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54:失败的EB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54:失败的EB

发布日期:2014-11-29 23:2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这个夏天特别热,还是四川好,天府之国,冬天不算冷夏天也不算热,挺一挺都还能过去。可这南方的热天却让绝影着实受不了。本以为到了医院抓点紧,把Bin替换了给周总打个报告好早点回去,结果周总却说:“先不急,先不急,等我的通知。” 通知?这还有什么……

这个夏天特别热,还是四川好,天府之国,冬天不算冷夏天也不算热,挺一挺都还能过去。可这南方的热天却让绝影着实受不了。本以为到了医院抓点紧,把Bin替换了给周总打个报告好早点回去,结果周总却说:“先不急,先不急,等我的通知。”

通知?这还有什么好通知的?Bin已经替换了这是板板钉钉的事情,运行的效果大家也都有目共睹,就算再等到冬天,东西还是那样,又不会凭空又把效率提高好几倍。所以周总真是急死人啊,周总最急死人的地方不是说还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而是根本不知道还要呆多长时间。

EB这个CASE上的事情一直由绝影把握着,CASE之外的事情绝影却全然不知。后来他才知道医院拿到东西后又跟汽车厂耍起了赖皮,之前都说得好好的东西到现在全变成一文不值,周总特别推崇的指纹仪摄像头这样东西,到现在医院反而认为就是这样影响了系统的稳定性,坚决要求去处这些功能,外带要求在车上建立一个小的PACS系统。要不,就得把价格再降一点。

汽车厂对这些也是一无所知,于是把皮球踢到周总这里。

这当然是周总无法接受的。首先是指纹仪摄像头,当初是写到合同里特别说明的功能,哪里有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道理。本来整个系统的设计就是以这两个输入设备作为重点,现在说换就换,等于整个系统都要重新设计一次。再说那PACS,医院也是狮子开大口――PACS是什么?图像归档和通讯系统。是个系统。系统这么大个东西是随便说说就能上的吗?还是车载的,起码还得再加三五十万的开发经费。

闹到最后,大家不欢而散。医院试用了几天体检车,拿到医疗器械博览会去免费给自己打了几天广告便退回给汽车厂;汽车厂不吃他这套,你以为你出钱买车你就是上帝么?告诉你,没有上帝咱们的生意照样做下去,索性把体检车顺势改装成采血车或者救护车,全国这么多家医院,皇帝的女儿还愁嫁?

最后却苦了公司,要不是冲着汽车厂承诺的一年二十套以上的订购量,周总肯定会把报给他们的开发费用提高两倍。现在看来,后面的合作肯定是没戏了,最后不得不叹着气给绝影打来电话:“小绝啊,从技术上讲,EB是个很成功的CASE,但从商业上讲,应该算是失败了。但这不关你的事,商业上的失败,应该由我和陈董来负责,只是非常抱歉,因为这个CASE的失败,当初给你承诺的奖金可能暂时没法兑现了,希望你能理解。你还是只好好把技术做好就行了。好在陈董之前就做了最坏的打算,这次你先不要回公司,明天直接去北京,陈董会在那里接你,他手里还有一个CASE,把这个CASE做好,奖金不会比EB少。的时候把摄像头采集卡指纹仪都收起来,不能便宜了他们。”

听了周总前面几句话,绝影心里忽然很难受。不是因为这个CASE没做成,到手的奖金又要泡汤,说实话,为了这个CASE,自己和BOSS Liu,张厂长在公司加班加点,说时间不够,时间不够马上就决定每天延长三小时上班时间,几个人每天下午连出去吃饭的时间都舍不得,天天在公司吃泡面。为了什么?难道就为了一两千的奖金?那还不如把这些时间节约起来,随便到外面接个外包,两三个月做下来,还愁没三五千的收入?

这个CASE,大家可以说都是尽心尽力,千辛万苦一便摸索一边实践把DHTML技术用上去就不说了,什么配置界面什么数据库操作,该为用户着想的哪怕自己再辛苦都不马虎。为什么?还不是就为你用户最后能说一句:“嗯,很好,这软件的确很好用。”哪怕你再高调一点,仅仅只说一句:“不错。”对他们来说,也就足够了。

可是最后呢?到医院这里,你要求降价当然要有你的理由,可你不能为了找理由,便昧着良心把这软件说得一无是处。

所以说现在很多公司很多企业稍微懂一点技术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感慨:“咱们厂那个XXX软件,做得那么粗糙,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居然还是VB做的,不知道为什么领导会决定采购这个。”
技术还得看商业利益和领导的脸色,我管你用了什么DHTML用了什么触发器用了什么内存池,这些我都看不到,我就知道,别人给我的报价是二十万,你们是二十五万。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啊。在中国,做技术的人不能说不多,技术也不能说比国外差得十万八千里,可中国的软件还是发展不上去,中国做技术的人还始终还活在尴尬中。为什么?也许有一天,技术真正和商业利益分开了,中国的软件就有希望了,中国的程序员也就有希望了。

绝影这样想完,也算了,现实就是如此,谋事在人成是在天。EB做到这里,自己也算对得起自己。这事情算告一段落,CASE算是真正Close掉,自己终于算是解放出来,也终于可以回去好好陪陪燕儿了。

可周总又说让他直接去北京。他在公司是体会不到绝影的心情,天气又热,吃的东西又不习惯,住着也不舒服,心里还老惦记着燕儿。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啊。

周总也许想的和别人不一样,要让马儿跑,方法有两个:一,给马儿吃草;二,拿鞭子抽它。大概周总想的就是第二个办法,或者他根本就没想到还有第一种方法。

快周总却万万没有想到,绝影的心态在这个时候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次他没有像以前那样对CASE充满了向往,一听到CASE便兴奋异常忙得不亦乐乎了。因为CASE做了这么多,他发现他并没有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东西,他要的是肯定,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经济上的,不管是来自公司的还是来自用户的。

于是绝影试探着说:“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天气太热了,而且你说的陈董那边的CASE,之前根本没有通知,什么准备也没有。是不是先回公司修整一下?”

听了这话,周总有点意外,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绝影居然旁敲侧击向他表示抗议。他赶紧说:“这次实在抱歉,因为CASE来得太急,之前没有给你通知,也正是来得太急,所以现在急需你过去处理一下,还要小张,我马上安排他起程,你们在北京回合。小绝啊,这次的CASE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比EB还重要,事关重大啊,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希望你以大局为重。”

绝影这人听得批评听不到表扬,一听到周总的恭维力马又放弃了刚才的立场,连忙说:“知道了,周总你放心,我肯定会尽力而为,我这就去准备到北京的事情,先去定票。就是下龚那边,麻烦你去跟她说一下,原来的行程不是这样安排的,我怕她不理解,还是你去把情况给她说明一下比较好。”

“当然了,你放心工作把,有什么事情要帮忙尽管开口就是,别有什么后顾之忧,有什么不方便都说出来,我们尽力帮你解决。”

“其它没什么了,就是去北京的CASE大概什么时候能完,也好先给小龚一点准备。”

“这个我说不上来了,陈董应该有安排,我再跟他沟通一下,让他尽快确定下来。”

绝影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几句,正准备挂电话,周总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地说:“对了,还有实习生的事,之前也没料到要你去北京,不知道他们的工作你安排好了没有。”

周总一说,绝影又想起Bug Yang他们,还在公司的时候就老听他们反应会计经常趁他不在的时候致使他们干这干那,可他们是新人呐,对会计也是敢怒不敢言,更不敢直接到周总那里去告状,搞不好会计告不倒还给自己惹一身麻烦。于是只好把苦水往绝影这里倒,毕竟绝影也是做技术出身的,他们对他还是比较信任。

可不能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呐,绝影这样想,立刻对周总说:“当然,我马上给他们打个电话过去,把工作都落实了,周总你放心吧。”

挂了周总的电话,绝影马上就拨给研发部,电话刚好是Bug Yang接的,绝影收起刚才跟周总打电话的语气和心情,严肃地问:“小杨啊,我不在公司,一切都还好吧?”

“都好都好,影都你放心,我跟L哥天天都在研究你让我们研究的东西。”

“我让你们研究啥了呀?”

“COM,还有DAP。”

“那DAP有什么进展没有啊?”

“这DAP确实是很复杂也很有难度啊,我和L哥还在认真研究,你放心,你回来,一定给你看研究成果。”

听到这,绝影又想笑。这个Bug Yang,讲话也太有水平了,就像自己当年一样,什么东西明明还没做出来,又不好意思说,更不好意思说自己还没做出来,于是便打着哈哈道:“还在研究中,还在研究中。马上就要出成果了。”

“那好,你们继续看那个吧,主要是打印,最好在我回来的时候做个可以打印的Demo出来,那个东西不能再拖了。对了,会计还在为难你们吗?”

“当然了,那会计太扯淡了,自己上班不认真做工作,每天都要加班,还让我们陪着他加班,又让我们天天帮他做事,我要写代码,我才不想去报税呢!”

“加班?加班周总知道不?”

“当然不知道。每次都是周总走了她才让我们加班。”

“那下次你就跟她说,公司有规定,加班要写报告,要么我签字要么周总签字,我不在,你们就去找周总签字。没见华为都累死人了吗?这个事情,我们要严肃对待。还有,周总不是已经给你们说过,啥事你们跟我负责就行了,她让你做这做那,下班了我不管,上班的时候你得好好考虑下,我给你们布置了任务,影响了任务的完成怎么办?谁负责?你负责还是她负责?”

“嗯。影头我知道了,她再让我加班老子不陪她了,让我给她办事老子也不奉陪了,反正有你给我们撑腰。”

“好了,那就好好研究DAP去吧,我可能还要过几天才回来。”

“影头你放心吧,等你回来,我技术保证大大的进步了。”

“少废话,做事去。”

放下电话,绝影心情一下又坏起来。多半还是因为这会计,以前燕儿就跟她闹得很疆,原以为燕儿也是让不得人吃不得亏的人,闹起矛盾了,她也许或多或少得承担一点连带责任。可是一个人说你错,你不一定错,要是所有人都说你错,你就要好好考虑考虑自己不一定是对的。不知道会计懂不懂这个道理,事情做到现在,算是把下面人搞得怨声载道,于是绝影的心情也就随着大家变得糟糕起来。

收拾了一下心情,绝影又拨通了燕儿的电话,他本来不想打这个电话,打过去肯定燕儿又会不高兴,人人都会有先斩后奏的心理,为什么?你要是先奏上去,多半被“发回重审”,与其这样,还不如先斩了再说。当然,上头肯定会不高兴,而且肯定会怪罪下来,说不定还得治你的罪。但这都不重要,我的目的是斩了他,又不是讨领导高兴,只要把他杀了,就够了。

听到绝影的消息,燕儿并没有像绝影想的那样生起气了,反而用平静地语气说:“知道了,又不是第一次了,我能够接受。”

绝影悬着的心放下来,心中其实满怀对燕儿理解的感激,说道:“你放心,这次我一定尽早回来。在我心里有个底线,9月28号,我过生日,我会把这个情况告诉陈董,如果在那一天回不来,我就决定跟他辞职。”

“嗯,能早些回来就早些回来,要是工作太忙,你还是安心工作吧。我一个人在家已经习惯了,倒是你要照顾好自己,这次去泉州,原以为那里热,你都没带厚衣服,到北京肯定又要冷,你呀,又不会买衣服,真不知道到时候你怎么办。”

绝影自嘲地笑笑道:“你也太小看我了。你等着,去的时候我是我,回来的时候我还是我。好好照顾自己。”

挂了电话,再想想燕儿这次竟然如此理解自己,绝影却越来越有种不祥的预感。

附记:

这章也许写得不好,但却有特别的意义。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离地震差不多正60个小时,刚才还一直在收音机里收听关于地震的报道,离我们太近了,太恐怖了。

从12号地震开始,余震就持续不断,大家都一直不敢回家。13号晚上,冒险回了一趟家,发现网络还是通的,赶紧收了邮件,看了下Blog,还有QQ和MSN的留言,发现有很多都来自朋友们对我的关心。还没来得及在Blog上留个言,又震了起来,于是赶紧把《疯狂的程序员》Word文档从台式机拷贝到笔记本上(以前一直是在台式机上写小说)又跑了出来。

晚上还是住在车上,平时都是晚上工作,现在发生了地震,更是睡不着觉,于是便开始写小说,写的时候,地又时不时地震一震,特别是最后,震得越来越明显。

地震记:

时间:2008年5月12日下午2:30左右,地点:绵阳,人物:我

那天中午还是和往常差不多的时间起床,因为基本上晚上都熬夜,所以一般都是中午才起床。刚好又是星期一,正是上班的第一天,凌晨的时候又发了《疯狂的程序员》第53篇,所以先到Blog上来看看。觉得头天发的关于Thomsy的声明引发了一些毫无疑义的争论和谩骂,索性把它删掉。打开MSN,人邮的黄焱编辑给我留言,说好久没我的消息了,我告诉他最近比较忙,晚上基本都熬通宵。想起屈老师今天出差回来,于是给她打个招呼,还没等到他回复,忽然觉得房子摇了一下,还不是很厉害。

心中下意识地冒出两个想法:一、地震了,绵阳以前很少但也有这样小的地震,也就是这样小小的摇一下;二、哪里又在修房子放炮,以前念大学的时候修教学楼大炮经常就是这样摇晃的感觉,最开始同学们都以为是地震。

就在这样想的时候,房子突然摇晃得厉害起来,不是慢慢厉害,是突然厉害。这时候马上意识到是地震,但还是有点不相信,因为在绵阳,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地震。想起以前念书的时候老师教的遇到地震马上躲到桌子下面或厕所里(其实还是小学自然老师教的),也来不及多想,就往桌子下面钻,其实平时就知道,那桌子底盘太低,人根本钻不进去。钻到一半,就听到桌子上的东西哗哗哗往下掉,屋子里也是轰轰声,估计很多东西都在往下掉。

果然桌子是钻不进去的,于是赶紧往厕所跑,回头看了一眼书桌,台式机的机箱已经翻了,压在笔记本上面。

这时候忽然听到百万呜呜呜的叫(百万是我的狗,1岁2个月大的金毛,我跟他感情很深,在小说中,有很多地方都写到狗,或者打了些跟狗有关的比方,其实都是源于他。有关我和百万的感情,如果有机会,我也许会专门写篇文章),才想起百万还在客厅里。起床的时候我还去客厅看了他,发现他的狗粮和水都还很充足。那家伙正在睡觉,回头望了我一眼,又倒头睡了。
这时候剧烈的震动已经过去,但房屋还摇晃得厉害,我踉踉跄跄地跑过去,把门打开,对百万大声说:“走!”

但百万显然是吓坏了,反而一直往书房跑,躲在书桌下面,任我怎么撵他,他就是爬那里不动。

我知道如果有了牵引绳,他肯定会往外跑的,平时他就喜欢出去遛狗,每次看见我拿了牵引绳他都激动万分。于是我到处找牵引绳,却怎么也找不到(后来估计可能是震到角落里了),想起前几次出去遛狗,都是我女朋友带他出去的,她肯定知道牵引绳在哪,于是赶紧给他打电话。这时候电话已经不通了。唯一的办法是把拴在阳台上的铁链解下来,给他套上。

于是去阳台解铁链,平时一下就解掉的铁链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解不下来,房子在不停摇晃,又靠近阳台,看见对面的楼都好像在发抖。

大概解了一分钟,好容易才把铁链解开,其间我在想,如果这次我没逃出去,房子垮了,会有人知道我是为了救百万吗?

给百万套上铁链,震动又小了一些,他果然又兴奋起来。最后我环顾了一下四周,不忘从书桌上操起车钥匙和手机,对百万喊声:“走!”他便带着我一路跑到楼下。

这时候小区的保安已经在小区里不停喊话,疏散人群,我发现我竟然是最后一个跑出去的,其它人都已经跑到小区对面的河堤了。

我和百万坐上车,感觉安全了一下,按着喇叭冲开了人群,一面给我女朋友打电话,一面往她上班那里开。电话是彻底打不通了,我以为是我手机的问题,反复重启了几次,才给她发出去一条短信,接着,电话就没电了。

城里路面的情况还好,都没有什么损坏,就是人太多车太多,空旷的地方都挤满了人,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沿途发现有些房屋发生了倒塌,不过最近几年修的商品房都还好,基本没什么问题,唯独那22层的蓝澳岛裂了个大口子,吓死人了。

经过我妈妈上班的地方,发现他那里还算好,就是人太多,根本不可能找到她,又到了我女朋友上班的大楼,也还有,都没有垮,我松了口气,把车往回开,再到小区门口,终于见到了女朋友。

于是我们去找他父母。这时候打开收音机,成都台已经开始直播地震的消息,才知道这次是汶川7.8级地震,我就知道唐山地震也是7.8级的,那时候还没意识到受灾的严重程度,等把自己的父母都找齐了,我们又回到小区,小区已经被保安和警察封锁,大家都不能进去。

第一夜,绵阳城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是露宿街头,我们还算好一点,冒险从屋里拿了被子,我还带上了两本故事会,给百万带了一罐罐头。罐头是上次是Lucky去成都十陵狗市买的,当时只是觉得好玩,因为百万只吃狗粮,没想到在今天派上了用场。

我们坐在汽车上,百万爬在车外,一直听中央台关于地震的直播,才慢慢知道这次的地震灾情是很严重的,因为地震已经发生12小时了,救援的人根本还进不了汶川,也就是说连那里的情况都不知道。绵阳的消息慢慢也多起来,最初是说死了50多个,后来是1000多,4000多,到最后,光北川就死了7000多,触目惊心的数字啊。也就是听的那一夜,把汽车的电瓶也给用光了。
余震还是一直不断,有些余震相当小,要是平常,也许我们大家都察觉不了,但在这个时刻大家都特别敏感,一有动静,马上就人头攒动起来,纷纷说:“又来了,又来了。”心中是何等的恐惧啊。

第二天,又下起了大雨,大家都没有帐篷,我们在车里还好一些,车外的人就很困难了。百万的毛长,爬热不怕冷,大冬天都敢洗冷水澡,所以委屈他在外面淋了一天雨。有人躲到了桥下,但桥下其实也不安全,有人冒险回家拿了大伞或者大的塑料布,搭一个简易的帐篷。大家已经多多少少地了解到这次震灾的一些情况,最关心的是绵阳近期还会有更大的地震吗。

又陆陆续续有些传言,说几点几点还有多大多大地震,闹得人心惶惶。大部分人也许不知道,但我很清楚,地震现在不仅是在我国,就是在全世界,都还无法准确预报,用脑子想想,那些造谣的人连7.8的大地震都预测不了,现在预测起小余震来又头头是道,真是危言耸听。

13号白天我们又在车上呆了一天,这一天在绵阳已经很难买到吃的和水。所幸朋友给我们送来了水和吃的,也就是13号晚上,我又冒险回了家,发现网还是通的,赶紧给手机充电,把《疯狂的程序员》Word文档拷贝到笔记本上,有些朋友已经在QQ上跟我联系,BOSS Liu正询问我情况,还没来得及详细向他汇报和在Blog上留言,房子又摇晃起来,我赶紧给他说:“又震了,我走了。”拔了手机和笔记本就往外跑。出来后收到他的短信说:“赶紧跑,逃命要紧。”他这也太嘲笑我了。说实话,余震其实不大,但心里就是怕,以前有个笑话,说枪毙一个犯人,先连放了两枪,结果都打哑了,犯人突然跪在行刑人面前说:“大哥,拜托你一枪打死我吧,太吓人了。”

我想,当时我们心里的感觉就是这样。地震又不比其它的,要么你就来个大的,把房子什么都震垮,要么你就别来了,可是你一会震个小的一会又震个小的,真是吓死人了!

又坐到车里,想起人邮的屈老师一直在试图打听我的消息,于是给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怕手机没电,打完电话就关了手机,这情况也没跟她说明,对她那边来说,是一去又杳无消息,大概也把她急坏了吧。

到现在,虽说地震已经过去了60个小时,外面还有些传言,说什么什么时候要震,事实证明,这都是假的,但仍有不少人继续预测着未来的地震。我们还是没有回屋子,现在绵阳城里大概还有80%的人露宿街头,刚才我去了趟离绵阳40多公里的梓桐,因为是晚上,房屋受损情况看得不清楚,但大部分人也还是露宿街头,估计情况也好不到哪去。现在我坐在车里写这篇地震记,车还在时不时左右摇晃。到我们这里是摇晃,不知道汶川,北川那里怎么样,真希望这种折磨早点过去啊。我好想好好洗个澡,在床上睡一觉。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1/crazypro54.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