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52:大棒和胡萝卜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52:大棒和胡萝卜

发布日期:2014-11-27 23:2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听周总这么说,绝影刷地惊出一身冷汗,脱口而出问道:“谁?”这话刚出口,又自知失语,后悔莫及。 道理是很明显的,既然有人到周总那里告了你的状,周总自然要为这个人保密,一来维护公司的安定团结,二来还指望着这人以后继续为他提供些线索呢。资本家的……

听周总这么说,绝影刷地惊出一身冷汗,脱口而出问道:“谁?”这话刚出口,又自知失语,后悔莫及。

道理是很明显的,既然有人到周总那里告了你的状,周总自然要为这个人保密,一来维护公司的安定团结,二来还指望着这人以后继续为他提供些线索呢。资本家的头脑是和技术工人不一样的,同样的事情,要是放到绝影和BOSS Liu身上,肯定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是某某某告的你。”而且语气还要放大几十个分贝,以证明对对方的指控是有事实依据的。

当然,像绝影和BOSS Liu这样的人,在刚不假思索地答完以后,马上又会仔细思考一下,才猛然发现刚才的做法欠妥。思维总是要慢半拍阿。

果然,周总并不明确回答绝影的问题,只是一本正经地继续说他的:“听到反应后,这几天我也亲自调查了一下,发现你很多做法确实欠妥阿。”

“哪里?”

“当然,小绝阿,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技术上我们从来对你十分信任。我今天叫你来,就是跟你探讨下管理上的一些问题。我问你,来公司这么久了,你对自己的职业有什么规划吗?”

周总这么问,绝影反而答不上来了。来公司的确也有两年多时间了,大多数时间都是扑在电脑上,就是偶尔出出差也是背着本本随时准备应战。那些强盗阿马贼阿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你随便去问问他们,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毛贼,他都天天提不刀,毕竟那是人家混饭的东西。

所以做技术的人也是这样。崩管到哪里,肩上总得背个本本。本本要越大越好,至少也得14寸,要是尺寸小了,在外人看来反倒成了个娱乐工具。你说提着这本本能走到哪去?哪怕就是我今天晚上跟朋友一起喝两杯咖啡也得提上阿!这就是专业。

如果喝到兴头正浓的时候老板突然来个电话,马上把行头摆起,无线网络加远程桌面连接直接联到公司机器上,VC、CVS、SQL Server一字排开写代码,在朋友面前,那真是倍儿有面子阿。
你要问绝影写程序到底是为什么?他还真答不上来,兴趣?爱好?赚钱?虚荣心?都有点,又都不是。要是非得说现实点,那他也只有一个心愿,早点把房子钱还了,和燕儿结婚。结了婚,就可以安安心心写程序了。

于是面对周总的问题,他老老实实地答道:“认真工作,把技术做好。”

“小绝阿,你想没想阿?其实对你来说,技术并不是你唯一的出路。在公司两年了,我觉得你身上有很多可贵的品质,有了这些品质,不仅仅是做技术,在其他方面都能成功的。我和陈董一起创建了这个公司,我们年龄也大了,跑不动了,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到底是你们的,所以我们的意思就是想好好培养你,将来让你代替我们来做公司的管理者。”

周总一顶大帽子扣在绝影脑袋上,绝影却并不买账:“我还是喜欢做技术。”

“做技术,当然没问题。你可以继续做技术,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尝试培养你的管理能力,让你做技术经理,就是一个开始。”

仔细想想,周总说得也很有道理,虽然自己对管理还是不感冒,但多学个管理毕竟也是多门学问,再说了,管理阿,本来就是门大学问,要不,每年怎么还有那么人多花那么多钱去念什么MBA呢?而且学管理这门学问,还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机会,张厂长有机会吗?BOSS Liu有机会吗?他们都还在埋头搞技术。等到有一天,大家是骡子是马拿出来遛遛,我不但有技术,还懂点管理,那肯定把他们比下去。

想像一下BOSS Liu他们对未来‘影总’佩服地五体投地的表情,绝影在心里忍不住想笑,连连点头说:“是是是,我一定抓住机会多学点。”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今天我就是来跟你探讨一下这个管理问题。最近有人反应你管理方法不太好阿。我刚才去你办公室,在门口就听见你骂小杨‘放屁’。虽然平时这也没什么,而且你跟他们的私人关系也不错,但在你办公室,你就是上级,每一个新进来的员工,我和陈董第一天的训话都是:‘技术上你们一定要服从绝经理的安排,有什么问题,都向他反应。’既然是上级,就应该有个上级的样子阿。”

“可是,可是有时候小杨也太扯淡了。”

“这你就不懂了。管理,是大棒加胡萝卜。一味抡大棒是行不通的,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把他们抡死了,要么把他们打跑了。所以,适当的大棒后面还是要有胡萝卜,还是要以鼓励很肯定为主,员工做了什么东西出来,首先要肯定他的成绩,然后再指出他的问题。这样才容易让人接受,也容易让人信服阿。”

绝影点点头,对周总大棒加胡萝卜的理论佩服得五体投地。看来资本家确实是深喑管理之道,要没三板斧,他也没这个能耐把公司开下去。

不过绝影思想还是没资本家那样成熟,那大棒和胡萝卜的比喻到他这里便成了养狗。管理他懂得不多,养狗的经验是一套一套的。

这管理不就和养狗一个道理吗?狗儿,他是你的宠物,不得不说,你需要他给你带来精神上的享受,除非你是个虐待狂,你总得想着好好的把狗儿养好,给他吃好的好喝的,带他去散步,去洗澡,病了还得去医院。

一味这样就能把狗养好吗?不行,你还得教他,让他坐就得坐,让他趴下就得趴下,他不听话,你就得教育他,现在很多家里养狗,主人反而管不住狗儿,他到处胡乱撒野你要是训他他还吼你。

所以你还得打。要打就狠狠地打。你打轻了,他以为你又在逗他玩。你得狠狠地,总之就是让他知道,不听话就要你痛,要拔你皮,吃你肉。

所以归根结底,养狗也是大棒加胡萝卜一个道理,两手都要抓,都要硬。

周总把他一套一套理论灌输给绝影,绝影听得如坐春风,长久以来,一直是生活在代码和技术当中,偶尔听点技术之外的理论,觉得还有点意思。

末了,周总拍拍绝影的肩道:“小绝阿,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你去吧,相信你一定能做好的。”

于是绝影又自以为带着满腹经纶,回到了他技术部的办公室。

泉州的医院一天比一天催得急,绝影也知道再拖下去肯定不是办法,EB又经过近两个月的修改已经日臻完善,看来还得自己亲自出马再到泉州去一趟。

Bug Yang一边帮绝影收拾东西一边眼巴巴地望着绝影,绝影感觉他有点心事,便问:“小杨阿,是不是有什么事阿?”

“嗯。但是我不敢说。说了你要骂我。”

本来绝影没想骂他,听他这么说,反而想骂他,正要开口,又想起周总大棒和胡萝卜的理论,于是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和蔼地说:“有什么事?说吧,不骂你。”

“就是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泉州阿?我知道我技术不行,去了也许帮不上你啥忙,但是我就想多跟你在一起,多学点东西,增长点见识。你放心,我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本来绝影就不愿意一个人出差,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要是别人这样要求,他肯定马上跑去给周总打报告。

但他深深知道这个人不能是Bug Yang,别人都能去,他不能去。为什么?因为他很菜,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菜。做技术的,技术菜不可悲,可悲的是不知道自己技术菜。

对付这样的人就是不要给他大CASE,不要给他安排重任,时间长了,他自己就得思考:为什么阿?影头为什么老不给我大CASE。他这样想,就会联想到:是不是我自己技术还不行阿?难道我技术真的还不行,不然为什么每次都没有我?

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认清自己,才能踏踏实实做技术。

要是让他还带这现在的心态就对他委以重任,只有两个结果:一、CASE让他给做糟了,这对公司是巨大的经济损失,对他自己也是巨大的心理打击。二、CASE做好了,他会更加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就是牛人而越发的浮躁。

所以这时候绝影马上把脸一沉,严肃地说道:“不行,出差是去解决问题,你以为是公费旅游?随随便便说去就去?”

话说完,看得出Bug Yang心里有点不舒服,溢于言表,看了头上挨了一大棒,心气蔫了不少,马上又祭出胡萝卜道:“让你呆在公司,就是先好好学技术,现在公司环境这么好,比我当初刚来公司时好几百倍。我那个时候,连个像样的搞开发的办公室都没有。等你技术学好了,什么大CASE啊,出差啊去现场啊,自然会带上你。你现在技术粗糙,跑去人家现场,万一把事情搞砸了,那周总怕一辈子都不会再让你出差了。”

Bug Yang和绝影他们一样属于脑子反应比较迟钝的人,听他这么一说,又觉得挺有道理,唯唯诺诺道:“嗯,好!我懂了!我在公司一定好好专研技术,一定不让影头你失望。等你这次回来,保证不一样了。”

听了他的话,绝影又觉得好笑,要是真能做到出差几天回来就不一样了,那Bug Yang该是个多牛B的人啊。不过最终他还是没笑出来,要严肃,因为在办公室,他是经理。

到了泉州,绝影并没有马上去医院,而是直奔厦门。这一招,在他出差以前就想好了。本来作为旅游圣地,厦门已经去过一次,而且在那里还和燕儿发生了一夜不愉快的争吵,算是伤心地吧。但争吵归争吵,吵完了后还不是得生活。

他现在还清晰地记得,上次和去鼓浪峪,燕儿在那看上一把梳子,就是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非嚷着要买。

可是绝影呢?穷啊。当然,其实一把梳子也不贵,但穷人嘛,总是随时考虑着:鼓浪峪,一个旅游景点,啥东西肯定都要比外面贵得多,其实这梳子也不是什么稀奇罕见的玩艺,说不定四川也有,只是还没让燕儿遇到。

于是绝影坚定地说:“不买!等下了山去城里买,说不定超市里面都多得很。”

这么说,燕儿心里当然还是不乐意。两人又争论了半天,奈何绝影就是不肯掏钱,这是也只好作罢。

绝影心里也是有想法的,待会下了山,随便到城里转一圈去买一把,还不都是一样的,而且肯定还比这山上便宜得多。于是他便匆匆忙忙催促燕儿下了山,趁时间还早,两人跑到城里到处转,谁知两人没头苍蝇一样转了老半天,竟然真的没再见到那样的梳子。

后燕儿慢慢就把这事忘掉了,女人啊,什么东西什么想法就像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还是狂风大雨,转眼之间又变成了晴空万里,你要不是跟她们待得久了,有了经验,还真受不了。当时她也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不就是一把梳子么?少了它还能饿死。可绝影不这么想,当初是答应她下了山一定给她买,没说不要紧,说了这就是承诺啊。本来当时绝影就想再去鼓浪峪买下来的,燕儿说他有神经病,刚才在山上又嫌贵,这时候再花那么多工夫费那么多路费跑上去买就不嫌贵了?

当绝影用30块大洋换到上次燕儿看上的梳子后,他紧紧地把它攥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打量。这的确只是一把普通的梳子啊。梳子啊梳子,你不知道,因为你,让我多了多少麻烦啊。

感叹完,再把它用口袋包好,小心地放进箱子里,就像他对待每一个CASE的代码,小心地打好包,标好日期,拷贝到U盘的WDIR目录里。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52.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