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70: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70: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发布日期:2014-12-17 16:41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把厚厚地两万块钱交到周总手上,绝影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周总花了两分钟才数完这沓钱,把它放到包里,然后握着绝影的手说:“小绝阿,我还是那句话,随时欢迎你回到公司,你的位置,我们一直给你留着。” 绝影点点头:“谢谢周总。” “关于后续的维护,……

把厚厚地两万块钱交到周总手上,绝影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周总花了两分钟才数完这沓钱,把它放到包里,然后握着绝影的手说:“小绝阿,我还是那句话,随时欢迎你回到公司,你的位置,我们一直给你留着。”

绝影点点头:“谢谢周总。”

“关于后续的维护,陈董说他已经跟你谈妥了,根据你们谈话的精神,我这里拟了一份协议,你看看妥不妥当,要是行,咱们还是签个协议吧。”周总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份协议。

绝影自然记得和陈董有约,但他没想到周总居然还能根据一个约定拟一份协议出来,看来周总确实比较善于精打细算。对绝影来说,陈董交给我事情,是相信自己。自己既然答应了陈董,无论如何也会尽力办到。反而现在弄份协议出来,相互之间的信任又荡然无存。

很多事情,如果不用文字来约束,才是真正可靠的。这一点,陈董知道,周总也许还不知道。

周总的协议当然是无懈可击的。绝影本来也不想再说什么,可是这时候,他却扬了扬眉毛,做出一副很不理解的表情说:“那么时间呢?我跟陈董是有约,但没谈时间。根据这几年的经验,软件这东西,开发起来肯定有个时限,但维护起来就难说了,有的医院一次也不做维护,有的医院都两年了,还不断打电话来。”

周总点点头:“也许两年后还打电话来的医院,才是真正在认真使用的医院吧。这样吧,我还是把协议的有效期加上去,你看看签多久呢?”

“那么就先签一个月吧,一个月先看看情况,我辞职了,也会做其它的事情,如果维护的工作量太大了,我怕万一耽搁了,你这边又没准备,这不是给你添麻烦了么?”

周总有点犹豫,最后还是点点头,在上面盖上了章。

时间?其实之前绝影从来没想过,本来他以为这个问题是根本不用去想的。只要陈董需要,自己又有能力,为什么不一直做下去呢?说实话本来在公司陈董待自己不薄,做维护自己还有点外水,再给陈董卖点人情,皆大欢喜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

可是现在有了协议,很明显,周总用了协议在约束他,他当然也应该利用好好利这份协议来反约束一下。

这就像养狗,狗儿虽然很可爱很通人性,但毕竟是狗,难免有时候会把你一只袜子藏到沙发的角落,或者把你新买的衣服当成自己的窝,这时候,当然要狠狠地教育他。一巴掌下去,打得他嗷嗷叫,可自己呢?自己的手也是火辣辣的痛。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打别人有多疼,自己的手就有多疼。你要是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应该知道,与其大家都疼,还不如最开始就不要下手打。

出了公司,绝影知道今后的工作肯定会很忙,外挂对自己来说还是未知数,大爷又抱了那么大希望,说实话,要是做不出来,还真对不起他。今后的时间可能更少了,本想拿几天休息一下,跟燕儿好好沟通沟通,奈何她还是一直不在家,于是也只好天天独坐在电脑前。这时候,心情又不一样,以前是燕儿埋怨他整天都对着电脑,现在自己不想对着电脑了,燕儿却又不在身边。
人往往就是这样,做同样的事情,时间不一样,心情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这就叫“时移事异”阿。

想比燕儿的无动于衷,大爷就显得格外热情,屡次邀请绝影去他的工作室参观参观,绝影也耐不住寂寞,终于还是决定去一趟。

大爷说:“先做好准备阿,我这里乱得一团糟。”

“当然,我也是大学出来了。你那地方,估计和寝室有得一拼。”

“什么阿?来了你就知道了。肯定和你大学寝室不一样!”

绝影在心里笑笑:开玩笑,我们寝室,你随便去问问,我们那个年级的谁不知道?最后都是管理员看不下去了,天天来给我们叠被子扫地冲厕所。

所以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千万不要以为你的寝室在大学里出了名就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无人能及了,更不要以为你在学校里能用TurboC画个图连个串口就牛B得不得了,仿佛比尔盖茨都在向你招手,准备拱手把他的位置让给你。世界大得很,世界上的牛人也多得很。比如大爷,就给绝影上了深刻的一课。

绝影简直不能想像这是人住的地方,居然还是大爷一个人住的地方。满地的烟屁股堆得满满的,甚至连挪脚的地方都没有;桌子上放着吃剩的盒饭,至少是吃剩两周以上的古董,以前在寝室里,有过一周不洗碗的记录,发的霉还没大爷这一半厚;烟灰缸更牛B,干脆拿洗脸盆来代替,这还不够,两个洗脸盆都装满了,烟灰犹如内存溢出连绵不决,又如绝影的才华横溢一样一发不可收拾,至少在桌子上又铺了两厘米。

绝影收起惊讶,小心翼翼地踩着大爷的脚印走到阳台边可以落脚的地方,首先问:“还有人住吗?”

“就我一个。”

“就你一个?我看这阵势,至少要三五个人二十来天才搞得出来!”

“不是跟你说了吗?让你先做好准备。”

绝影点点头:“是,是,我服了你了,彻底服了。”

大爷笑一笑:“反正我这地方足够大,你不是租房子了么?要不搬过来一起住,方便一点。”

看绝影把屋子扫视了一圈,大爷连忙补充:“你要是决定过来,我就让清洁公司过来打扫,半天时间就弄完了,再请个保姆,方便一点,你还节约点房租。”

绝影摇摇头:“算了,我跟燕儿两个人,不方便。”他心里想:这地方,要是让燕儿看到,还不闹翻天阿。

“有啥不方便,我都这把年纪了。你们就当我不存在。”

“我可以当你不存在,问题是你真的不存在吗?总之还是不方便。我可以白天过来办公。还是把屋子收拾收拾吧,誊一间工作间出来。”

“也好,看你怎么方便。反正多余的床也有被子也有,随时都可以来住。”

绝影点点头:“那好,10号,我正式过来,开始工作。”

大爷也点点头:“好,我先把几台机器系统装好,把局域网弄好,再买点办公的东西,外挂这东西,还得抽点时间我给你面授机宜。”

绝影转过头来笑一笑:“你是说技术方面吗?”

大爷点点头。

“那我有个问题问你。”

“说。”看绝影卖关子,大爷有点不耐烦。

“你知道高级加密技术的基本原理吗?”

大爷知道绝影经常自诩自己精通加密解密,但他还是闹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再说了,自己也曾经直言不讳地告诉过绝影一点技术也不懂。所以他只能茫然地摇摇头。

绝影一字一顿地说:“尽量降低加密成本,尽量增加解密成本。”

“就这些?”大爷有些疑惑。

“就这些。有时候,技术到了高级阶段,就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一种思想。”

大爷一脸茫然,还是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绝影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是一个星期六,燕儿说:“这么久了,我们都很少交流,今天,咱们去冰咖啡坐坐吧。”

燕儿一反常态,绝影就知道肯定要出什么大事。

绝影要了一杯茶,紧紧地把它攥在手里。燕儿点了一杯柠檬水,并没有喝,只是拿吸管在里面慢慢搅动,一边搅一边静静地说:“我想了很久,咱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为什么?”在绝影的想像中,如果燕儿对他说出这句话,他一定会抓狂,也许在心底深处,他也一直等待着她说这句话,现在她终于说出来了,他却异常平静。

“你不觉得我们现在的状态很糟糕吗?我们每次都想好好地谈,出发点都是好的,可是每次谈到最后都是争吵。我们除了争吵还有什么?”

燕儿的语气有点激动:“所以,我想,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大家都冷静一下。把很多问题好好地想一想。”

绝影想断然拒绝她的提议,可是话到嘴边,却说:“好,我同意。我可以先到大爷那里去住一段时间。”

燕儿抬眼看着她,认真地说:“记住,我们今天的分开,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在一起。”

绝影一把把燕儿抱在怀里,突然看见她胸前的项链,那是颗‘石头记’的月牙型银项链,中间镶嵌着一颗蓝色的水晶。

他的泪一下从眼睛里涌了出来,断断续续地说:“这颗项链,你答应我,这辈子都要带着。你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吗?”

燕儿的眼泪也涌了出来,她一边帮绝影擦着眼泪一边点头。

绝影没有动,任眼泪继续流:“那次你过生日,我们在逛街,就快回去的时候,我让你等我一下。我想给你买礼物,可是我一分钱也没有,我从车站一口气跑到妈妈那里,向她要了下一周的生活费,再一口气跑到‘石头记’,本来我老早就想着等你过生日,去‘石头记’给你买礼物。最后上了这颗项链,可是要150块钱。我一周的生活费只有100块,再把零钱东拼西凑,还是不够,我跟老板说了好多好话,说这是想买给女朋友的过生日,很想买,但钱确实不够。后来老板终于答应120块钱把它卖给我,我再一口气跑回你那里,到了的时候,我很累,可是在你面前故意做得很轻松。晚上同学都送了你大包小包的礼物,我没送,等到大家都走了的时候,我把它拿出来,亲手戴在你胸前。那一刻我觉得很幸福,幸福得忘记了我必须用5块钱渡过一周。”
说到这,燕儿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她也抱着绝影:“我知道,我知道,我答应你,我这辈子会一直戴着它。”

就这样过了很久,绝影擦干眼泪:“记住,那时候我穷,没有钱给你买更好的礼物。最穷的时候,我们都过来了。”

燕儿不说话,一边流泪一边不住地点头。

回到家,燕儿开始给绝影收拾东西。其实除了衣服,他也没有其它东西可收拾了。燕儿把这些衣服都放进一口箱子里,这是绝影出差时经常带的箱子。箱子已经拉上了拉链,燕儿又跑回卧室,拿出还剩半罐的“太妃糖”,重新装进去,一边装一边说:“你喜欢吃这个,带着去吃吧。”

绝影摸摸口袋,只有100块钱了。他把银行卡拿出来,放到桌上说:“我只有100块现金了,我拿,其它的在卡里,卡先给你。”

燕儿没有拿卡,对绝影说:“我很累,我想先休息了。”说完,便进了卧室。

绝影一个人不住从厨房走到客厅,再走到书房,走到卧室,他和燕儿在这里住的不长,这里的每一件家具,每一样电器,每一本书,他从来没好好看过,更没有像今晚一样如此留恋它们。他好好地看它们,认真地记住它们。

他以为自己可以很男人地从这间房子走出去,可是走才从客厅走到门前,便走不下去了,他回卧室,拉着燕儿的手,悲壮地说:“亲爱的,今晚我想再在这里住一夜。”

燕儿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就一晚,哪怕只是睡沙发。我只想再看看这屋子。”

燕儿的泪又流了出来:“亲爱的,我也想你留下,可是我不能这样做。”

绝影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他转过身,继续走他刚才没有走完的路,一边走,一边流泪。

等到上了大街,他努力收起泪水。这条街,以前不知道走了多少次,走的时候,从来都没想过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从这头走到那头。

这一次,他一直都在想,他才发现,其实只是走一小段路,心情不一样,可以想的东西也很多,从那时候起,他有了一个习惯:一边走路,一边思考。

街还是一样的街,街没有因为今天和燕儿分开而改变。人还是一样来来往往,人也没有因为今天和燕儿分开而改变。这来来去去的路上,又有多少一对一对的,每一对从他身边走过,他都在心里默默地说:“祝你们幸福,祝你们能永远一起走下去。”

燕儿说:“我们今天的分开,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在一起。”

可是他们都没有想到,今天的分开,竟是永远的分开。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2/crazypro70.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