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汇 »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终结篇)86、87 » 正文


《疯狂的程序员》连载(终结篇)86、87

发布日期:2014-12-31 16:42   来源:投稿   本文永久链接
摘要:86:装孙子 BOSS Liu说了这话,又勾起了绝影颇多的联想,半晌,他才语重心长地说:“BOSS此言差矣。你今天说我们最需要的也许并不是技术,这让我想起好多以前的事了。你知道燕儿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吗?她跟我说:‘你确实对我很好,也给了我很多,可是几年下……

86:装孙子

BOSS Liu说了这话,又勾起了绝影颇多的联想,半晌,他才语重心长地说:“BOSS此言差矣。你今天说我们最需要的也许并不是技术,这让我想起好多以前的事了。你知道燕儿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吗?她跟我说:‘你确实对我很好,也给了我很多,可是几年下来,我渐渐发现你给我的其实并不是我想要的。’我问她:‘那你想要什么呢?’她也答不上来,只是说:很多她想要的东西别人轻轻松松就能给她,在她生气的时候别人很容易就能哄她开心,别人说的话也都正和她意。可是为什么都只是别人,而不是绝影我呢?为什么我和她在一起,相互之间就总是指责,总是争吵呢?

“我告诉她。在很多时候,看起来我的确忽视了她,但我心里一直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我们在一起几年了,我和她都知道她也并不是个完美的人,我总是很明确地指出她的不足,她的缺点,因为我爱她,我要对她负责,我应该让她不断地变得完美。这些批评她的话让她听了,肯定会不舒服。可是别人不一样,她的那些朋友,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他们不需要为她负什么责任,不需要担心她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事业,不需要关心她的工作有没有前途。所以他们可以总是说她喜欢听的话,总是迁就她的缺点。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总不能哄她开心的原因吧。她跟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所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做一些很开心很值得回味的事情。可是这又和我不一样,我和她,要面对的是每一天的生活,有时候单调而乏味的每一天。这和我们俩一个道理,以前我们在一起工作时,空余时间不是一起吃烧烤就是陪你喝酒。现在呢?我们总是用有限的在一起的时间,尽可能多地讨论问题,分享经验和心得。

“我又告诉她,也许我她的才是你真正需要的东西,只是因为你有了,所以你不觉得这有多么宝贵,等到有一天你失去这些的时候,也许你会后悔。

“当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只是想说,BOSS,技术其实还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以前我们没有技术,所以疯狂的追求它。现在呢?有了一点,它才显得不那么重要,如果这样放任下去,等到我们失去它的那一天,我们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绝影讲完,BOSS Liu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不好意思,又让你想到伤心事了。”

“不,这不是伤心事,是以前的事。以前我不懂一个道理,总觉得我不能没有她。现在看来,其实我的一个观点一直是正确的:这个事情你不做,自然会有人来做,这个CASE你公司不接,有的是公司来接。同样的,你不爱我,会有人爱我,你觉得我不好,会有人觉得我好。我从陈董公司离开了,他们还是一样发展壮大――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离开了一个人就不能生存,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了另外一个人就不能生存。”

这时候,BOSS Liu笑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其实你刚分手的时候,我还真替你担心。现在看来,你成长了不少啊。”

绝影也笑了:“BOSS你不是也成长了不少吗?以前大家都是‘高中生程序员’,每天都围着代码转,要是突然之间看到一段好的代码或者牛B的技术,认认真真地学下来,自己还在心里乐上好几天。现在呢?BOSS你也是有思想,有技术的创业青年了,哈哈,你看CASE,已经不再拘泥于具体的技术细节了。大象无形啊,哈哈哈……”

两人互相恭维了一阵,短暂地笑过之后,BOSS Liu还是发起愁来,这种情况绝影能够理解,以前在公司做个CASE,用周总的话来说,宝贝得像自己的儿子似的,非到万不得已决不轻易修改,就算已经到了火烧眉毛万不得已的境地,还得大费周折地召集全体开发人员,小心翼翼地论证可行性和具体技术细节,一定做得万无一失了,才下命令道:“那就修改吧。一定要小心。”

这P2P的CASE,对BOSS Liu来说,也就和他儿子一样,以前在构思的时候是前途一片光明,从生下来喝什么奶到读什么幼儿园再到念五年制还是刘年制的小学,一直计划大大学毕业工作买房买车结婚生孙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可现在呢?眼看CASE还没出生就要难产,今后那一系列伟大的构思都只能成为空想,BOSS Liu哪里有不急的。奈何这方面绝影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帮他使点劲,但实在不知道该往哪里使劲,也只有再埋下头来继续写写代码,事情虽然没着落,但进度还是得跟上。

王老板的事情过后,绝影和BOSS Liu都有点压抑,绝影本想给大爷做点工作,让他投点资金到这里面来――虽然绝影也知道按BOSS Liu的预计大爷那点资金投进来可能也最多也就是冒几个泡,但意义不一样啊,这时候他们太需要有资金投入进来了。一有资金进来,对他们两个的士气都是巨大的鼓舞。有了这点垫背的资金,再加上被鼓舞后膨胀地自信心,让BOSS Liu再来找投资,也比现在不知道好多少倍。

可是大爷确实对这个不感冒,大爷还是一心想着搞游戏方面的东西,外挂做了几个月,也赚了点钱,最近一段时间,官方的打击力度似乎加大了,客户端频频更新,还出台了外挂举报措施。
这时候,大爷沉着冷静地说:“等人家上门来找你,就晚了,趁早收工,全身而退!”

绝影等他这句话其实也等了很久,他那话一出口,绝影马上兴高采烈地把外挂的工程目录打个包,标注日期,然后拖进Backup目录――那目录基本上算是他的代码冷宫。

见绝影以实际行动支持了自己的想法,大爷也马上联系到卖外挂的,那人见这么久以来大爷居然第一次主动找他,以为他们又开发出啥新的外挂,自己要是拿到总代理,又是笔不绯的收入。
外挂这东西,虽然交到用户手上要是稍微出了一点点小小的问题,都被用户骂得一钱不值,但骂归骂,骂完了用户还是花钱来买,都不知道现在玩游戏的人都抱着什么样的心里,一面骂着这垃圾外挂,一面又花着钱那外挂在游戏里玩得屁颠屁颠的;一面抱怨服务器卡,两三分钟掉一次线,一面又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登陆进去。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来“试玩”的还是来“试登陆”的。所以,在现在大部分软件还是收入和挨骂成反比的情况下,外挂有时候反而是收入和挨骂成正比。

可想而知,管你这外挂有多垃圾,只要你开发出来了,我就敢拿总代理,只要我拿到总代理了,我就不愁赚不到钱。

卖外挂的这样想,自己力马上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大爷冷冷地说:“嗯,那外挂,下次游戏更新后再更新一次,我们就不能再提供技术支持了。”

大爷特别强调“不能”,而不说“不会”。

卖外挂的顿时红了眼:“为什么啊?这不是卖得好好的吗?我刚又请了两个小工,正准备拓展市场呢!”

大爷用无可奈何地语气说:“唉,我也是没办法啊。这边技术人员家里有事,回老家去了,估计一时办会还回不来,我现在还是零时找了个人顶一顶下次更新。”

大爷没跟卖外挂的人说他真实的想法,他知道,要是跟他说现在官方打击力度大了,有风险了根本没有用,他肯定会说:“怕啥啊?哪个游戏不都是官方打得凶下面用得火热么?再说,都这么久了,官方也不敢轻易封外挂的,这一封,不知道又要流失多少玩家。谁叫你不一早就封啊,大家都没得外挂用,进游戏也都相安无事。现在人家用上瘾了,你说封就封,人不跑才怪。”
这时候,卖外挂的几乎是带这哭腔说:“大哥,你那零时技术要是能顶就让他多顶一阵吧,要不我这边再拿出10%的利润……”

他这么说,明显是担心大爷找了其它代理商,这行当里面竞争也是有明有暗,这一点,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真不是利润的问题,咱们都做了这么久了,我有必要拿这个来要挟你么?现在是真的不好做,你不好做,我更不好做。”

大爷堵了卖外挂的后路,无奈之下,他只得说:“那等你技术回来了,你东山再起的时候一定找啊,我这边市场还大得很,唉,这下都不知道怎么跟下面的用户交待。”

“嗯,当然,肯定还是找熟人合作嘛。”

最后一句话撇下,用户那烂摊子就由卖外挂的去收拾吧。

做完这些,绝影才抬头问道:“那下一步呢?下一步做啥?”

大爷点了只烟,一副运筹帷幄地样子道:“嗯。早料到外挂不是长久之计,我早就着手调研其它项目了。项目倒是有,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做。”

“哪方面的?先说说。”

“还是游戏方面的。”

听说又是游戏方面的,绝影有点不感冒,他马上说:“嗯,又是游戏。外挂也刚Close,我看先观察观察再说吧。”

“我知道,我知道,你还惦记着和BOSS Liu的项目呢。还是那句话,你们先搞搞吧,搞得走当然好,以后我还跟着你混。要是搞不走,再看你愿不愿意跟我搞。反正我不逼你。”

BOSS Liu在北京继续寻找投资,鼻子上灰碰了不少。先前那王老板算是对这项目最有意思的一个,可是后来又有人找他来投资做游戏。BOSS Liu自己也是搞游戏的,看了那个CASE,觉得不过尔尔,现在免费2D引擎google上一抓一大把,又没啥技术上的创新――当然,有可能别人有什么大的创新,但肯定不会告诉你,创新才是卖点,这一点地球人都知道,人家还会轻易吧这个透露给你――总之到最后,王老板的资金还是流到别人公司了,当他告诉BOSS Liu这件事时,BOSS Liu心往下一沉:完了。

王老板却还一本正经地说:“小伙子,其实你们那个项目还是相当有前途的,只是恐怕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等3G出来了,技术啊市场啊都成熟了,咱们再来做也不迟。到时候那边游戏的投资也有了回报,推广起来资金会更加充裕。”

这话听上去还是在安慰BOSS Liu,可是他不说还好,一说,BOSS Liu反而在心里骂道:“少来了,上次还说要做市场的第一,现在又说等市场成熟,这话也太假了――你想,等树上的苹果都熟透了,还有你的份?早被人家摘光了。又想等苹果成熟了变甜,又想从这里面分几个,除非那树是你家种的,这市场是你家开拓的。”

BOSS Liu其实也是一条好汉,当初毕业的时候,班主任挺可惜地对他说:“小刘啊,在计算机方面我一直认为你是个人才,可其它科呢?你看你,挂了这么多科目,毕业证肯定是不保了,你得再想想办法啊。要不你再交点钱,我看活动活动还是把毕业证拿到是正事。”

BOSS Liu明明晓得念四年大学,为的就是这么一张文凭,但是宁死不像黑恶势力低头,硬是话也没回一句就卷起铺盖走人。可以说他这辈子从来没装过孙子。

可现在,BOSS Liu不知道对绝影说了好多次:“装孙子装得痛苦啊。不就是为了那么点钱么?妈的有几个钱就以为自己是爷。要不是为了咱们那个项目,五百万放在我面前我也只对他微微一笑:‘朋友,赶紧收起来吧,财不外露。’”

绝影听了,心里也很难受,CASE也一直这样拖着,以前以为开发个CASE,只要自己投入时间写代码就行了,现在做到这一步,才知道,要架服务器,要跟电信打交道,样样都要钱,这世道,已经不是闭门就能造出车的时代了,除非你只想造个自己用的车,就算自己用,你还得到交管局去申请牌照、年审呢?哪一样都少不了钱。

几个月了,绝影一直想对BOSS Liu说一句话,可是他一直没敢说。

终于有一天,BOSS Liu把这话对他说了。

87:Case Closed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绝影一直以来都想对BOSS Liu说这句话,而现在BOSS Liu首先说出来,绝影心里反而难受,宁愿他不说。

BOSS Liu悲壮地对绝影说:“BOSS啊,这个CASE我们还是先放一放吧。”

绝影的反应也在他意料之中,他也悲壮地点点头:“嗯,先放一放,但是要放到什么时候呢?”

“我也不知道。”

“唉,放一放。好多事情一放就不知道放哪里去了,要再拣起来,就难了啊。”

BOSS Liu没说话,两人沉默了好久。

半晌,绝影打破了僵局:“算了。创业这个事,自古以来失败的多了,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BOSS Liu一边点头一边说:“是啊,是啊。也许我错了。我几天来我一直在想,其实从半年年我们俩下的那盘国际象棋就应该知道我错了――西班牙布局,你还记得吗?你说得对,也许我真的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实力,本来是做技术,下的是中国象棋,现在出来创业,下的是国际象棋,以为自己在中国象棋上还算牛了,市场啊,投资啊也不过尔尔,冒险激进,结果吃了大亏。”

“我当然记得,那是我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下国际象棋。以前下中国象棋你就老赢我,反正我下不赢你,后来干脆破罐子破摔,盘盘第一步都拿炮打马,估计也是你遇到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着法了。”

“少来了!我晓得,你觉得我情绪不大对,又来东拉西扯缓解气氛,我告诉你,你这招啊,对付Bug Yang他们还有用,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也!”

绝影心里一惊,连忙说:“这你都看出来了?BOSS就是BOSS,果然不同凡响。”

在有一点上,BOSS Liu和绝影极为相像,就是听不得表扬,听绝影夸起他来,BOSS Liu也飘飘然地说:“那是当然。其实你也不用安慰我。今天我跟你说的这句话,做的这个决定,就像当初提出这个CASE时一样,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了的。别人都说‘好死不如赖着活’,我可不是这样想的。CASE进展到今天,大家都投入了不少精力,如果找不到钱,找不到投资,再耗下去大家损失更大。这个你要会算机会成本啊,要用迭代法,反正我们有技术,先做一点,投入也不多,再看看形势,形势好,继续迭代投入,形势不好,马上停止,免得到后面损失更大。现在CASE做到这里,你我都晓得,形势是大事不妙。现在还不赶紧割肉止损,更待合适。”

听了这话,绝影觉得好生耳熟,想了老半天,突然一拍脑门说:“我想起来了,上次你教我泡妹妹好像也是这么说的,说要算机会成本,说要用迭代法,说先约会吃饭,简单表白,看形势如何,如果形势好,再迭代约会,更加深入地表白,要是形势不好,力马撤退,停止迭代,这样一直迭代到最后。怎么今天又把这事扯到我们项目上来了?”

BOSS Liu故作神秘地说:“你懂啥?我那迭代法乃是不二法门,凡是涉及投资和回报的问题,都可以用它来解决,你想想,你泡妹妹是不是又要花金钱又要花时间?是不是也是一种投资,你是不是希望她也喜欢你,这是不是一种期望的回报?这法子,屡试不爽啊。”

绝影这么一想,BOSS Liu还是说的有点道理,年前去追求一个妹妹,人家现在都快结婚了。当时还好用了他的迭代法,及时全身而退,不然后果肯定不堪设想。这么想,绝影赶紧竖起大拇指:“高,高,实在是高。中国那么多股民,要是大家都晓得BOSS的理论,还不把股价炒上天啊!”

这时候,BOSS Liu突然叹口气:“罢了,罢了,以为一切都尽在我掌握中,没想到这事情还是没计算好啊。”

绝影的心情也突然一下低落:“算了。BOSS。你说,我们是不是创业失败了?”

“是!失败就老老实实地承认。我们两个写程序写了这么多年,自己从来都觉得写起程序来,没有什么能难得到我们的,从来没遇到过失败,更不相信自己会失败。现在好了,我承认我在创业上失败了。人嘛,哪里有一直都成功的呢?这次失败,我觉得反而是件好事。BOSS,我们是人,不是神。”

和BOSS Liu聊完。绝影开始整理P2P项目的代码,先把所有的项目Rebuild All,看那Visual Studio 8的Output窗口输出一行行信息,最后显示:0个错误,0个警告,全部重新生成:1 已成功,0 已失败,0 已跳过。在平时,这是最惬意的事情,没有什么比看到自己亲手写的代码连一点条警告都没有就通过编译再惬意的事情了。编译完了,再看看Release,12K多,和以前一样,还是这样大。然后再Clean All,关闭项目,打个包,注明日期和版本,最后全部拖到Backup目录里去。

绝影一边做这些,一边笑自己:明明最后都是要Clean All的,为什么还要去Rebuild一次?

然后他自己回答道:这样做,让我知道我可以创建它们。我可以把这一行行枯燥无味的代码变成丰富多彩的软件。程序员是值得尊当今,程序员的双手是魔术师般的双手。

和以前每一个CASE一样,这一次,绝影也大大方方地给自己放了个长假。给陈董打了个电话,陈董的语气难以掩饰他的喜悦,他说:“小绝啊,我才发现直到现在,公司才算上了正轨。我们招了好几个新的程序员,有一些我觉得非常有前途,好好培养,假以时日,我想一定能达到你的水平。现在公司把员工的福利啊,待遇啊都系统化地纳入了公司章程,大家在公司里都干得热火朝天呢。”

以前在公司,绝影就特别喜欢在CASE成功验收后听陈董说:“小绝啊,真不错,真从来没让我们失望啊。”因为这时候,陈董的语气一点都不像董事长,不想管理人员,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就像他大声宣布:“我发现蜗牛有四个触角啦!”一样。只在这一刻,绝影才能体会到,一个CASE的成功,绝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回报。

而这一次,陈董的语气也是这样的。绝影也由衷地为他高兴,他说:“那真是太好了。离开公司,我也曾担心,因为当时我在公司做了很多太重要的工作,我还担心公司一时适应不过来呢。现在这样就好了,公司有了新的人才,也一定有更好的发展。”

放了电话,再好好回忆一下,还有一件事藏在心底。其实已经藏了很久了,或者说是没有时间,或者说是不敢翻出来,总之无论怎样,绝影都觉得这一次再也找不到什么借口把它继续压在心里。

这件事就是请燕儿吃一饭。

事情做起来,没有绝影想像的那样难,燕儿是个很大方的女孩。再见到她,她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绝影说:“这顿饭,请得有些晚了。”

燕儿平静地说:“只要请了,就好。还好我们有机会再在一起吃饭。”

绝影点点头:“能在一起吃饭就好。我以为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这样的结果,也许是最好的。”

燕儿笑了笑。

两人都很平静。吃完饭,绝影说:“本来想送你回家的,可是你有男朋友,这样不太好。”

燕儿道:“是啊。这本来是我想说的。这一次你想得很周到,就像你写程序一样。可是为什么以前,你只是在程序上才能想得这么周到呢?”

绝影摆摆手:“打住,打住,以前的事不提了。你好好保重。希望我们以后每年都能有机会一起吃顿饭。”

“你也保重。只要你请我,我都会出来吃饭。你说得对,我们做朋友,这是最好的结果。”

最后,绝影好好整理了一下思路,准备把自己未来的打算好好讲给大爷听。正准备开口,大爷却先发制人:“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绝影很奇怪:“你知道什么了?”

“你们那CASE,是不是没做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

大爷这么说,又没有正面回答,绝影还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这个问题也不重要,自己平时口无遮拦,打起电话来也是大声武气,被别人听到自己的秘密也是难免的事,既然大爷已经知道了,也正好,省去给他解释的时间,于是说:“至于后面的事情,你说说你上次的计划。”

“我是有计划,但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你怎么每次都这样?什么事情,先说出听听。”

“做游戏。我们去做游戏。做网页游戏。这个市场我已经调研过了,而且还有几个以前的手下已经开始做了。我看的东西,是不会错的。”

“又是游戏。”绝影的眉头皱了一下,“为什么每次都是游戏啊?”

“当然是游戏。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游戏会有这么大的偏见?你呀,心里就是先入为主的思想,而且不会变通,脑子转不过弯,这样的性格,不知道要阻碍你多少发展呢。”

大爷说得也有点道理,绝影也在想,BOSS Liu和大爷都这样说,自己的思想是不是真的有点落伍了,内心正在激烈斗争中,突然电话想了。

接起一听,是土匪的,他劈头就是句:“干啥呢?创业失败了?”

“你怎么知道的?”绝影奇怪的问。

“我当然知道了。”语气和大爷如出一辙。

土匪和大爷一样也不正面回答,绝影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不过反正确实是失败了,这问题深究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唯唯诺诺得说:“是啊,是啊,失败了。”

“外挂呢?还在搞不?”

“不做了,做外挂终归不是正行。”

“那你那个P2P,好好的为啥不做了啊?”

“暂时不做了。没资金。”

听绝影这么说,土匪在学校里那种本性又暴露了出来,他哈哈大笑道:“我说呢!你写程序能写出个啥呢,还是我们搞销售是王道。还以为有机会你搞了啥东西出来我来给你跑市场呢。看来你是不行了唉。”

绝影一本正经地说:“别笑,有什么好笑的?这是大事。大事没做好你说我能笑的出来吗?亏你还说是兄弟,到这个时候就落井下石?”

土匪反应了半天:“那到不是。我就是看不惯你那读书人的样。经常做出一副搞技术天底下最大的样子,技术再好又如何啊?归根到底还不是要到市场上来,这就是所谓的‘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

“是啊。你说的也对,我们这次失败,就是因为缺少这方面的经验啊。”

“算了。你也不要难过了。一次失败有啥想不开的?起码没有人骂你没有人嘲笑你嘛。你看我们搞销售,吃闭门羹还算好的,有的直接在办公室门口帖上‘谢绝推销’,有的你跟他聊天他都紧张得不得恶,就觉得你是准备骗他钱。简直是侮辱人格。”

土匪说得有点悲伤,绝影连忙关切地说:“那你怎么做啊?那就不做了啊?”

“不!”土匪斩钉截铁地说,“干我们这行,每个新人第一天都要上一堂课,你知道是什么吗?”

“说啊!”绝影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Never give up!你自己去网上查查,丘吉尔的:《最后一次演讲》。”

放下电话,绝影就迫不及待地打开google,输入“丘吉尔 最后一次演讲”,在网上看了十多分钟,他又热血沸腾起来,就像每一次面对一个新CASE的那种心情,他马上拿起电话,拨通了BOSS Liu的号码。

BOSS Liu还没说话,他就抢着说:“BOSS,你知道丘吉尔的《最后一次演讲吗》?”

BOSS Liu刚接了电话,被他没头没尾这么一问,问得连自己都找不着北,愣了一下。就在他愣的这一下间,绝影马上又说:“丘吉尔一生最精彩的演讲,也是他最后一次演讲。在剑桥大学的一次毕业典礼上,整个会堂有上万个学生,他们正在等待丘吉尔的出现。正在这时,丘吉尔在他的随从陪同下走进了会场并慢慢走向讲台,他脱下他的大衣交给随从,然后又摘下帽子,默默地注视所有的听众,过了一分钟后,丘吉尔说了一句话:‘Never give up !’丘吉尔说完穿上大衣,带上了帽子离开了会场。这使整个会场鸦鹊无声,一分钟后,掌声雷动。”

绝影越说越激动:“永不放弃!永不放弃又有两个原则,第一个原则是:永不放弃!第二个原则是当你想放弃时回头看第一个原则:永不放弃!BOSS,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BOSS Liu听他说完,也激动起来:“我知道,我当然知道。BOSS,这也是我想给你说的。以前,我们从来没放弃过,以后,我们也永远不会放弃。现在,我又有了新的想法,也许我们应该以新的方式开始。你忘了?疯狂的程序员!BOSS,你等我回来,回来之后,我给你面授机宜。”

放下电话,绝影花了几分钟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回过头来平静地对大爷说:“我想先写篇小说,题目叫《疯狂的程序员》。”



关注谭海波博客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文章分类读书汇
文章标签:
本文永久链接:http://tanhaibo.net/2014/12/crazypro86-87.html
转载提示:除非注明,谭海波博客的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