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53:Architect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53:Architect

发布日期:2014-11-28 23:2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刚到泉州医院,绝影就感觉对方领导气势是“咄咄逼人”,心中立刻有了“单刀赴会”的感觉。 医院领导他上次没有见过,充其量也就是见了放射科主任。大概是医院觉得一两百万的项目,还不值得领导出马。在很多单位,不同的领导是有不同的加码的,就像在银行,才……

刚到泉州医院,绝影就感觉对方领导气势是“咄咄逼人”,心中立刻有了“单刀赴会”的感觉。

医院领导他上次没有见过,充其量也就是见了放射科主任。大概是医院觉得一两百万的项目,还不值得领导出马。在很多单位,不同的领导是有不同的加码的,就像在银行,才存个一两千块,你就乖乖到后面取号排队吧。要是存上个一两百万,你就力马升级成VIP,排队?VIP还排什么对?人家有专门的VIP通道,你可以一边在里面玩QQ游戏一边等他们把业务给你办理好恭恭敬敬把回单拿给你,当然,这一切,还必须得他们漂亮的客户经理亲自伺候。

这次大概是软件的问题影响到了整个体检车的运作,一天出不了车,医院损失好几千块,领导心里当然很不爽,于是便破格出马了。

这不爽从领导这里又慢慢开始蔓延,首先是体检科的员工,总认为他们不出车就是故意偷懒,单位可不是养闲人的地方,就算是车坏了实在没法用,你没事情也得给我找点事来做,于是体检科科长只好每天都安排员工搞大扫除,也算为爱国卫生运动尽一份力。

然后是网管。一说到网管,你千万不要联想到微软啊,IBM啊这些公司里面工程师级别的网管。人家那才是真正的网管。这医院里的网管其实就一个鸡肋的职位,无非就是每天做在办公室里等电话,或去给医生们的电脑ping ping网络,或去给领导的机器杀杀病毒,或去给服务器做做备份重装下系统。可领导不懂电脑方面的东西。他不懂,他就理所当然地认为网管应该懂,而且要全懂。要知道,在硕大的一个医院,就网管最懂电脑了,既然你最懂,你就应该把电脑上的问题全给我处理了。所以网管也是满肚子委屈,这PACS是什么啊?于是连夜Google百度到处翻资料,忙了三天,最后得出个结论:这PACS,咱们搞不了,还得软件公司过来搞。

然后是放射科主任,本来体检车这个项目医院上面的领导全权交给放射科主任来办,采购这事,里面肯定有不少油水,这早已是不成文的规矩,领导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只求你把事情办好。这下可好,油水是捞了不少,事情还没办好,主任自然得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才是绝影。现在体检车没法使用,软件公司肯定有责任,奈何两个月前本已经签字验收,工程款已经付得差不多,也就最后压了几千块钱作为维护费用,说实话这个CASE公司也赚了不少钱,那剩下的几千块钱周总他们根本不在乎。你得计算成本啊:开发软件用了三个多月,拿了十几万工程款,如果要维护,那就不是三四个月的事情了,起码得一年两年,还得随时往泉州跑,为了那几千块钱,谁折腾得起?

绝影本来一直很鄙视资本家这样的做法,在他看来,做事就得善始善终,哪怕这东西就是不赚钱,但既然是你做的,就是你的品牌,你就得把他做好,你要对得起自己。

可现在的资本家呀,啥事都只想向钱看齐,就像现在流行的说法,撞伤不如撞死,好多司机一见撞了人,干脆又把车倒回去撞死算了,最后结果呢?本来撞伤了人,属交通意外,承担民事责任就行了,现在搞成了故意伤害,还得追求刑事责任还附带民事赔偿。而资本家呢?自以为自己聪明,放弃后续维护以小博大赚了大头,结果坏了自己名声,本来人家还有个一两千万的大CASE,正考虑你上个CASE还做得不错,要不要把这个也给你算了,反正大家合作过,再合作起来也比较方面。可是到最后,才这么一点小小的问题你就不去给人家维护了,这下可好,到手的大CASE又飞了。

医院领导一上来就把矛头指向绝影,反而让绝影动摇了立场,本来是鄙视资本家的,现在面对指责又马上和周总站到同一条战线,以前出去做工程,见周总对这样的场面应付得多了,便学着他的样子镇定地说:“情况我们已经调研了,发现关键还是使用上的问题。本来我们撤回工作人员之前已经做了两天的培训,看来你们还是没有完全掌握啊。所以这次公司又派我过来再给你们培训一下。”

这样说,很轻松地把所有责任都推掉,明明你们自己不懂使用,把系统搞坏了,还得劳烦我来给你们收拾残局,这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你还好意思指责我么?

这招果然管用,听他这么说,领导不吭声了,沉默了一会,好像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说:“算了,算了。这次也辛苦你了。你再好好给他们培训一下,有必要的话看再和他们一起实地去一次体检,另外软件上还是希望再检查检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要是又等到体检的时候才出问题就晚了,那不知道损失有多大。”

第二天,绝影就把新版本的Bin替换上去,体检科的医生过来操作一下,果然启动速度快得多了,后面的列表用上分页查询,管你数据有几千条几万条,都只先查30条出来,运行起来异常流畅。本来这EB都慢得不能用了,也就说差不多已经死了,现在经过这么两下小的改动居然又活了过来,而且还生龙活虎,看来程序的优化还是门很大的学问啊,而且这优化又和汇编上指令的优化不一样,这不是什么逻辑上的优化,只是流程上的优化。

以前BOSS Liu跟绝影比技术,动不动就比什么二叉树查找啊,内存池啊,这也正是绝影的弱项啊,每到这个时候,绝影总是拿出他的杀手锏:“什么二叉树三叉树的,我懂不起。我只知道我写的是汇编代码,你做个乘法,我改成移位指令,你定义个__int64,我用MMX指令,你还能跟我比速度?什么内存池,我也不懂,我就在内核里面全部用NonPagedPool,看你访问还能有我快?”现在他总算是有点明白,原来站的层次高一点,看问题的视觉也不一样,优化效果也不一样,那就不只是节约了那么几个时钟周期,差距是几十倍几百倍啊!

绝影只管向周总负责,医院领导的话对他来说就相当于放了个屁,但网管不一样,领导的话就是圣旨,而且领导又生气了,要是再不好好搞技术,只怕下次就得下岗了。所以这几天,网管一刻也不敢怠慢,天天跟在绝影屁股后面,管他大事小事,只要是件事,就向绝影请教。这样,绝影的感觉也相当不错。

特别是看到绝影替换了Bin后,那EB居然又健步如飞地运行起来,遍觉得程序这东西真是神奇,又通过程序联想到绝影,觉得绝影这人也真是神奇,又通过绝影联想到程序员,觉得程序员真是神奇。于是小心翼翼地说:“绝工,能教教我编程吗?”

本来在公司里,绝影觉得自己是满肚子技术被撑得不行了,也就是余勇可贾,到他这里就是“余技术可贾”,恨不得马上灌输给Bug Yang他们,但是他们领悟也实在太慢,再灌下去又搞成了填鸭教育,加上这几天出来出差,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更别说找人探讨技术,现在网管主动要来学习,正是炫耀技术的好时机,于是他平静地问:“学过C语言吗?”

“没有。”

“那你先把C语言学会吧。学会了,我教你写程序。”

“那学个C语言要多长时间呢?”

“学得快三五个月就好了。”

“那还是太长时间了啊,到时候你都走了。”

“还慢?我告诉你,我都学了五年了!”

“五年了?那绝工你工资应该很高了吧。”

又是工资,工资就是绝影的死穴,每次一说到工资,他就赶紧找话转移话题:“不高,马马虎虎吧,比其它人高一点。”

工资这东西,,其实本来就是有高有低,但做工作的人又不一样,工作本身也不一样,比如有人做服务员,就算一个月才拿800块她都可以自豪地说:“我这个月拿了800哦,旁边那家餐厅的工资才600!”网管也是这样,反正就是一个小小的网管,虽说其他人总觉得他会杀毒会装系统,实在很神奇,但说实话,跟绝影他们比起来,自己真是没什么技术含量,所以工资低就低,也不自卑。绝影就不一样,在他们看来,他技术已经很高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他才这么点工资,他们肯定笑他傻,肯定一百个劝他跳槽,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程序员的心理啊,就像Bug Yang说的:哪怕你一天只管我三顿饭24小时只写代码,我都愿意。这话,绝影能够理解,可是网管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的,他们会说你傻,很多程序员都是这样,别人说得多了,你还真觉得你傻了。

“那绝工现在在公司只写程序吗?”

“当然不了,现在是技术经理,还做做管理。”

“哎呀原来还是技术经理啊,真是年轻有为。”

刚才网管谈到工资,本来绝影心里有点不愉快,现在他又来恭维,刚才的不愉快又马上全没了。其实不过是个网管而已,他确实没有必要亮出自己技术经理的身份,但你想想,上次来还是技术主管,这次来就是技术经理了,这确实是件很值得开心的事啊。不要说网管,就是领导主任甚至这医院的每一个人,绝影都想力马把这消息告诉他们,奈何大家都忙,就算不忙,聊起天来,也都是围绕EB这东西,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机会。现在好不容易网管聊到这个问题,当然要赶紧告诉他,只盼望他是个大嘴巴,到明天,全医院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技术经理。

网管不等他答话,继续自言自语道:“我这辈子,要是能做到经理的级别,就没啥追求了。做个经理,月薪也至至少该有4,5千了吧。”说到这里,网管竟兴奋不已,甚至手舞足蹈,向绝影展示着他的理想。

看到他这个样子,忽然想起公司里的Bug Yang,绝影又想笑。“经理”?经理算什么?你到其他公司去看看,哪个公司的经理是搞技术的?经理这东西,早就脱离了技术了,他们搞什么?搞市场,搞关系,搞勾心斗角,搞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说到底,他们就是绝影一直鄙视的不折不扣的资本家。现在,要不是“经理”前面还顶了个“技术”,你以为绝影会去搞这个,你以为他会以这个自豪?他根本不在乎这个“经理”,在乎的前面的“技术”。

每个人想起自己的理想和目标都会异常兴奋的,绝影也是如此。这时候,趁着网管沉浸在陶醉中,他也来想一想。

他想像着有一天,他把名片递给别人,上面印着“XXXX公司首席软件架构师 绝影”,英文是“XXXX Co,Ltd Software Architect Ying J”。这公司不一定要多大多有名,但一定要是“首席软件架构师”,至少也要是“软件架构师”。为什么?如果你今生有幸跟比尔盖茨交换名片,你会发现他名片上也写的是“Architect”。于是你会说:“哦,我们都是做技术的。”他会说:“Yes, it’s very excited.”

你要问Bug Yang他们,你的理想是什么?他们一定会说:做好技术,做牛人,要玩黑,造病毒,破解样样都来。

你要问Boss Liu他们,你的理想是什么?他们一定会说:做好技术,做出惊天动地的大CASE。

你要问周总他们,你的理想是什么?他们一定会说:做好CASE,做出惊天动地的大CASE,赚大钱。

你要问绝影,你的理想是什么?他会说:做好技术,做好软件设计,做首席软件架构师。

在绝影心中,只有“首席软件架构师”才真正是技术上的无上头衔,才是他的无上追求。走到哪里,不管你级别有多高,不管你官有多大,不管你身家有多少,我只是平静地告诉你:“我是XXXX公司首席软件架构师。”然后你去做你的事情,我去做我的技术。

正当绝影沉浸在理想中的时候,网管忽然打断他说:“绝工,那你告诉我学C语言该看什么书呢?我自己去学好了。”

这时候,绝影平静地说:“算了,你还是先把你自己的工作做好吧。”说完,便独自离开了。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53.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