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69:小朱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69:小朱

发布日期:2014-12-16 16:4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侯会计是个与众不同的人。比如有人向你提意见,认为你错了,你大概会想:我哪里会错呢?肯定是你自己错了吧,理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但是如果一百个人向你提意见,认为你错了,你大概就会想:也许我真的错了。 但侯会计不是这样的,哪怕是全世界的人都向……

侯会计是个与众不同的人。比如有人向你提意见,认为你错了,你大概会想:我哪里会错呢?肯定是你自己错了吧,理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但是如果一百个人向你提意见,认为你错了,你大概就会想:也许我真的错了。

但侯会计不是这样的,哪怕是全世界的人都向她提意见,她也会固执地认为全世界的人都不对,都不理解她。要是只有一个人向她提意见,又不一样了,她多半认为这人肯定跟自己有仇,一定要狠狠地打击报复。

抱着这样的心理,跟人相处起来就困难得要死,当然,不是她困难,是她周围的人困难。而绝影他们就是这样跟她在一起工作了两年,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绝影也总是想:我还算好的了,行政部那边的人可就更惨了。

俗话说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也要咬人。以前在公司,绝影自己也觉得在会计面前总是忍气吞声,周总总是说:“和谐社会嘛,公司也要和谐,要和谐就要顾全大局,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重,个人恩怨嘛,先往后放一放。”

绝影知道周总这明显是在偏袒她,所以他肯定地认为这会计和两个BOSS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她后面肯定有个很大的后台,两个BOSS还是不得不依赖她。

这下可好,反正要辞职了。绝影抱着豁出去的心态怒气冲冲跑到周总办公室,第一句话就是:“会计也欺人太甚了!”

见绝影发这么大的火,周总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出了什么事?好好说。”

“我忍了她很久了。以前小龚跟她在一起工作,就总是磕磕碰碰,因为这个,小龚还哭了好多次。那时候,我还总是劝她,算了,会计那么大年纪了,是应该尊重她,努力把自己工作做好就行了,让让她,以后工作还得常常相处,免得大家面对面尴尬起来。现在呢?可以说小龚也是被她逼得辞了职。咱们惹不起她躲她行了吧。这已经很不错了,可是,都这样了,她还是不依不饶,是不是要把这公司闹翻才开心?”

绝影对周总说会计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相信其他人也跟他说过,可是,有什么用呢?这一次,周总还是像以前一样:“小绝阿,冷静一点,你对公司的贡献我和陈董都知道,别人怎么说,我们不管,我们相信自己看到的,所以你也不要怕。”

周总说话是很有艺术的,这样说,一方面肯定绝影,他也知道,绝影这人最怕听表扬,所以管他什么事,先把他表扬一翻,结果肯定不会糟。但是会计呢?会计的事还是巧妙地避而不谈。

绝影知道继续闹下去肯定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闹极端了,反而让周总也下不了台。这次不一样,他也放出狠话:“总之,现在我还在公司,我在公司的时候,我不会再跟她做任何接触,也不会跟她说一句话,还希望周总在安排公司的时候注意一下,免得到时候起什么冲突。”

周总点点头:“小绝阿,你辞职这个事情是直接跟陈董谈的,我也是从他那里了解到你的想法。陈董说他能理解你,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无法理解,其实我觉得公司也在尽可能地为你创造好的条件,满足你的要求。也许我们的想法不一样。但是我想说,几年了,你对公司的贡献真的很大,如果你能不离开公司,很多问题我们都可以重新考虑一下,包括会计,也包括我这个经理的位置。”

绝影摇摇头:“周总,我的想法已经跟陈董说得很清楚了。很多事情,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

说完,他也不跟周总打招呼,径直走出他的办公室。一出门,正碰上会计的目光,顺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走出行政部,重重地把门带上。

回到研发部,发现大家都不说话,只是投过来关切的目光。绝影缓缓地对大家说:“没什么,大家做自己的事吧。”

于是大家又趴在自己的电脑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做事。

今天下班绝影走得比较晚,马上就要离开公司了,机器上的代码先要整理好,再往服务器上Check in一次。还有自己一些私人的资料,一一整理出来,拷贝到U盘上。做完这些,合上笔记本电脑,绝影第二次认真得看着它,第一次是刚拿到它的时候。

这是台IBM T43笔记本电脑,周总当时问他:“想要台什么牌子的?”绝影想也没想就说:“IBM的。”他知道,IBM电脑数据的安全性是有口皆碑,结实,有男人味。据说摔到地上硬盘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作为一个开发人员,首先想到的当然是这个。以前绝影总共坏过两次硬盘,每次都是要命的,甚至连他一直想留着永久记念的第一份50行挣了100块钱的代码都丢掉了。

回顾在公司的这些年,最初是一台杂牌台式机,连衣服都破破烂烂,内脏什么的全露在外面,处理器还是赛扬的。用这样的电脑,说出去肯定被同行笑话,每次聊起它,绝影都自嘲地说:“这样也好嘛,散热好。”

后来因为要出差,周总给他一台Asus的笔记本,15寸的屏幕,重量可想而知。绝影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去深圳出差,背着这台差不多20斤的家伙走了五六公里路去找Fire,五六月份深圳的天气又热得要死,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以后有钱了,一定买台最轻便的笔记本。

再到后来,作为一个技术经理,当然要有自己的好电脑,这点周总也知道,除了工作之外更是身份的象征,不仅是绝影个人的身份象征,更是公司的身份象征,这正如一个公司不管有多小,管理人员们都还是希望把名片印得金光灿灿。于是他才有了这台IBM T43。

现在,原来那台杂牌台式机早已不知道哪里去了,Asus也坐上了冷板凳,只是有时候其他人出差带出去用用。说实话,在那个年代,它们也确实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好多代码都是在它们上写出来的。这让绝影想到自己:三年了,自己马上也要离开公司,就像那杂牌机,像Asus,贡献也做了,该退休了。以后呢?公司会有新的机器,会有IBM,会有更好的IBM。研发部的这些员工,一个个就像当初的自己,都在跃跃欲试。

绝影走出办公室,惊奇地发现小朱居然还坐在电脑前,他轻声问:“怎么还不回家?”

“见你还没走,想等你一起。”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安排时间。你们还是应该按时下班。”

小朱没再说什么,和绝影一路走出去。上了车,小朱才开口,凝重地说:“影头,你是不是真的要辞职了?”

绝影慢慢地点点头:“是的,这个月做完就走了。”

小朱无比失望地说:“还是让我们猜中了。”

“人员的变动是很正常的,你不是也是新进公司的么?公司有人进,也有人出,很正常。”

小朱点点头:“我刚来公司,就听他们说,你技术上很牛,更重要的是在如何做人上教了大家很多,虽然我们接触还少,但是我也多想从你身上多学点东西阿,可是现在,你马上就要走了。”

绝影笑笑:“我走了,还有其他人,公司还有很多人,像张厂长,他们都不比我差。”

小朱沉默了一会:“那我呢?我想我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吧,因为我是女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招进公司的,刚来的时候,我觉得我铁定过不了机试。”

绝影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她:“你喜欢写程序吗?”

“当然喜欢。”

“喜欢就够了。如果你仅仅是想养活自己,我会建议你去做一些其他的工作,适合女性的工作。以前我也面试过很多人,第一个问题我都问:你喜欢写程序吗?干这个工作和别的不一样,很大程度上在于你的兴趣。你对技术感兴趣,你才会抛开奖金阿工资阿这些东西,你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和时间去钻研它,解决它,你才不会在工作和工资上感到不平衡,这样,你才会很快进步起来。”

小朱不说话,绝影继续说:“当然,你是女娃娃阿,我知道的写程序的女娃娃不多,但是都是很厉害的角色。也许就是这样,男人嘛,还是不够细腻,粗枝大叶,女娃娃心就比较细了,这刚
好弥补了男性的不足,所以她们写的程序,往往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可是,很多同学说写程序是不适合女生搞的,这很累,就像你一样,如果一辈子干这个,其他不说了,就是身体都受不了,她们说干这行是吃青春饭的。特别我是女生。”

绝影有点激动:“谁说这是吃青春饭的?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他们认为写程序就是写代码。你今天在公司写代码,但是慢慢你会知道,写程序并不是一辈子都只是写代码。随着你技术的进步,你会慢慢发现,你应该去追求更高的东西,比如软件设计,比如自己创业。我感觉IT这一行是相当广博的,不管你是男的女的,不管你技术是初级中级还是高级,你都能在这行中找到你自己合适的位置,如果你真的用了心了,它带给你的,会是一生的回报。”

小朱边听边点头,绝影笑笑:“扯远了点。现在呢?我想你会认为公司还小,不太适合你的发展,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在公司多呆一段时间,因为它会让你有很大的进步。我走了,也许会给你们留下一些遗憾,但是更多的还是留给你们机会。这就像某些大人物要死了,他们总在临死之前憋着一口气说:我死了,你们不要悲伤,要化悲痛为力量。好好去干吧,女娃娃也能大有作为。”

转眼间,绝影该下车了,小朱也平静地说:“我知道了。我真的体会到了别人的想法,真的能从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明天,我会把这些告诉大家。”

回到家,燕儿还是不在。虽然她已经从公司辞职了,但是最近她却经常外出,而且很晚才回来。绝影曾试图跟她交流过这个问题,但实在没有办法,燕儿说:“我没工作了,我呆在家能干什么?可是你呢?总是限制我的自由。”

自由这东西,是人人都追求的,像绝影和BOSS Liu不是也一直崇尚开源的“Free”精神么?所以为了不让燕儿再说他限制她的自由,他不再说她什么,只是说:“希望你每天10点之前回家。”

他相信她,但是他也担心她,10点回家不是要限制她什么,她是个女孩,我自己当然什么也不怕,但是深夜一个人她走在大街上还是有些危险的。她自己当然什么也不怕,但是他怕。

可是燕儿回家是越来越晚,最后,连11点也不止了。

每当这个时候,绝影就感到异常痛苦。他想写程序,想看那本《Developing Series 60 Applications》,想研究一下P2P和视频播放技术,想跟BOSS Liu讨论一下他的计划,想调研一下大爷

说的外挂,做这些事情都必须静下心来,要集中精神,思路不能乱。可是这么晚了,燕儿还没回来,他怎么能静得下心来呢?于是他不断在QQ上找人聊天,去玩QQ游戏,但还是不行,他不知道跟别人聊什么,更不知道该玩什么游戏,怎么玩游戏。

她想给燕儿打电话,但是她不能,燕儿常说:“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不要每时每刻都给我打电话,那样在朋友面前会很没面子,他们会觉得我就像一个小孩一样什么事情都要你操心。”他想打,但是他必须忍住不打。他盼望燕儿回来,但是每次燕儿回来的时候,他必须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只能淡淡地说一句:“你回来了?”

终于有一次,已经十一点多了,他忍不住跑出去,用公用电话给燕儿打了个电话。燕子儿接起电话,绝影听见周围都是嘈杂的声音,仿佛有很多人,绝影说:“回家吧,这么晚了,我来接你。”

她的语气有点吃惊:“不要了,一会我自己会回来。”

“那我过来跟你一起吧。”

“你不要来,我自己会回来。”

这个时候,绝影听见电话里有个声音在说:“让他过来吧。”

那一定是她朋友的声音,他们让他过来,但是她还是不让。听到这里,绝影很伤心,她的朋友都能接受他,但是她不能。他无助地放下电话,差点哭。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2/crazypro69.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