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74:Bayerische Motorenwerke J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74:Bayerische Motorenwerke J

发布日期:2014-12-21 16:42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疯狂的程序员?说实话,要是这话从周总陈懂或者其他人嘴里说出来,绝影肯定不信,但现在这个人是BOSS Liu,BOSS Liu又一向不爱开严肃的玩笑,这人又得到他如此高度的评价,肯定大有来头。 于是绝影迫不及待地追问:“谁?” BOSS Liu不动声色地说:“不……

疯狂的程序员?说实话,要是这话从周总陈懂或者其他人嘴里说出来,绝影肯定不信,但现在这个人是BOSS Liu,BOSS Liu又一向不爱开严肃的玩笑,这人又得到他如此高度的评价,肯定大有来头。

于是绝影迫不及待地追问:“谁?”

BOSS Liu不动声色地说:“不急。这么早说出来,就不是疯狂的程序员了。我计划五一节回来就全面开展工作,到时候把他也带来,可能还要成立一个公司,这事我再调研一下。这段时间你就在这边准备一下。做外挂的事,你争取五一节前就收手,能挣多少钱算多少钱,那事也不是个长久之计。”

这真是大煞风景阿。就好比评书说到高潮之,眼看两军对垒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忽闻抚尺一下,众响绝闭,撤屏视之,一人,一扇,一抚尺而已,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绝影又是性子急的人,忙说:“BOSS有话就说,别拉稀摆带的。”

BOSS Liu把手掌往下一压:“冷静。先把现在的事情计划好。前期咱们先分好工,你调研Symbian的开发,主要是UI和网络接口,我调研视频解码算法,他去研究P2P在Linux下的实现。这部分工作做好了,五一后我们的压力就要小得多。”

绝影一跺脚:“好你个BOSS,你这不是让我尿到一半又憋回去吗?”

BOSS Liu又走了,绝影还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正因为不知道,他一直在琢磨。跟BOSS Liu认识了这么多年,不得不承认,刚开始自己确实认为他不如自己,处处都要跟他一争高低,他的想法如何我偏要跟他对着干,他认为不行的方案我偏要去做,而且还一定要做成功。争来争去,到底自己比他如何,其实自己也没个结论,想必BOSS Liu也不敢轻易下结论,否则两人一争起来又是无休止的。

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特别在北京和这次跟他见面,觉得他变化太大了,这种变化,并不是简单的一点两点的技术提升。感觉他整个思想,看人看问题的方法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是说,世界观都变了。

这种人,如果是朋友,真是不可多得的合作伙伴,如果是敌人,那就是要命的竞争对手。想必当初周总把他从公司撵走,万万没想到会有今天,如果看到现在的BOSS Liu他们还不后悔得要死。几年来,公司在找什么样的人才?还不是在找BOSS Liu这样的,还不是在找绝影这样的。

又想到Bug Yang,当初也是被“逼”出了公司吧。谁知道N年以后他会是什么样子?说不定周总陈懂还一手提着单子,鞍前马后地跟在他后面,一面唯唯诺诺地说:“杨总,看在以前的交情少,就把这个单子给我们吧。”

说什么呜呼,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好像把伯乐说得有多牛?其实伯乐不就是能相千里马有什么好牛的?现在的社会,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骝一骝便知道了。真正了不起的人物,即使只面对一匹小马驹,也能预见它将来能成长为千里马。

送走BOSS Liu,绝影继续跟大爷搞外挂。这次绝影搞得特别卖力,一来那个Demo得到大爷和买家的肯定,极大地提高了他的积极性,原来以为自己跟本做不出外挂,看来还是有点自不量力――太低估自己了。二来BOSS Liu的计划实在有点吸引人,以绝影的想法,东西搞出来,争取到风险投资,上市,再开公司搞东西,再争取风险投资,再上市,雪球越滚越大,几年时间,还不又造就出一个个影总刘总X总,还不又造就出几个互联网时代的风云人物。

所以,要走好第一步,还得攒点钱,现在来看要在几个月之内弄到几万块,还是只有搞外挂能够做到。

绝影天天坐在电脑面前重复着调式、抓包、分析协议、写程序这样的工作,大爷一点技术也不懂,没事的时候也只能看看电影打点小游戏,时间长了,看绝影天天忙,也怪不好意思。

有一天,大爷突然说:“你忙你的,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说一个中国人,一个美国人,一个日本人在沙漠里被食人族抓住了……”

绝影正调试程序准备抓取登陆的封包,在这种关键时刻,就算这间屋子发生了火灾,他可能都丝毫不会觉察,如果说在这栋楼里这么小的火灾都能烧死一个人,那一定是他。如果发生了六级以上地震,他都可能要先考虑一下跑不跑:跑吧,这思路一断,前面的工作就废了;不跑,万一房子垮了,自己跟思路一起完蛋,当然,说不定被埋个十天半个月自己还能被救出来,但思路肯定是完蛋了。最后估计还是一横心不跑了,房子要塌,跑也跑不掉,眼看搞了三天还差一步就搞出来了,思路废了比埋地下十天还痛苦。看人家泰坦尼克号都撞上冰山了,拉大提琴的还是巍然不动地站在台上拉着大提琴,这什么?这就是敬业精神。

要换成别人,在这关键时刻来打扰他,他肯定一钉耙打回去,哪怕这个人是燕儿。但老杜又不一样,人家也是一片好心,而且又是长辈,所以绝影只从鼻子里“嗯”出两声,一方面是应他,一方面是告诉他:我很投入,不要打扰。

可大爷也不知道绝影的脾气,见他在那定了有半天了,终于有了反应,觉得自己这招还真不错,于是越发来了精神,继续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绝影就忍着。实在忍无可忍了,便大声反复念到:“0040A2E0,0040A2E0,0040A2E0……”有时候干脆抬起头,对大爷说:“00410E90,这个地址帮我记一下。”于是大爷也反复念到:“00410E90,00410E90……”他也不知道这00410E90是什么玩艺,他只知道绝影让他记着,一定是什么重要而又神秘的东西。

过一会,绝影又问:“刚才让你帮记的地址呢?”

“00410E90。”大爷很麻利地报出来。

绝影想这下总该把你讲笑话的思路打断了吧。

没想到大爷记性还真好:“嗯。刚才我讲到,那三个人被食人族抓住了……”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终于有一天,大爷无可奈何地摊摊手对绝影说:“哎,没了。我连小时候我奶奶给我讲的故事都给你讲了,实在没什么可讲的了。”

绝影心里的石头才终于落了下来。

两个男人,在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屋子里工作,就依靠这些故事渡过了两个月。在这两个月中,绝影做出了三个外挂。也就在这两个月中,绝影挣到了以前在公司几乎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挣到的钱。

离五月一号还有一段时间,Symbian的开发前段时间都已经做了一点研究,其实和MFC也是大同小异,无非就是几个C++类调来调去。C++就是好,做起东西来就像大众的流水线,什么零部件都做好了你只管往上拧,一条流水线,月产几千台甲壳虫想必也没有太大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车做得好不好不在于流水线如何,而在于零部件标不标准。相比之下,汇编语言就像造劳斯莱斯,哪怕一块玻璃一颗螺丝你都得手工打磨,这事耗起人来,一年半载都造不出一辆车,而且车造得好不好,还得全凭技术工人功夫如何。

当然,大众甲壳虫和劳斯莱斯价格的差距也是不言而喻的。

之后几天,绝影老在自己机器上开这那EPOC Emulator,学以致用嘛。那东西简直是自己的“胖6”在PC上的翻版。大爷从绝影电脑面前经过,粗略看了几次,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不过外挂赚了钱,大爷的心情这几天也放开了。扬着脑袋得以地说:“前段时间忙了那么久,咱们轻松轻松吧?”

绝影偏头看着他:“就你跟我?”

“你找朋友阿!”

“我哪里有什么朋友阿?毕业了都各奔东西,而且别人和我们又不一样,别人还要上班呐。”

“难道你一个朋友也没有了?”

大爷这么说,绝影想一想,若有所思地说:“有到是有一个,就是上次来找我那个土匪。”

“那就让他来。”

“嗯。也是,上次我那么困难,他居然还想到我。”

这次见土匪,兜里有了钱,但绝影反而穿着得随便多了。老远看到土匪怀里抱了一团黄乎乎的东西,走进一看,原来是条小狗。

绝影一拳打在土匪胸上:“让你过来Happy,你咋把狗也带来了阿。对了,狗不能坐车的,莫非还是偷渡过来的。”

“当然了!害得老子还一直把他藏包里,一路上都担心他拉屎。”

“那不如不要带。”

“你以为我想带。还不是送给你的。晓得你失恋了,和大爷两个寡男住在一起,肯定痛苦。”

绝影想都没想到土匪居然会这么远带只狗来送给他,平时他信奉的就是土匪那套:暴力解决问题。所以小孩阿,小东西,看到自己一般都会自动躲得远远的。而且自己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哪里有功夫照顾狗呢。

于是一番推辞。

土匪一把把小狗推到绝影怀里:“少来!我跑了大老远的路,来就没准备你感谢我,还想让我又把他带回去。给你,你就好好养,记住,女人都是假的,狗才永远不会背叛你,狗是唯一爱你比爱自己还多的东西。”

没想到土匪一个粗人,也能说出这样感人的话,绝影看看怀里那小黄狗,他一边伸出小舌头喘着气,一边不断用爪子扒绝影的手,小家伙在包里呆了一个多小时肯定也够受的。这时候,绝影心中竟然莫名升起了一股恋爱之心,他一边用收抚摸着小家伙的头,一边对土匪说:“行,行,那我就收下了。”

“那你得好好养阿,别像对你自己一样对他,再怎么也是一条命。男人阿,要有责任,自己受苦不要紧,千万不要让自己的朋友、家人、老婆包括你的宠物受苦。”

绝影刮了一下小家伙的鼻子:“他叫什么名字?”
“黄毛。”

“黄毛?还黄毛丫头呢。太粗糙了!什么黄色就叫黄毛,黑色就叫小黑,花的就叫花花,像什么叫什么,一概都是不负责任的名字。你喜欢他,就得费点心给他起个名,就像你儿子一样,你总不可能生下来胖一点就叫王小胖,黑一点就叫李大黑!”

土匪点点头:“也是,那你给起个名字。”

“这么大个事,当然先要好好调研调研。一时想不到,回去再从长计议吧。”

土匪在绝影这里呆了一天,又要赶回去上班。临走的时候,他拉着绝影的手说:“小子,跟你呆了两天,我看你从公司出来发了阿。说实话我这工作做着也很不爽,也想跳槽了。”

“你不是挺好吗?电信呢,很多人羡慕你那工作。”

“哎,你有所不知阿。这些都是面子上的。在部门里面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凭本事吃饭,我们是凭本事之外的东西吃饭。像我们刚出来的学生,什么都不懂,到处糟排挤,工资也就那么一点,也就是够生活,房子阿车子阿更不敢想了。这年头,没车还好,没房子连朋友都不好谈。说实话这次过来你招待我的规格,都好久没享受过了。以前不觉得,我们都是一个寝室的,现在对比一下,心里急阿。”

绝影也握住他的手:“放心,机会多的是,慢慢来。”

回到家,大爷一个人正蹲在地上逗着小狗,那小狗刚来新的环境,胆子很小,这客厅对他来说就像是整个世界,他正一步一步地探索着他的未知领域。

这一刻,绝影突然想到了自己,想到了BOSS Liu:当我们还在公司每天听着《小哪吒》才起床的时候,我们不也和这小狗一样对未来充满了好奇吗?现在,我们已经长大了。

见绝影进门,大爷便站起来问:“怎么样?想好名字了吗?”

“早就想好了,土匪在,我不敢说。”

“什么?”

“百万。”

“百万?”

“嗯。绝百万,跟我姓。”

“亏你还是个读书人,这么土的名字?”

绝影哈哈大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土匪肯定也会笑我。百万,这名字不好吗?你知道中国的通用CPU龙芯吗?想你都不知道,他们的芯片代号叫‘狗剩’,够土的名字吧!可是,它有个响亮的英文名:Godson。百万呢,也有个响亮的英文名:Bayerische Motorenwerke。他跟我姓,以后就叫 Bayerische Motorenwerke J。”

大爷拍拍百万的头,对他说:“好咯,百万,你老爸给你起了名字了。不过还是很土。”

绝影也拍拍百万的头,对大爷说:“还有,百万这个名,本来是我爸起给我的。”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2/crazypro74.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