿不出来这么多发票来,这样就有足够的理由来反驳她。我给钱,你扯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要说报警,就是闹到法院去我都不怕。

谁料女司机却趾高气昂地说:“有!”

于是绝影相当于自己搬块石头砸自己的脚地付了钱。

绝影和燕儿提着两口大箱子孤零零地站在夜色中,这时候才感觉白天的浪漫和兴奋是多么虚幻和短暂。人生就是这样,哪怕你白天能够如美国总统般呼风唤雨,或者你作为技术牛人被众多新手顶礼膜拜,但是你还是得下班,还是得回家,还是得和老婆一起做饭然后看无聊的肥皂剧,还是得面对柴米油盐的点点滴滴。

这样想,你就能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李敖和胡茵梦那么快就闹离婚。你胡茵梦漂亮又怎样?就算你倾国倾城,但是你还是要大便,还是会在大便的时候涨红了脸。

理想就如同美女,生活就如同大便。

“为什么要给钱?她明明就是在敲诈,你不支持我已经够了,可是你还让她得逞?”没了那女司机,燕儿把矛头指向了绝影。

“我是不想麻烦,出门在外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不是多不多事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你太懦弱了!”

“行了,别什么事都上纲上线,动不动就是‘原则原则’,‘原则’是个大问题,得用在最需要的地方,不要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跟‘原则’扯上关系。”听燕儿说自己的懦弱,绝影顿时来了火气,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发这么大的火,现在他反而又盼望那女司机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他好把自己满腔怒火全部向她发泄。他想让她知道,男人不向你发火,并不代表他怕你,也不代表他无理,这是男人的风度。

可是女司机收了钱,成功地坚持了她自己的“原则”,当然可以心安理得地走掉。这满腔怒火,自然而然发泄给了燕儿。
那一夜,他们吵得很厉害。

几年以后,燕儿对绝说:“知道吗?在那一天,我第一次诅咒我们,诅咒我们有一天会分手。”

其实在绝影看来,那不过是因为一件60块钱的小事情。他忽然想起以前在公司处理的那些BUG,那时候处理起来总不以为然,或者因为BUG太小而对公司隐瞒不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啊,一个个小小的BUG最终毁掉了这个大CASE。

五一的几天长假放完,公司里大部分人还没回过神。不知什么时候陈董又招了几个新人进来,等绝影去公司,发现有人坐了他的位置。

这是他不能容忍的,正要发作,周总从办公室走出来严肃地对大家说:“经过公司董事会讨论通过,正式任命绝影为公司技术经理,以后凡是研发人员,都直接向绝影负责,绝影你直接向我和陈董负责。”

周总的口头任命立即生效,绝影想一想,“技术经理”这头衔算够大了,以后在公司还能有什么上升空间呢?可是这次周总的任命下来,自己反而没了上次升职“技术主管”那样兴奋。为什么?也许是这两年下来已经疲了吧。唯一让他稍微高兴一点的是那间“技术经理”的办公室。那是一间差不多二十平米的办公室,门上挂了块蓝底的牌子,上面写着“技术经理”,里面有张很大很结实的办公桌,一把老板椅,一张会客桌和一台他最爱的电脑。东西都谈不上值钱,但这都是属于他的。

张厂长打趣地说:“绝经理啊,可以上班不签到了哦。当初那员工手册上就说:除经理级别外所有员工上班下班必须签到。”

绝影白了他一眼,说:“少来了,大家先来开个会吧,通报一下情况,最近我去差了,有什么新鲜事,讲来听听。”

几个人推推搡搡半天,似乎有些话到了嘴边,却又欲言又止。

绝影不耐烦地说:“有话就说,有意见就提,包括对我有意见,别吞吞吐吐的。”

“就是最近你和周总不在,侯会计老让我们加班,其实程序上也没更多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总让我们加班,而且有几次还让我们去帮他报税,我们又找不到地方,打车又不报销。”

绝影听了气不打一处来,立即跑进周总办公室说:“这会计也太过分了!报税?报税这不是会计该做的事情吗?会计不去报税还要会计有个P用。别以为程序员能写点程序就神奇得不得了啥事都能做都该做。特别是为什么这些事情总在你不在的时候发生?”

听完绝影滔滔不绝的一席话,周总感觉他这次带了很大的火气,以前他从来不这样,不知道为什么从泉州回来性格仿佛就大变了。他皱着眉头对绝影说:“嗯。情况我知道了。下来我和会计沟通一下,你继续你忙你的事,还是那句话,原则上说,程序员都由你负责,你要把他们的工作安排好,他们有什么工作也要先向你汇报。你把我这个意思传达给大家吧。”

从办公室出来,不巧正碰上会计,她还不知道绝影去告了她的状,老远还是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绝影理也没理她,大声说:“这里有几天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下:一、加班必须先写申请,我或者周总签字之后才能加,没见华为都累死人了么?我们不是那大公司,做点这么小的CASE不还至于把人累死吧。二、我们是技术部门,少把那种勾心斗角的办公室文化带到技术部门来。三、有其它安排要先打招呼,我这边安排好了,你又去做其它的,进度跟不上谁负责?

这三点,明显是冲着会计说的,也不知道她听明白没有,只是自己无趣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几个新招进来的人明显还是很生疏,其实他们自己也很努力,奈何十几年学校教育把他们都造就成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学校教了他们一是一二是二,他们就只知道一是一二是二,到公司里,竟然连三是三都不知道。因为这事,绝影跟周总沟通了好多次。周总的意思始终是学校里出来的人,比较容易培养,他的例子就是绝影。你不是也是从学校里招聘进来的么?这么两年多下来,不得不承认,你在技术上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可绝影总认为这种方法就好比买彩票,虽然投资小,但中奖的几率更小。那时候公司实在太困难,最可怜的时候基本上就绝影一个人做开发,所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他都必须自己想办法弄懂,有什么问题他都必须解决,因为他不解决,就没人可解决了,也就以为着公司这个单子做不下来。

现在可不一样了,有什么不懂的,直接找其它人讲,有什么做不出来的,直接放那让其它人来做。他们现在要做的,只是把自己能做的做了,这样不要说两年三年,就算给你十年二十年,你又能有多大进步呢?

人呐,还是得靠自己啊。

这么想,绝影又想起了BOSS Liu。虽然两人明里暗里比技术,总觉得BOSS Liu随时让自己下不了台,可BOSS Liu毕竟才是自己真正的朋友啊。大家一起在一个公司,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一起成长,自己一直留在公司,到现在算是混到技术经理了,BOSS Liu离开公司,辗转奔波,不知现在又如何。

说BOSS Liu BOSS Liu就到,正想他,他便打来了电话。

这次,BOSS Liu又恢复了往日的语气:“BOSS啊,我要走了,专门给你打个电话来汇报一下。”

“好好的走什么啊?你也太不厚道了,趁我出差就离开了公司,又去研究啥了啊,拿出来分享分享。”

“我能研究啥啊,拿出来还是被BOSS笑话。这次我要去修炼了,等我修炼好了,再拿出来跟你研究。”

“去哪?”

“北京。”

绝影料定BOSS Liu会走,因为这城市实在太小了,以他的水平,在这里根本无法施展自己的拳脚,原以为他会到成都重庆投奔个大公司,没想到却要去北京那么远,这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怎么去那么远啊?去做啥啊?”

“还不是写程序,朋友介绍的。”

“算了,你要写程序,还不如到我们公司来,我现在又升职做技术经理了,周总又见识到了你的技术,应该还是有发展的空间的。”

“公司我肯定不会去了,一山哪能容二虎,BOSS你好好在公司发展吧,我也得闯出一片天地出来,哪能让你笑话。”

“是吗?那太可惜了。周总也挺想你留在公司的。”

“可是我挺不想留在周总公司的。我明天就走了。BOSS你好好保重啊,记住,多研究点问题,少谈些主义,到时候好好分享啊!”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49.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