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82、83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82、83

发布日期:2014-12-29 16:42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82:资本家的艰辛 陈董没说话,指指绝影的餐盘示意他继续吃,绝影这才又动起手来,于是陈董也接着凝重地说:“五年了阿。公司发展都今天真不容易,说实话,这其中还是多亏了你。人家说公司三年是个槛,就三年,能上去就上去,上不去就关门。现在想想,在……

82:资本家的艰辛

陈董没说话,指指绝影的餐盘示意他继续吃,绝影这才又动起手来,于是陈董也接着凝重地说:“五年了阿。公司发展都今天真不容易,说实话,这其中还是多亏了你。人家说公司三年是个槛,就三年,能上去就上去,上不去就关门。现在想想,在三年的时候,公司还真是靠着你才撑下去。”

陈懂这么一说,绝影有点动容,突然之间,脑子里涌现出的全是以前在公司的事情。从第一天到公司做的面试题,到BOSS Liu,到张厂长,到Bug Yang,再到后面基本上只相处了几天小朱和其他一些新人。绝影这么想,又有点伤感起来。

而陈董也不失时机地继续说道:“现在公司算是慢慢上了正轨,渐渐好起来了,CASE也多起来,你当初说得对,公司还是需要人的,说实话,以前平时周总没怎么在意,现在CASE一压下来,人手紧张的问题就暴露无疑。当然,现在他也正在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公司领导层也作了次较大的调整,以前在公司,我还占一半,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说话就能算数的了。”
“陈董,有什么话就直说,你以前就是这么教我的。现在怎么反倒是你自己说起话来拐弯抹角了?”

绝影这么说,陈董反倒是自嘲地一笑:“唉,老了阿,什么事情顾虑都多起来,不知不觉讲话也这样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有什么就直说了。是这样的,现在人手的问题是一直困扰着公司,偶然间我从小刘那里知道你们准备开公司了,和公司其他股东商量了一下,觉得如果你能继续来外包一些公司的项目,还是比较合适的。上次北京的项目之后你离开了公司,说实话几位股东心里还是一直对你有点意见。不过以我这么多年和你的个人交情,我知道你还是不错的,我们找你,要胜过找其他任何人,因为我实在太了解你了。小绝阿,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阿。”

说到这里,绝影马上明白了陈董刚才为什么会转弯抹角讲那么多以前的事,他这个人,就是心软,别人不知道,也就燕儿和陈董最了解。以前在公司,就怀疑这心软的缺点被资本家利用了,现在陈董又来这招,目的也就一个:让他把公司这外包接下来。

不过这次亏得有BOSS Liu的提醒,绝影只是平静地说:“我恐怕现在没这么多工夫阿。”

他的这句回答,大大出乎陈董的预料,原以以绝影这样的性格,就算他现在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也会再抽出两三个小时来做他的外包业务。就算每天工作二十四小时顶天了,至少也会觉得帮不了他,心里对不起他,可是,现在,绝影居然会这么镇定地拒绝他。

这一次,他有点不相信,于是他又补充道:“其实也没什么太多的工作,你以前在公司做过,公司的很多模块你都熟悉,对你来说,这些事情都是小菜一碟,我们找其他人也可以,只是互相沟通互相了解又需要时间,做同样的事,双方成本都高了不少。所以,我们合作,其实是个双赢的事情。”

“我知道。”不等他说完,绝影就打断他:“可是现在我恐怕真的没有这么多时间。既然你跟小刘沟通过,你就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正做一个大项目呢。再加上我还有些自己的事情,每天忙都忙不过来。我今天当然也可以很爽快地把你的事情答应下来,我们或者签合同,或者口头协议。可是万一我的时间真的周转不过来来,你交过来的工作没做好,咱们撇开合同阿,协议的阿的赔偿条款不谈,对我来说,答应别人做的事情没做好,这就是最大的失败,对你来说,本来所有进度都安排好了,现在又要打乱。软件开发这事情你是知道的,这损失,对我们两家来说都是难以承担的。”

绝影这么说,陈董觉得还是有点道理,一边点头一边说:“嗯,你说的也有道理。”

“不过我到是可以把你的项目转给其他人去做。我这里呢,还有一点人。”

绝影拒绝了陈董,见他还是一脸真诚,又不像是在算计他,又觉得刚才自己的心计,似乎有点小人之心,挺对不起陈董,于是又给了陈董一个提议。

陈董摆摆手:“那就没意思了,我把项目带出来,就是交给你,这个人要不是你,就没意思了。换成其他人,我随便找一个还不是一样。我呀,就是相信你,因为你真的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绝影摆摆手:“陈董,别这么说了,我都离开公司好久了。”

“是呀。可是你对公司做的贡献,无论离开公司多久,还是在那里,我们还是能看见。要没你,公司也不可能在五年里发展这么快。说实话,我呀,这大半年一直在后悔,当初没能留住你。”

“现在说这些,其实都没多少意义了。”

“是呀,没多少意义了,你的离开,还是让我学到了不少,很多事情,你要是抱着等它发生再来补救,往往是很难逆转的,所以,平时就要把工作做到位。这一年,公司在这方面做得好多了。上次那项目做下来,公司也有了起色,现在小张他们,还有其他的新员工,待遇都比以前要好很多了。”

绝影点点头:“这就好了,这和写程序一个道理,什么Bug,你写代码的时候就要想办法尽量避免,如果老是想着等做完了再交给测试人员去发现Bug,那Bug往往是很难补救的。”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小龚,听说现在你们分手了。其实当初你提出辞职我就想,这里面可能有她的意思。你阿,我太了解了,说实话,你对她已经很不错了,以你的性格,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改变你的想法,只有她可以。所以,你这么固执地离开公司,我就想可能和她有关。”

绝影默默地点点头。从公司辞职,一年前自己在北京就已经跟陈董讲得很清楚了,三大原因,但始终没谈到燕儿,其实这里面怎么可能没有燕儿的压力呢?其实,什么追求自由阿,待遇不好阿,都是扯淡,人阿,特别是他这个年级的人,追求自由也好,追求待遇也好,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以后有个安定的家,换句话说:还不是为了以后能跟燕儿生活得好一点。

“唉,小龚阿,女孩子,以前在公司,错误还是犯了一些,不过都没什么大碍,人嘛,哪里有不犯错误的。可是我觉得,她犯的最大一个错误就是让你辞职,或者让你跳槽。她的这个错误,或许改变了你一生的轨迹,也改变了她自己一生的轨迹。”

“可是,也不能说我不辞职就一定好,也不能说辞职一定就不好,是吧。总之,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这一年来,我还是成长了不少,过去,我以为我离不开某一个人,现在我一个人,还不是活得好好的。人阿,没什么谁离不开谁的,公司也是这样,没什么哪个公司离不开某一个人。”

陈董也点点头:“今天我约你出来,也许你会想我会不会再挖你回去吧。”

绝影不说话,没有肯定也没有肯定。

“我是不会再挖你回去的。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以前咱们在一起,既然你觉得好不好,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回到过去,今天找你来,最主要还是和你谈合作的事情,我以为你们开了公司,会接一些外包的业务。”

“这样就好。公司现在好了起来,当然是好事,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事情,这也是件好事,没必要再回到过去了。”

“可是,经营公司真的是很累阿,不知道你们体会到没有。”

说到开公司,绝影自认为自己还是什么都不算,可是其中的辛苦他和BOSS Liu已经尝到了很多,其他的不说,就单和政府部门打交道,那些人就足够可以把一个个跃跃欲试准备放卫星上天的热血青年全部打蔫。

“当然,是很辛苦阿。以前在公司,整天呆在办公室写程序,很多事情都没接触到。现在真的什么事情都来自己做了,才发现事情真的是又多又杂。以前周总老安排我去出差,我还比较有意见,总以为程序员嘛,自然应该天天做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搞开发。现在呢?不说出差,就是什么工商局阿,银行阿,国税地税阿,科技局阿,都跑得你够呛,好多事情明明两三个小时就能办完,可非得盖一个省上的章,又得往省上跑一躺。这样一搞,我反而觉得,比起出差来,离写程序就更远了,毕竟出差是出差,起码还是技术工作。现在呢?纯粹是行政工作,换谁都能做,而且比我们做得好得大有人在。”

“可不是吗,你们现在刚起步,还有很多困难你们都还没体会到。就拿你辞职来说吧。你以为我不想留你吗?当时我可以说真是挖空心思想留你。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也知道你有你自己的需求,我也恼火阿,我们当时真的达不到你的要求。你想想,一个公司,这么多人,我也不可能随口就答应你的要求,要是一年下来,我们做得不好,没那么多盈利,我拿什么来兑现对你的承诺,拿什么来付其他员工的工资?当时你在公司,确实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我和周总也想提高你们的待遇阿,也想你们生活得好一点阿,至少在同行里比起来,不希望你们差。但是,没有项目,我们哪来的钱阿。所以我就得不停地跑,不停地找项目,跟这个吃饭,跟那个吃饭。你们是开发人员,什么事情都得先让你们稳定下来。我们在外面怎么累无所谓,关键是让你们感觉到稳定,我拿回来项目,你们做,公司有事做,你们心里才踏实。唉,这后面的辛苦,你们当时哪里知道阿。”

陈董只顾自己诉苦,说得很投入,而且带了很大的辛酸,绝影很难想像陈董居然会跟自己说这事,仿佛他太投入了,已经忘记了绝影的存在。

这之前,绝影总以为资本家的生活是很安逸地,现在流行的什么“小资”,当然是指拿着高薪水,工作又不累,有闲钱又有闲工夫,又比杀猪卖肉的有文化,比暴发户上档次,那当然是人人都追求的。没想到,坐在自己前面这个陈董――一个地地道道的小资本家,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多让他辛酸的事情。

陈董说完,绝影忽然有点可怜起他来,这世界,真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小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大资本家又剥削小资本家,潜规则和幕后黑手们又剥削着大资本家,一环又一环,原以为自己终于跳出了这一环,没想到又落到了那一环。除非当上幕后黑手,可幕后黑手又背着更大的风险――法律阿!

这么想,绝影也叹口气:“都难阿。”

“是阿,都难阿。也许你会觉得我老了,我的思想落后了,可是我想说,从我大学毕业摸爬滚打到现在,二三十年了。到现在我真的不想改变什么了,不想变,很多时候,你希望改变一点,让自己好一点,可结果往往事与愿违,事情反而更糟糕。当然,我不是说你辞职阿。”

“当然。但我们不这样想。我们本来就什么也没有,我们没有更糟糕的事情。从公司出来,我就想,哪怕是我们做得再糟,可是我还有技术,实在不行,我还能再找一个不上不下的工作,养活自己没问题。”

“嗯。所以,你们还是趁着年轻好好闯一闯吧。我希望你们能成功,同时我也想以我的经验告诫你们,成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们都是做技术的,一旦你们离开了办公室,离开了电脑,你们面临的困难都是全新的,这些困难和写程序不一样,你技术好,你可以做到所有CASE,所有难点都在你掌控之中,可是和人打交道不一样,没有一个人可以把别人完全掌控,创业阿,这是们大学问,可不是写程序写代码这么简单。”

绝影点点头:“谢谢你的忠告。你说的很多,有些东西我还没接触到,不过很多东西我已经体会到了,和你说的差不多。”

绝影一边说,一边把刀叉放到盘子边上,喝了一口汤,擦了嘴巴。餐盘里,还剩下一根牛丁骨,刚刚好一个完美的“丁”字形,周围没有一点残留的杂质。

陈董看着这根骨头,好半天才说:“小绝阿,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可惜这个世界本身就太不完美。东西吃完了,我想,我们也谈得差不多了。”

83:相亲

好长一段时间,绝影和BOSS Liu之间都没怎么提这个P2P的事情。BOSS Liu大概是公司忙起来,有时候一连好几天QQ上都不见他的影子。绝影也不去找他,找他,还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要是谈笑间BOSS Liu有意无意地问一问CASE的进度,自己还不是又要挖空心思找一堆借口来敷衍他。

再说做外挂,做外挂这工作就像圣诞老人,圣诞节到了,圣诞老人就火爆起来了。你可能会想:这圣诞老人大概就最喜欢过圣诞节吧,你看,一到圣诞节,好多人都争着跟他合影,简直超过了世界上最大牌的明星。

可是我要告诉你圣诞老人真实的内心世界:其实他是世界上最讨厌圣诞节的人。你想,一年365天,有364天什么事都没有,又有吃有喝还有钱拿,这样的生活谁不羡慕啊?可那该死的圣诞节一到,就把他忙得要死,你想想,全世界这么多户人家,非得家家户户挨着去送圣诞礼物,而且放着好端端的大路不走,还非得让人家翻烟囱进去。这简直比全世界最辛苦的快递工人还辛苦。不去?不去不行啊,谁让你是圣诞老人呢?全世界的孩子们在这一天可都惦记着你啊。

所以做外挂也是一个道理。平时在咖啡厅写写代码,玩玩小游戏,钱就刷刷往卡上打,说起来,简直跟搞传销一样,把旁人羡慕得要死,特别是BOSS Liu,拼死拼活在公司加班到晚上10点,还不如绝影收入的一个零头。

可是BOSS Liu哪里知道搞外挂幕后的辛酸――一到游戏定期停机维护的日子,中国大部分人还在睡觉的时间,绝影就起个大早,先换件衣服,刮一刮胡子,然后打开电脑,小心翼翼地从官网上把补丁包下载下来。凭着职业的敏感先分析一下这补丁包:这次不大,才几M,估计不会更新客户端。或者是:NND,居然四十多M,看来这次又是大更新了。

然后把原来的客户端备个份,按时间掩码命名好,放到Backup目录中,同样小心翼翼地运行不定包,先肉眼判断一下客户端:大小没变,八成没更新,先吃颗定心丸。再拿MD5查看器和上个版本对比一下:居然不一样!还是不相信,再好好看看:大小确实没变,不过文件时间都已经变了。这就像中国股民,看着股票天天往下跌,仍然幻想着谁谁谁一定会在最后出来救市,只要坚持到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可是,你凭着惊人的毅力一直坚持到崩盘,耶苏还是没来救市,眼睁睁看着投入的资金血本无归,这才彻底死心。

然后,绝影便开始新一次的外挂更新。这和以前在公司不一样,在公司,做什么CASE,你多多少少总能控制一下进度,比如今天做个什么什么功能,修改哪些Bug,虽然到最后不一定能完全按计划完成,但至少差得也不多。更新外挂,很大程度上靠的还是运气。运气好,代码基本没怎么变,上次的断点居然和这次一模一样,也就MD5码变了。这时候,绝影就把新的MD5码写到外挂验证模块中去,前后不花两分钟,然后就是坐着等大爷起床,平静地对大爷说:“今天的外挂更新好了,我发给你。”

要是运气不好,不但代码全变了样,说不定又换了壳或者换了协议,更加邪恶的是偷偷加入了外挂检测,稍不注意疏忽了这个,用外挂的人被封了号,论坛上把卖外挂的人骂得狗血淋头,卖外挂的没办法,只有天天给大爷施加压力,把论坛上骂人的话大段大段复制给大爷看,大爷也没办法,还不是得绝影来。

而且还是不定时随机检测,有时候进游戏十来分钟才检测一次,本来就急得要死,还得奈着性子等他检测。

运气坏到这地步,你今天凌晨五点坐到电脑面前开始更新外挂,到明天凌晨五点能不能更新出来还是个问题,而且越到后头,用户催得越紧,卖外挂的也催得越紧――这帮人,连外挂是怎么做出来的都不知道,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外挂必须和游戏同步更新,即使有延迟,也不得超过十分钟。你想,我要是能早点更新出来,我早更新出来去咖啡厅泡妞去了,还用得着坐在这里挨骂受罪?

大约也是这种更新做得多了,妈妈再见到绝影,明显感觉他“形容枯稿”,又联想起念大学的时候因为一个肖潇,也是整成这样,最后堕落到游戏里面去。于是旁敲侧击地对绝影说:“小绝啊,工作固然重要,还是要注意身体哦。”

每次这个时候,绝影就义正词严地说:“这算什么?你去看看其它搞开发的,去看看BOSS Liu,哪个都是这样。说实话,我还算好的,有些公司,还有累死人的呢。”

绝影这么一说,妈妈又想起什么似地:“嗯,嗯,是,是。上次我也在报上见到了,说哪个公司累死人了,才二十多岁,唉,可惜了啊。这工作,就算挣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

“这根本不是挣钱的问题!总之,给你讲你也不明白。”

说完,绝影便不再说话了,这是他对付妈妈惯用的招数。以往,这事情也就作罢下来。这一次,妈妈大概觉得事情比较严重,顺着说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于是转变策略,有意无意轻描淡写道:“我们单位上一个同事,她那侄女还是蛮清秀的,看上去又聪明伶俐。上次她还问我,要不要让你们见见面,反正你们都是年轻人,在一起也有话说。我想你也刚分手不久,而且现在又这么忙,不好意思打扰你,这事情也就压了下了。也不晓得你什么时候有空,要有空的话还不如去跟人家见见面。那女孩我都见了,真的还是很不错。”

一听妈妈居然对那女孩有这么高的评价,说实话绝影还真想见一面,反正都是年轻人,就算做个朋友也不错啊。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个容貌姣好,知书达理的美女跟你做朋友你还不愿意,那你肯定有问题。

想是这么想,可是话一出口,绝影却说:“什么?这不是相亲吗?太土了,不干。”

这话一说完,绝影马上又后悔了:这么一说,不是把后路都堵绝了吗?

其实什么土不土的,那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以前人们叫土,现在叫“有个性”。以前土的东西,现在反而流行了起来,相亲也是如此。以前念书的时候,大家都把相亲鄙视得要死,开口便是:“什么?你妈妈居然让你去相亲?太土了吧!都这个年代了,你妈还不知道‘自由恋爱’。”

现在呢?相亲反而流行了起来。这还是土匪告诉他的,他们办公室的OL们都有不止一次的相亲经历,由于OL们的带动,这一流行,相亲又上起档次来,一定要去最有情调的餐厅,男的是谈吐优雅女的是气质不凡,开口闭口就是斯嘉丽费雯丽,你要是说《乱世佳人》,那你也太掉价了吧,人家要说《飘》。

好长时间,绝影一直不能理解这个社会的发展趋势,还是土匪一语道破天机:“你想,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是没得选择,大家都穷,都是一样,要是非要选,也是选个家庭条件稍微好点的。不过以我们上一代的水平来看,百分之九十也都差不多,实在没什么好选的。出来社会就不一样了啊,大老板大财主奔驰宝马满街都是,这个世界花花绿绿的,以前只有电信,你不用他也得用他,反而好。现在呢,电信网通铁通遍地都是,反而不知道选哪家了。

土匪这么说,绝影点点头:“嗯。难怪你一直单身呢。原来是美女们的选择多了。”

土匪听了,脸刷地红到脖子上。

好在妈妈还没把后路堵绝:“看看吧,你要是有空还是见见面吧,天天呆在电脑面前也不好,多出去一下也是对的。”

这么说,绝影做出一副勉强的样子:“既然你非要我去,那就等哪天我不忙吧,你安排吧。”一边说,一边心中万分激动。

从那一天起,绝影便天天准备着这个事情,晚上还是早一点睡,免得白天太憔悴,衣服还是多换换,人也显得有精神一点。以前燕儿在还算好,起码每天把他收拾得还像个人样,和大爷在一起两个男人就又邋蹋起来,不到自己都过意不去的地步,头发都抽不出时间去理。觉得事情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天天就守着电话等妈妈的通知。

虽然心情是如此激动,但是一定不能首先给妈妈打电话,就只能等,就像等游戏的外挂检测一样。

终于,妈妈给绝影打电话过来了。绝影压抑住自己的激动,平静地说:“什么事?忙呢。”

“嗯,忙,还是要注意休息啊。上次给你说的那个女孩,不知道你今天有空没有啊?”

“今天啊?让我先看看……”

所以死要面子害死人啊,妈妈也是为绝影好,关切地说:“最好还是今天吧,人家也挺忙的,今天错过了,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刚才绝影还陶醉在幸福之中,听到这话,就像一棒把他打醒,他怒气冲冲地说:“什么?她还挺忙的,还得我将就她?我还忙不过来呢,事情本来就多,还要操心公司,一秒钟几十万上下,还得我来将就她?你跟她说,要忙就让她忙去吧,我也忙,没时间。”

妈妈也不知道怎么随便一句话绝影就发了这么大脾气,虽然她知道他是个很自我的人,但人家毕竟是女孩子,怎么对女孩子也这样呢?

放下电话,绝影的怒气还没有消,脱下穿好的衣服和鞋子对大爷说:“这下好了,没啥事了,终于可以好好写程序了。”

大爷也不知道绝影的心思,顺着他道:“嗯,也好,也好,就凭你一表人才,还用得着去相亲吗?”

BOSS Liu在失踪了两个月后终于又浮出水面了。后来绝影才知道是他们游戏的问题。当初公司在设计的时候是以收费游戏的模式进行设计的,几年时间,这项目就像烂尾楼一样做做停停,到现在,已经整整四年时间了,四年里,程序员换了一批又一批,越换进度越慢。四年里,游戏市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新游戏你去看看,还有几个是收费模式,大家都是免费游戏卖道具了。

现在眼看游戏已经内测通过,又没公司敢接手运营,没办法,为了配合免费游戏卖道具的收费模式,还得把整个服务器架构都变一下。

这下可把BOSS Liu整得要死,老板说:“前面是个火坑,看谁敢跳?”

BOSS Liu偏偏又是个不信邪的人,老板越这样说,他越是说:“什么火坑?我见得多了,到是让我去会会它。”

于是两个月间,BOSS Liu也一直呆在老板给他挖的,自告奋勇跳进去的火坑中。等他出来的第一天,他迫不及待地播通了绝影的电话。

绝影听到是BOSS Liu的声音,激动得要死:“妈的,你终于露面了。老子还以为你卷款跑了呢!这两个月,还得老子都不敢去找工商局。”

BOSS Liu没有搭理他,反问道:“P2P做得如何了?”

“妈的,真的吓死老子了。”说到这,绝影缓了口气:“不过好歹你回来了。不急,我先给你讲两件大事情。”

听他这么说,BOSS Liu心里舒了一口气,以他和绝影多年交往的经验,他知道,绝影如果这么说一定是胸有成竹的,也只有胸有成竹的人才有本事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顾左右而言它。于是他也缓了一口气道:“快说。”

“一,本来我有机会认识个美女的,唉,结果自己让机会给跑掉了。”

BOSS Liu显得有点不耐烦:“天天都听你说美女,你到是真的带一个来让我见识见识啊!年初我就发现你跟土匪走得有点近,还提醒了你,现在果然让他给毒害了吧。”

“哪里,哪里,你晓得,我免疫力还是很强的,资本家的糖衣炮弹都打不垮我。”

“第二件事呢?快说。”

“第二就是嘛,就是CASE上的,音频方面,有重大突破了。”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2/crazypro82-83.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